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飘向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梦里飘向你 >
更多

第23-24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艾米:梦里飘向你(23)

  FLOWCHART 。

  第一层:他说,知道了。

  有两种可能,分两个枝,用甲乙代替。

  甲:知道了 = 知道我就是 SOMEONE 。

  乙:知道了 = 知道我是 SOMEONE ELSE ,而展辉是 SOMEONE 。

  先走甲枝。又有两种可能,又分两枝,用 AB 代替。

  甲 A :他对介绍 DATE 很感兴趣,马上就来联系我。嗯,这一枝不好,砍掉。

  甲 B :他对介绍 DATE 不感兴趣,再也不来联系我了。嗯,这一枝也不好,砍掉。

  再走乙枝。又有两种可能,又分两枝,用 AB 代替。

  乙 A :他对我很感兴趣,马上就来联系我。嗯,这一枝好,保留。

  乙 B :他对我不感兴趣,根本不来联系我。嗯,这一枝不好,砍掉。

  才走了两层就全都砍掉了?白搞。

  噢,好烦人啊 !

  他到底在想什么?都两天了,还没有一点音信。也许展辉搞砸了,让他以为我是 SOMEONE 了,而他本来是对我有意思的,一听说我要为他介绍一个 SOMEONE ELSE ,便心灰意冷,心烦意乱,心如刀割,当然就不会来联系我了。

  见鬼 !

  小兰把事情搞砸了,叫她去说,不就是看在她跟他熟悉的份上吗?她却叫展辉去说。男人怎么能当媒人?你没看见“媒人”的媒是个女字旁吗?那不就说明媒人天生就是女人做的吗?男人笨嘴拙腮的,叫他们去骂人还差不多,叫他们去做媒 — ,哼,连那个“女”字旁都没有,还不搞成“做某”了?

  真正是“做某”啊 ! 这 SOMEONE 来 SOMEONE 去的,不都是在“做某”吗?

  展辉的“某”做得好,做到没人知道“某”是谁,谁是“某”的地步了。

  一着不慎,全盘皆输。

  且慢,你怎么知道他是把我当成 SOMEONE ELSE 了?展辉又没说自己就是 SOMEONE ,他不明明白白说了是 SOMEONE 在 BUGGING 他吗?那他肯定不是 SOMEONE 了,难道 SOMEONE 能自己 BUGGING 自己?

  嗯,扳回局势。

  局势啊局势 !

  光在思想上扳回局势有什么用,关键是要跟他接触,要能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不然的话,只能是未庄老乡一个 —- 正宗阿 Q 的正宗同乡。

  受不了啦 ! 无休无止的等待,悬而未决,我要崩溃了。大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多少通个气吧?行还是不行,你发个话吧。

  行,我就 — 什么也别说了。( 大功告成了还说什么?)

  不行,我就 — 什么也别说了。( 功亏一篑了还说什么?)

  再给他写 EMAIL ?该以什么口气写?用什么借口?别搞得像 HARRASSMENT 一样。

  并没到完全无望的地步啊,只不过暂时没回信而已。

  NO NEWS IS GOOD NEWS!

  不要忘了,美国也是有未庄的。

  给他三天时间,如果三天过了,他还没回音,我就再发一个 EMAIL ,就以 SOMEONE 的口气发。如果他还是没回音,我就 —-

  再给他三天时间,如果再三天又过了,我就再再发一个 EMAIL ,就以 SOMEONE ELSE 的口气发。如果他还是没回音,我就 —

  去他的了 !

  主意定了,浑身轻松,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三天三天又三天吗?过了这九天,一切搞定。

  老贺先耐心等待则个。

  过了一天。( 还有八天呢,不慌。)

  又过了一天。( 还有七天呢,不慌。)

  电话来了 !

  HELLO ?

  是贺小姐吗 ?

  是他 ! 终于来了 ! 呼吸,深呼吸,深深呼吸,深深深 —-

  ( 再深就深不得了,胸部都快提得盖上脸了,够深的了 )

  天啊 ! 我该用什么口气来说话?幽默?他会不会觉得我 — 轻浮?不在意?他会不会觉得我 — 不在意?庄重?嗯,庄重好,千万要庄重。

  是我。您哪位?

  ( 装得够重的吧?)

  我徐达伟。

  ( 拜托,可不可以不要把神的世俗名字说出来?)

