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飘向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梦里飘向你 >
更多

第31-32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艾米:梦里飘向你(31)

  11/30/2004 Tuesday

  It happened last night b/c I wanted it to happen. It felt so fantastic. I made chicken salad for him at his house. We drank red wine, smoked cigarettes, then made out. … I loved his hugs and kisses. Definitely my favorites.

  12/2/2004 Thursday

  The fact is I like him. The fact is he is not sure I am the one for him and he is trying to avoid unnecessary pain. The fact is caring for the one I cherish is always more fun and more fulfilling than to be cared about. I’ll just care for him to see what happens. I’m anxious to know what’s in the store for me and how my life is suppose to turn out 。

  12/5 /2004 Sunday

  Once I planned to only call him after he called me, but I finally gave up on my plan. Not only I called him in the afternoon to try to have lunch with him, I also went visiting him. I think I was finally able to toss all those negative thoughts away.

  堕入情网了 !

  堕入情网了吗?我怎么不觉得?

  你觉得就不叫堕入情网了。

  是吗?为什么?

  因为堕入情网的女人智商为 0 。

  智商为 0 ?谁说的?不可能 ! 我只听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最低,但那只是跟她自己相比最低,比如她恋爱之前智商为 125 ,恋爱之后智商为 120 ,那么 120 就是她的最低,但跟一般人相比, 120 仍然是很高的 —

  智商有两种,一种是比率智商,即智力年龄 / 实足年龄=智商。如果某人智龄与实龄相等,他的智商即为 100 ,标示其智力中等。另一种是离差智商,把一个人的测验分数与同龄组正常人的智力平均数之比作为智商。现在大多数智力测验都采用离差智商。

  但测验分数是怎么得来的?这不全看测试题是谁出的吗?如果我出一套有关美国人宗教信仰的题,拿去考中国的受试者,他们的测试成绩肯定高不了;或者我出一套有关中国农村如何养鸡养鸭的题,拿去考美国的中学生,他们的测试成绩也肯定好不了,因为他们很多人连活鸡活鸭都没见过,只见过商店里包装好了的鸡翅鸡胸鸡腿 — 。但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只说明受试者对测试内容不熟悉 —

  测试智商的题当然不能太偏,只能是规律性的东西,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看看下面这套权威试题。你说过下面这些话吗?如果说过两句以上,你的智商即为 0 。

  1 、站台。女人送男人。女人:“你会想我吗?”男人点头。女人:“你要是不想我怎么办?我要你每时每刻都想着我”

  2 、“如果你的老妈和我同时掉进河里,你会先救谁?”

  3 、“是我漂亮,还是你的前女友漂亮?”

  4 、“到底是朋友重要还是我重要?”

  5 、“把你的电子邮件信箱密码给我 ! 我要知道你跟谁在说什么。”

  6 、“你到底爱不爱我?到底有多爱?”

  7 、“爱有多深,钻戒就有多大。”

  8 、“我摔伤了,快来救我 ! ” ( 嘻嘻,你真的来了?骗你的,只是想看看你是否紧张我。)

  9 、“我们还是分手吧!” ( 吓唬你的,谁叫你不听我的话?)

  10 、“我已经和你上床了,你要对我负责 ! ”

  还好,还好,这 10 句话,我一句都没说过 ! 这么蠢的话,我怎么会说?

  蠢在哪里?

  考我?让我一条一条告诉你蠢在哪里:

  1 、不说也许男人会想你,说了他就注定不会想你了。

  2 、没事找事,男人怎么回答都是错,先救老妈,你肯定大为光火;先救你,你又会惊呼“你连你老妈都不救?”

  3 、也许他老早就把前女友的模样忘记了,你这样天天问,反而把她的模样推到他眼前来了。

  4 、说你比朋友重要是撒谎,说朋友比你重要还是撒谎,这不是二者必居其一的事嘛。

  5 、24 小时监控?办不到的, CIA 或者 FBI 都办不到的事,你何必逞能?

  6 、问一遍就够了,每多问一次,他对你的烦心长一分,对你的爱心减少一分。

  7 、铜臭味太浓了,早晚把他吓跑。吓不跑的只有一种人:穷光蛋。

  8 、忘了那个喊“狼来了”的放羊孩子是什么下场了?

