梦里飘向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梦里飘向你 >
更多

尾声

上一篇 回目录

  深秋。

  夕阳西下,汽车沿着湖边的林荫道行驶。湖水平静得散发着神秘的诱惑,想独自一人静静地走进湖里,向湖中心走去,听两手轻轻拍打湖水的声音,品两脚软软踏在湖底的感觉,微温的湖水,从两腿间挤过,越走越深,终于漫到胸前,像温柔的情人,抚摸着两只乳房,手法轻柔,无人可比。性感,迷人,刺激,欲醉欲仙。

  四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深秋的傍晚,贺飘沿着这条环湖的林荫道,来到他的家,第一次见到了他。

  四年中,她曾开着车,沿着这条环湖的林荫道行驶过多次,去约会他,去为他按摩。

  四年后,她最后一次沿着这条环湖的林荫道行驶,祭奠她那已经失去的爱情。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断肠人在天涯。

  现在终于明白了这首诗的意境。

  停车。按门铃。没人应。

  也许是上天的意旨。

  正要踏进车门,看见了他和他的妻子,真的高他半个头,因为即将分娩,肚子挺得老大,体积也增大若干倍,脸色蜡黄,无光泽。

  他显然很吃惊,愣在那里。

  我在西雅图找到工作,马上去那边,走前来跟你告个辞。

  哦,是这样?祝你--一路顺风!这是我--妻子,蒋芳--,这是--贺—飘--是--以前--太极--班的--学生--

  你好!

  你好!

  贺--小姐要不要上屋里坐坐?

  不了,天不早了,我回去了。

  踏着胜利的步伐走到车前,钻进车里,倒车,从后视镜里看他,站在高大巍峨的妻子身边,他像一个dwarf(小矮人),头更秃了,从前面都能看见他的秃顶,小腹更突了,秋风吹过,从飘逸的练功服下凸显出来。他的眼神是贪婪的,大概很久没闻到肉味了。

  回到家,吹着胜利的口哨,想象他此刻的懊丧。

  不到一个小时,门铃响了,穿着刚买的VictoriaSecret(一种内衣名牌)睡衣去开门。

  是他。汗涔涔的,有几绺头发贴在额头,脸色黄白,肾虚的样子。

  是你?

  听说你--要走了--来--给你送行--

  刚才不是已经--告过辞了吗--

  为什么想到--去西雅图?

  老早就想离开这个地方,太--闭塞了--。养老的地方,你留在这里还可以。

  我--妻子怀孕了--

  看见了。

  我--每晚都睡不好--

  哦?

  因为她睡不好,总是翻来覆去的--

  哦--

  我--最近很累,受过伤的腰--总在疼--

  怎么不叫她帮你按摩一下呢?

  她--不会按摩--

  你教她呀,教会了就可以天天为你服务了--

  我--我不喜欢她按摩--我喜欢你--为我--按摩--

  为什么?

  你--手法--好--你帮我--按摩一下吧--最后一次--

  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

  这跟家室没关,只是按摩--

  好吧。只是按摩。

  他褪去衣裤,背朝上躺在地毯上,她为他按摩。大腿还是那么粗壮,背部还是那么结实,屁股还是那么性感,她仍能感到他的吸引力。

  他翻过身,仰躺着,把前面也按摩一下吧。

  行。

  他的枪已经上了膛,但她仿佛没看见似的,专业地按摩着其他部位。他伸出手,想抓她的乳房,她跳到一边,把他的衣裤扔给他:好了,按摩结束了,不收费,你可以走了。

  他脸上写着“难以置信”四个大字。真的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

  你--不想?

  想,但我需要的是灵肉一致。

  你到底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

  我就是我。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美国人。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不管我跟多少人做过爱,不管我跟那些人的关系延续多久,至少有一点我做到了:我只跟我爱的人做爱。我觉得我比那些为了爱情以外的原因做爱的人更纯洁,哪怕他们为了爱情以外的原因,可以守住自己的virginity(处女,处男)。

  真的很难相信,你能--拒绝我--

  在此刻之前,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现在--不爱我了?

  No!Notanymore(不爱,不再爱了).

  他走了,沮丧地走了。

  欢呼!我终于抵御了他的诱惑!我终于有力量拒绝他了!

  虽然只是在梦里。

  正因为是在梦里,才最值得欢呼,因为只有在梦里,一个人才最是她自己。

  (完)

上一篇 回目录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