  噢,是 —BINSLEY 先生啊?

  ( 该死 ! 神的英文名字仍然是世俗的名字,听上去那么 — 荒唐。)

  你周六没什么事吧?

  心跳加速 !

  到底是神 ! 跟世俗人等就是不同,没那些花花招式,直接切入正题。如果现在聊什么“今天天气哈哈哈”,那就太 —- 世俗了。

  周六?我没 —- 噢有 —- 啊没 —- 我是说 —NO— 我有 —- 噢 — 不对不对 —- 我是说 —YES— 我没 —

  ( 天啊 ! 都是被这该死的反义疑问句闹的 ! 到底该怎么回答?是 YES ,还是 NO ?

  Aren’t you a student?

  Yes, I am.

  No, I’m not.

  你不是学生吧?

  不,我是学生。

  是的,我不是学生。

  糊涂了,糊涂了,彻底糊涂了。)

  那你十二点在 HANKS PARK 等我,我们一起吃午饭,行不行?

  神啊 ! 你真英明 !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YES OR NO ,你都知道,你一下就知道了。谁要说你不是神,我跟谁急 !

  行,太行了 !

  ( 嗯,这最后一句好像装得不够重。管它呢,反正已经约上会了,重不重不重要了 )

  穿什么?穿什么?穿得 — 庄重一点?别让他把我当成了 SOMEONE 。等等,他这是在约会吗?还是在约见媒人?应该是约会,如果是约见媒人,是不是会说“请把你的那位朋友也带上”?但他没说,说明他是在约会我。

  那就穿 — 性感一点?中午约会,嗯,好像还没有过。在中午的阳光下,穿什么最好?应该是浅色调的,配我深色的汽车,飘逸的长发,挺胸收腹,亭亭玉立地往汽车上那么一靠, 15 度角,曲线毕露,但又不撅屁股。

  戴墨镜?戴个也行,毕竟人人都说我戴墨镜很出彩。算了,还是不戴吧,秋天的太阳,光线也不是太强烈,别搞得像明星似的,月亮下都要戴墨镜,人家那是怕暴露身份,我这是怕啥?再说,他是神,不是狗仔队。

  还是别打扮太出色了吧,不然的话,以后的打扮会相形见绌,给他一个越来越糟糕的印象,让他有“当初被你骗了”的感觉。应该循序渐进,一天比一天打扮得好,让他有老头子啃甘蔗 — 越啃越甜的感觉。

  ( 看来老头子啃甘蔗,都是从最嫩的那头啃起的 )

  还是让命运来决定吧。配置七套服装,抽签决定。

  周六,穿上命运给选择的服装,开车,到 HANKS PARK 。

  谁说世界上最难熬的莫过于等人?

  纠正一下:世界上最难熬的莫过于等神 !

  神终于来了 !

  兰衬衣,牛仔裤,衬衣扎在裤子里,小腹不是飞机场,是 — 我家那个浅底炒菜锅,炒青菜的时候嫌太浅,煎鸡蛋的时候嫌太窝,老早就扔了,难道被他捡去了?捡去就捡去,捡的当买的,干嘛藏裤子里头?

  正午的阳光从上到下直射在他脸上,把高地抹平,把凹处填满,还随处涂抹上斑斑汗光,皱纹耀武扬威地钻了出来,不看地点,不分场合地点缀着他的面孔。

  这是他吗?还是他 —- 爹?他 — 叔?他 — 舅?他 — 二大爷?

  一定是我自己搞错了,他在电话里说“我徐达伟”,我肯定是没把他的话听完,他说的一定是“我徐达伟 — 他爹啊 ! ”

  ( 老头子啃甘蔗?谁叫你瞎说的?应验了吧?活该 !)

  你的车跟你很相配 !

  ( 这什么话?这难道是一个神应该说的话吗?这 — 就算是他二大爷也不应该这么说话吧?)

  吃饭了吗?

  ( 废话 ! 约好了一起吃饭的,还问我吃饭了没有,你当我有病啊?)

  没吃就一起去吃吧,有家 sandwich shop ,挺不错的 —-

  转身。看见他的后脑勺。

  妈呀 ! 救救我 !

  艾米:梦里飘向你(24)

  地方支援中央?