  9 、最多奏效三次。奏效的代价是他婚后从奴隶到将军。

  10 、负责?只怕是他负责逃跑,你负责伤心。

  嗯,头头是道。但那是因为这个 LIST 只列了一般女人会说的蠢话,每个女人独特的蠢话没列出来,也不可能列出来,要靠每个女人自己补充了。比如你,至少可以再加两条:

  11 、当两人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时候,你突然问:“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为了拿绿卡?”

  12 、当他一往情深地问:“你想要我的心吗?” 你答:“不想。”,但实际上你非常想。

  呵呵,如果是这样,我还可以往这个 LIST 上加几条。

  13 、第一次上他家做饭,当他拿出碗来装饭菜的时候,我说:“怎么你家的碗这么大?”过一会,我没找到叉子,我又说:“怎么你家连叉子都没有?”

  这个 — 好像不算太蠢,玩笑话嘛,无伤大雅,当然你不说也没人把你当哑巴卖掉。怎么,难道他为这生气了?

  生没生气我不知道,但他搬出一箱子银餐具来,放在我面前,打开箱子,一件一件让我看清楚 — 当然有小巧玲珑的碗,银的;也有刀叉,银的。

  呵呵呵呵,他这个人太 — 呵呵呵呵 —- 太 —

  太怎么样?

  太 — 呵呵 — 不好说 —- 只能说 — 太 — 认真了。

  再来一条:

  14 、一群人一起打乒乓球,他打球的姿势很像他打太极的样子,我说:“怎么你打球的姿势像是在打太极拳?”

  嗯 —- 这句话是有点蠢 — 枕头边说说没问题 — 但如果旁边有一大群人 —

  15 、一次 MADE OUT 后,两人躺在床上,他向上举起一条腿,跟身体成直角。我也如法炮制,向上举起一条腿 —

  这怎么啦?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看不出?你的智商也为 0 了。他举起一条腿,是想我夸奖他腿很健美的, 他的大腿的确很健美,肌肉结实。他曾说过他有些踢足球的朋友不能蹲很低打太极,因为肌肉力量不够。可我把腿一举起来就搞成和他比赛谁的腿更美了。

  也许你想太多了吧?但既然你想到这上头去了,怎么不就便夸他几句呢?

  我不喜欢直接夸奖别人。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收场,就悻悻然把腿放下,什么也没说。怎么样?我补充得完整吗?

  你补充的这几条不过这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未必在乎,也许只是你自己在吓唬自己。但我加的那条,可就份量沉重了。难道你不想要他的心吗?

  我想要,非常想要 — 他的 — 心,我的意思是 — 想要他 — 爱我,但是他那样问 — 也太 — 老土了吧?“你想要我的心吗?”,天啊,这是哪个年代的情话?最少是我父母那个年代的吧?也许比我父母那个年代还老 — 。你想,本来是挺 — 浪漫的事情,音乐,红酒,高脚杯,沙发,油画,席梦思,十指紧扣的手 — 一切的一切,都是 — 现代而浪漫的 — 突然被人用这么古老的情话一问,我 — 简直被问懵了,不知道他是认真的,还是在 — 开玩笑 —

  也许他是在开玩笑?不是说现代人时兴用讽刺与幽默来表达真情实感吗?也许他这是“翠花上酸菜”式的 — 幽默?

  应该不是,因为我说了“不想”之后,他并 — 没说 — 他是开玩笑的 —

  那他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

  表情有没有

  很受伤的样子?