  这是谁想出来的比喻?不贴切,十分不贴切,对所有秃顶男人都不贴切。

  应该是地方包围中央,更确切地说,是地方搞垮中央。军阀割据,地头蛇猖獗,各霸一方,只顾自肥。中央南水北调,东粮西运,还是无济于事,成了光秃秃一片。

  地中海?

  这是谁想出来的比喻?不贴切,十分不贴切,至少对他来说不贴切。

  地中海,地中海,顾名思义,就是地中的海。四面都是陆地,只有中间是海。但海是高出陆地的吗?陆地是低于海平面的吗?搞反了吧?

  更像是富士山,靠近地面的山坡上长着茂密的草木,越往上,草木越稀少。到了山顶,就只剩下白雪皑皑。

  为什么山顶不长草?

  高处不胜寒。

  不高不高,他似乎跟我差不多高。

  人老。个矮。头秃。

  强言欢笑。约会要礼貌。

  我带你去一个 sandwich shop 吃午饭,那里的 sandwich 是全城最好的。

  ( 怎么个好法?难道吃了就能让你把头发长出来?还是能增加身高?返老还童?)

  但这邀请令人无法抗拒。

  嗓子仍然是磁性。

  音色仍然是迷人。

  态度仍然是亲切。

  话语仍然是动听。

  吃就吃吧,一起吃个午饭也不能算是答应嫁入徐家,大不了闭着眼睛吃,吃完各付各的帐就是了。

  排队。

  他站队里,我站队外。拉开距离。

  人们异样的目光,如芒刺在背。( 或者人们是在看我背上的芒刺?)

  你想吃什么?

  ( 很殷勤,完全是约会男人的讨好式殷勤。神呢?我的神呢?)

  我没在这里吃过,你随便帮我点一个吧。

  行。

  唉,这找对象的事,不就跟这点餐一样吗?你想吃的,店里却不卖;寻遍菜单,找到了一个看上去还算合胃口的,拍板,点餐。等端出来,完全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只好在心里赌咒发誓:再不来这家了 !

  但下次到了另一家,情况还是这样,兴许还不如这个,连菜单上都没有能提起你兴趣的东西。点一个差强人意的,吃得不舒服,还把胃给吃坏了,留下终生的疾患。

  爱情像点餐,靠的是运气。

  就当它最后的午餐吧。一旦知道是最后一次,就什么都能忍受了。

  火车座,面对面,距离被拉近,差距被缩小。高高的椅背,隔断了他人的视线,也将他人隔在视线之外。温文的背景音乐,低徊,飘逸。客人窃窃私语,侍者轻轻走动。

  私密的气氛。

  和平谈判最好在这里的火车座进行,不要说国共两党终究还有些共同利益,就算是布什跟宾 ? 拉登,一旦塞进这火车座了,也能把双方的关系给坐融洽了,兴许就能坐出一个世界和平来。

  晕黄的灯光,柔和的光线。

  对面的他,脸上的汗光不见了,皱纹逃之夭夭。鼻子高了起来,眼窝凹了下去。眉毛很浓很长,长得能给眼皮投射阴影。眼睛很大很亮,亮得像弟弟的小宝宝。而他的眼光 — 太独特。专注?幽深?绵长?

  你的眼睛 — 看人的时候 —

  噢,对不起,是不是让你不舒服了?

  嗯 — 有点 — 不习惯 —

  别害怕,我不是故意的。很多人有这样的感觉,觉得我在盯着他们看,其实我没有 — 我只是 — 这是以前练功养成的习惯 —-

  噢,你练过 — 盯人功?

  呵呵,哪里有盯人功?练功需要全神贯注,师傅就叫我盯蜡烛 —- 盯那飘动的火苗 — 要练到目不转睛 — 心无旁扰 — 泰山崩于眼前而眼不眨 —-

  我是他眼里的蜡烛,我的火苗在飘动。我的轻轻一飘,在他眼里都像一段长长的电影胶片,捕捉了我在每一瞬间的位置变化。常人只能看到我从一个位置飘到另一个位置,像播放的电影,一切只在瞬间完成。但在他的视界里,却是无数个画面组成,除了起点和终点,还有许许多多过渡画面。

  这可是真本事啊 ! 我也想学 !