  嗯 — 看不出来,应该没有很受伤,因为我们后来还 MAKE OUT 了好一会 — 其实我当时就觉得我的回答很 — 糟糕 — 他是个很 — 含蓄的人,轻易不会 — 表白自己的内心,好不容易表白了这么一回 — 却得到我这样一个 — 回答 — 也许我一个“不想”把他的勇气彻底消灭干净了,他再也不会 — 提他的心了 —

  呵呵,他的情话老是有点老,但 — 情话嘛,重要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

  有道理。也许他那代人就是喜欢那些 — 老土的东西,比如京剧什么的,他就很喜欢,但我不喜欢,咿咿呀呀,一句七个字可以唱十分钟,虽然你在第一分钟就猜出后面的六个字了,但你还得耐心等待那六个字一个一个被唱完 —

  喜爱京剧的人,在乎的是它的表演艺术,而不是它的情节。京剧的故事情节,很多都是流传了若干年的了,谁个不知,哪个不晓?还用得着跑京剧院去了解情节?根本就不是冲情节而去的。用现在的话说,京剧是不怕剧透的。哪怕你看过张某演的“四郎探母”,等李某来演的时候,还是值得一看,因为李某的表演艺术跟张某不相同,你是去看张某李某的表演艺术的,而不是去看“四郎探母”的故事情节的。

  如此说来,现代的电影电视都比不上京剧,现代的影视播放一轮就歇菜了,不能一遍又一遍拿出来播放,因为观众看影视,只是为了知道情节,看一遍就知道了,知道了就不想再看了 —

  这么说,你也爱上京剧了?

  没有,没有,我不喜欢京剧演的那些内容,都是 — 老掉了牙的 — 东西,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愚忠愚孝,男尊女卑 —

  照这么说,文革当中江青提出改革京剧,还是有道理的哈?

  有没有道理我不懂,但我也不喜欢她搞的那些样板戏,就那么几个,演来演去,太一花独放了。真不知道那时的人是怎么活过来的,完全没电影电视看,成天是那八个样板戏 —-

  这么说你对样板戏还挺有研究呢 —-

  哪里,哪里。我是因为见他喜欢京剧,才到网上搜寻了一下有关的内容,知道了一些皮毛,比如四大名旦的皮毛,四大名丑的皮毛,“梅兰方的样,程砚秋的唱,荀慧生的浪,尚小云的棒”之类的皮毛。我还专门买了一盘京剧的 CD 和一盘样板戏的 CD 送给他 —

  啊?这么投其所好?

  只是想让他知道我对他喜欢的东西 — 不反感 — 也不外行 —

  挺会拍马屁的嘛,这么煞费苦心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希望能 — 让他开心 —

  艾米:梦里飘向你(32)

  男人为什么不喜欢说“我爱你”?

  场景一:

  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站在大学校园的一棵树下。

  男生深情地看着女生:我爱你!

  女生:我已经听过很多男的说这句话,真正的爱要放在心里,说出来的都是糖衣炮弹!你想干什么,直接说!

  场景八:

  宾馆房间,男人抱住女人,欲脱女人的衣服。

  男人:听话,我爱你!

  女人:你以为我会信吗?

  男人:我对你一见钟情!

  女人:一见钟情都不可靠!

  男人:可我真的爱上你了,我想得到你!

  女人:说实话了吧,你是想跟我上床,而不是爱我!

  男人:上床也是一种爱!

  女人:那你不如说你更爱床!

  场景十一:

  男人和女人一起看电影,调情。

  男人:我爱你!

  女人:是吗?

  男人:不信?

  女人:不信!

  男人:那你怎么才能相信?

  女人:像电影里演的一样,你走到大屏幕前,向所有的观众高呼你爱我!

  男人:现在?

  女人:就现在!

  男人:那我不是精神病吗?

  女人:那你就是撒谎!

  场景十二:

  男人和女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男人:我爱你!

  女人:爱我什么?

  男人:恩──说不好,反正是爱!

  女人:总有原因吧,是爱我鼻子还是爱我眼睛?

  男人:都爱!能说出具体的那就假了!

  女人:说不出具体来才真的是假!

  这是谁总结的?是男人总结的,还是女人总结的?怎么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对头?仿佛在说男人不爱说“我爱你”,都是女人自己造成的?

  我不同意 ! 至少不适用于我的 CASE ,也不适用于老外。老外不分男女老少,“ I LOVE YOU ”都是挂在嘴边的,见面时说,分手时说,吃饭时说,睡觉时说,做爱的时候,那就更是要说了。老外听见有人对自己说“ I LOVE YOU” ,也没谁会像上面那些女人一样挑剔为难别人的,一般都说个“ I LOVE YOU TOO ”或者“ ME TOO ”就行了。

  无论老中老外,他们对我说“我爱你”时,我从来没有像上面那些女人一样打击过他们的积极性。我也从来不逼着男人说“我爱你” — 呃 — 也不能说“从来不”,但我只逼过一个人,一次,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人,就是做爱像小豹子一样,做得飞沙走石的那个,我很佩服他的文采,可惜他是有老婆的。就连那次我也不算是在逼他说“我爱你”,我只是 — 很撒娇地说:我想听你说“我爱你” —-

  他说了吗?

  说了,很刺激,让我全身发麻,马上回他一连串“我爱你” —-

  徐教授呢?也让你全身发麻吗?

  徐教授?呵呵,我都忘了他是徐教授了,我喜欢叫他“徐大哥”。跟徐大哥,我就不好意思那么直接了,因为他是个含蓄的人嘛,我们的场景是这样的:

  ( 电话上 )

  我: ( 撒娇 ) 我们这 — 到底算什么?

  他: ( 装傻 ) 什么算什么?

  我: ( 诱供 ) 我的意思是 — 我们现在这样 — 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

  他: ( 逗弄 )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不好了嘛 —

  ( 冷场 )

  他: ( 发窘 ) 我很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很喜欢我 —

  ( 是吗?太激动了 ! 太开心了 ! 他说他喜欢我 ! 虽然没使用“爱”这个字眼,但男人嘛 — 说喜欢就是爱了。温暖 ! 太温暖了 ! 别停啊,继续往下说,接着说,说多久我都没意见 )

  男人: ( 更窘 ) 我说得太多了 —

  ( 不多,不多,就这么一句,就这么一次,哪里就多了?温馨的时刻,甜蜜的爱情,可惜太少了 )

  怎么样?我没犯上面那些女人的错误吧?切记切记:当男人表白他爱你 / 喜欢你的时候,千万不要打击他的积极性,因为男人在这方面是很吝啬的动物,他们视表达爱情为丢人现眼,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开口的。你一打击,他就缩回头去了。

  呵呵,你没打击,但你也没鼓励,更没响应。男人在这方面不仅吝啬,而且贪婪。他表达,是为了你能投桃报李,最好是十倍百倍回报,但你一声都没回报,这怎么成呢?切记切记:男人在这方面的报复心也极强,他表达,而你没响应,在他看来就是冷落了他,他会报复你的 —

  真的?他会怎么报复?告诉我,我好防着点 —-

  也许他已经报复过了。

  是吗?让我想想 —- 也许 —- 他真的 —- 报复过了?你看下面这件事算不算报复?

  有次我跟他还有一帮人去打球,打完之后,他叫我去他家吃晚饭。我说好,但我要回家一趟。我回了家,收拾了一些过夜的东西,就去他家。一路上我惬意极了,每次去他家的路上我都是那么的开心。

  去了他家,吃了饭。我说我就留下来吧。他看看我,不置可否。我说你不知道我今天会留下来吗?他说不知道啊。

  他:我想搬去外地,这里没有什么 challenge 。

  我:去哪?

  他:去M州.

  我:那我怎么办?

  他:我哪知道啊?这里没人吧 —-

  我:@#%%$^^&&

  他:明年暑假我要离开这里 —- 很长一段时间,要为写本书做些调查研究。这本书是一家出版社自己找上门来要我写的。我要到 N 州, O 州, P 州去收集资料,要去好几个月。我现在不想把 — 我们的关系 — 弄得太 serious—

  你现在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男人真的是报复心极强的动物。他这不就是在报复我吗?

  那你 — 怎么办?再报复回去?

  报什么复啊 ! 我都愣那里了。他的话就像一瓢冷水,从头浇到脚,让我全身冰凉。但我没敢抗议,我有什么资格抗议?抗议什么?抗议他要写书?抗议他要到外州去?抗议他想调到别处去?抗议他不想把我们的关系弄得太 —serious ?这些东西是抗议能奏效的吗?