  行啊,有空了我教你 —-

  ( 可我练会了是用来盯 — 帅哥的 )

  他凝视,他微笑,他的眼神洞穿一切。他不仅能捕捉过渡画面,他还能捕捉过渡心思。

  垂下眼皮吃 sandwich ,看你能盯出个什么来。

  sandwich 带点甜味,手工很不错,赏心悦目。

  看来还有点审美能力。

  ( 吃饭吃到审美的地步了,这人的生活质量就不是一般的高了。第一,他在物质上已超越了只求温饱的阶段;第二,他知道什么是美;第三,他能将美的概念运用在生活当中。一个连吃饭都讲究审美的人,他在爱情当中 —- ,当心,他是能捕捉过渡心思的人 !)

  上我家去坐坐?我今天要洗卡车后箱,准备感恩节去外地看朋友。

  ( 更像个约会男人了,而且是个过于热心的约会男人。神会这样做吗?当然不会。神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神是被人仰望的。神没有家。神也不会邀请世俗之人到他家里去。唉,一句话,神就不该来约会。不答应约会,他就永远是我心中的神。一旦答应了约会,他就变成人了,更何况是一个老 — 这字有点说不出口了 — 真奇怪 — 他的年龄仿佛可以随时加减八到十五岁 )

  盛情难“去”。

  去就去吧,还能把我吃了不成?总不能说去趟他家里就等于我答应嫁给他了吧?

  还是那个湖。还是那条路。还是那幢房子。还是那些树。

  感觉又回来了。

  参观一下吧?上次来可能没看清。

  ( 哇,人精啊?上次来的确没看清,所有的印象,都像是醉酒朦胧,雾里看花 )

  家里的东西都不新,但没有陈旧感。很多字画, playroom 里摆了一整墙的紫沙茶壶,放茶壶的架子很简陋,但茶壶的工艺却极其考究,简陋的架子配着考究的茶壶,便不觉得简陋,反而显得很古朴,又不失生气。楼下是木地板,楼上是地毯。地板地毯都旧了,但在他家就是历史,不是缺点。

  你好多的 —- 字画啊 !

  都是朋友送的。

  楼上。主卧室。推开门,扑面是一幅很大的油画,金色的画框, 画上是一个裸体女人,黑色齐耳短发,坐在床边,背对著门,一丝不挂,但没有淫荡的感觉,很宁静的姿态。她的背部线条柔美优雅,斜肩,上背有曲线,皮肤细腻白嫩,柔和的牛奶白。她就那么慵懒地坐在那里,好像是刚和丈夫作完爱,坐起来准备穿衣服的样子。

  不是爱中的激烈,而是爱后的温馨。天堂里的家庭生活想必就是这个情调。

  哎呀,你卧室挂着裸体画呀 !

  朋友送的。( 脸红,尴尬。该我盯他蜡烛了 !)

  你不是说要洗车的吗?

  噢,我们去楼下。

  大门旁边有个水龙头,他用根长塑料管子接水,到车库外的水泥地上洗车。

  不远处,拴着一只小狗。

  一见钟情 !

  小狗很精神,眼睛很亮 ( 像他一样 ) ,很精灵的样子,尾巴象松鼠,毛绒绒,金灿灿。她的皮毛是棕褐色,闪著健康的光泽。抚摸她,手感好得令人心里发抖,那么光滑,那么柔和,真想把她搂在怀里。她对我很友善,特开心,蹦跳欢悦,快活地汪汪大叫。

  他歪着头,看我和小狗,不时往我们附近浇点水,吓得我们蹦跳躲避,他便顽皮地大笑,露出他洁白整齐的牙。他的开怀大笑很年轻,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大自然的孩子。

  他给车里车外打洗车液,擦洗过后用水龙头冲干净。外面的泡沫冲掉了,里面的脏水都积在那。怎么把那些水倒出来呢?

  看我的。

  只见他上了架驶室,往后山开去。车一上坡,水就都流了出来。

  他开回来,冲水,上山。车一上坡,水就都流了出来。

  来回几次,车洗净了,晾那里,等干。

  我提议:我们去看电影吧。

  行。

  Bridget Jone’s Diary II 。爱情喜剧片。胖胖的单身女子 Bridget 的约会故事

  Bridget 要赴约会了,穿什么内裤去呢?穿紧身的呢,晚上如果做爱不够性感;穿性感的呢,又不能显身材,搞不好连做爱的机会都没有。Bridget 抓耳挠腮,憨憨的,煞是可爱。