  这些东西抗议当然不能奏效,而且你也还没到有资格抗议的阶段。

  睡觉的时候,我提议说我睡其他房间吧。他听到我这么说,好像很吃惊,赌气似地说,那你就到其它房间去睡吧。

  哈哈,还说不报复,你这不马上就报复了吗?”你要到 M 州?我就到 M 房,不跟你睡一间房”。只听说过“现世报”,还没听说过“现天报”“现晚报”呢。

  哪里呀,我根本没想到报复的事。我是怕跟他睡一间房会把关系弄得 serious 了,那不就违背他的意愿了吗?

  你别听他的,什么意愿不意愿,我已经说了,他是在报复你。你真的到其它房间去睡了?

  没有,我看他那样吃惊,又很赌气的样子,就跟他一起睡在了他的房间里。

  哇,你们两个 ! 怎么说呢?太像小孩子了,你报复我 — 我报复你 — ,别把爱情的嫩芽摧毁在真真假假的报复里了。怎么样?那晚你俩应该很 — 热烈狂放,缠绵悱恻吧?

  什么呀,我们只不过是同床而已,并没做爱。

  同床而不做爱?那可完全不是你的 STYLE—

  我什么 STYLE ?见面就上床,上床就做爱?

  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也没有上床不做爱的吧?

  是没有,但那不是因为我还没 — 动真情吗?这次不同了,这次我是认真的 —-

  奇怪的理论:没动真情的,上床就做爱;动了真情的,上床也不做爱。这是个什么 — 新鲜玩意?

  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只是 — 我很矛盾 — ,太快做爱,怕他以为我就是贪图肉体的享受,瞧不起我了,还怕他像那些“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样,一旦做了爱,就忘了“爱”,只剩下“做”了。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他 —- 自从那次他想做爱,而我说了“还不熟”,拒绝了他之后,他就再没有 — 往那上面想了 —-

  真的?那你们再没有过 — 肌肤之亲了?

  肌肤之亲?有啊,我们每次见面都会 MAKE OUT 的, KISSES , HUGS ,很多,很美,很享受,但我们没有做爱,因为他 — 再没做过 — 那方面的 — 尝试 —

  WOW ,他又在报复你 ! 加倍报复你 ! 你拒他一次,他拒你十次,一定要让你自己熬不住了去 — 求他 —

  什么“熬不住了”,真难听 !

  这有什么难听的?正常生理现象,女人嘛,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而男人却是“二十日立 — ”

  哈哈,他也讲过这个黄段子,说男人是“十岁时叫雀巢,二十岁时叫奔腾,三十岁时叫日立,四十岁时叫微软,五十岁时叫松下,六十岁时叫联想”,可他只讲到三十岁就没往下讲了。我听过这个笑话,知道下面是什么,就故意逗他:四十岁呢?他努努嘴,什么都没说。

  我猜对了吧?他是在报复你,他给你讲黄段子,挑起你的情欲,让你去求他,他再 —- 拒你。

  你说的有道理。还有一次,我在他家玩,他在厨房忙, 我自己在他厅里翻看他放在茶几上的几本书。其中一本是他从少林寺旅游带回来的少林寺武功简介。我顺手拿起来翻了翻,看到里面有几张和尚用自己的阴茎绑在车上,拉车,我大吃一惊,面红耳赤,拿著书到厨房问他怎么把这书就这样放在茶几上让人翻。他笑我,说我就喜欢看这个。我赶忙撇清,说你把这本书放在那让人随便翻,如果小孩来了呢?他当时没说什么,后来我就再也没看到那本书。

  他这两招奏效了吗?

  奏效?

  我是说他对你讲了黄段子,又把“黄书”放在茶几上让你看,你 — 上当了吗?

  上当?你是说 — 挑起我的 —sexual desire ?嗯 — 看了黄书 — 有点 arouse 的感觉,但我没想到我跟他上头去。他说过不想太 serious 的 —

  你还真信了他这鬼话?

  不是信了,而是不开心。他都说了不想太 serious ,我还怎么跟他 —serious? 如果我们的关系搞得太 serious ,那不就违背了他的意愿,而他就不会跟我 serious 了吗?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