  他开心地笑。

  他侧面的笑容迷人极了。

  艾米:关于’梦飘’, 兼谈艾园2009

  原来是打算生“虾头妹妹”之前就把“梦里飘向你”写完的,然后由发贴人按一周三集的速度贴完,免得大家看到半路突然断了气。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如愿,不得不停了近两个月,先抱歉一下。

  我准备从下周起继续上贴“梦里飘向你”,先保底每周上一集,争取每周上两集,然后过渡到每周上三集,恢复以前的速度。

  从时间方面来讲,有孩子跟没孩子时,真是大不一样,有两个孩子跟有一个孩子,又真是大不一样。从前我可以回复每个跟贴,但现在我就没这个时间了。我仍然会看每个跟贴,但不再有时间回复,请大家理解。

  我能有时间写故事,除了我这人做事手脚快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家里人和艾园人的支持。

  原来打算这学期送黄米去上 DAY CARE ,因为家里新添了个小丫头,奶奶和太奶奶照顾不过来。但爷爷自告奋勇来照顾黄米,说上 DAY CARE 容易生病,感冒啊,腹泻啊,红眼病啊,白白让孩子多受些罪。人家没条件的,那是没办法,咱们家放着这么多老家伙不用,还要把孩子送到 DAY CARE 去受罪,那就太没道理了。

  这两年多来,黄米的确很少生病,而我们附近几个上 DAY CARE 的小朋友,的确比黄米生病的时候多,家长要请不少假,小孩子也很遭罪。有个小朋友,跟黄米差不多大,似乎三天两头在生病,呆在家的时间不比黄米少多少,但上医院的时间比黄米多很多。他家长无奈,曾把孩子放在我们家,早上送来,晚上接回去,像上 DAY CARE 一样。

  米爸不用坐班,我的运气也不错,在美国遇到的两个 BOSS 都很人道主义,以前那位 BOSS 让我中午回家给黄米喂奶,现在这位同意我只到单位上半天班,下半天在家工作。我的工作主要在电脑上完成,每做完一点就可以传给 BOSS 看,所以他对我绝对放心,知道我即便是在家里,也一定会保证工作效率。

  前段时间“虾头妹妹”爱“吵夜”,白天睡得迷眼不睁,夜晚就精神抖擞,曾经到了非得米爸抱着半夜弹琴不可的地步,不知道是怎么开的头,反正米爸一弹琴她就安安静静地听,一停她就瞎哭,奶头塞嘴都没用。

  米爸自我牺牲,说他来哄“虾头妹妹”,叫我们大家都去睡觉。但他在那里弹得叮叮咚咚的,谁又睡得着呢?所以大家都起来陪着熬夜,第二天全都跟着“虾头妹妹”一起睡大觉。

  这样晨昏颠倒地过了一段时间,每个人 ( 除了“虾头妹妹” ) 都受不了啦,白天无论睡多少觉,都抵不过夜晚一觉,又听说小孩子夜晚不睡就不长个,于是大家决定造反,要把“虾头妹妹”的坏习惯“别”过来。大家振作精神,白天不睡,也不让“虾头妹妹”睡觉,抱着她推着她到处玩,睡着了也把她搞醒,总算把她“颠倒”过来了。

  回到“梦里飘向你”。

  有人说“梦里飘向你”是我的转型作品,说得这么“文妥妥”的,仿佛很懂文学创作一般,又仿佛我在搞文学创作一般。其实我只是在码字,在讲故事,还没开始文学创作,也不打算进行文学创作。像那种“十年磨一剑”,“闭门三年,终出一书”,或者写完了又修改重写,“三易其稿”的事,我是不会干的。不管那样写出来的东西算不算得上文学,至少那种搞法是把自己的写作当成文学创作在对待。

  我是学文学出身,中外文学史被迫看了多遍,知道古今中外一些作家的生平和作品,也知道同学朋友熟人中一些有志文学创作的人的生活状况,看了太多把文学创作很当一回事、甚至把毕生精力奉献给文学创作的人的故事,把我看得无精打采,对文学创作没兴趣了。

  所以我只是在码字,为我的知傻们码字。有那么一个故事,我码起来不费什么劲,也有人喜欢看,甚至能帮助某个网友度过一个难关,于是我就码出来。

  我码故事,都是随着故事走,随着人物走,根本不存在“型”,也就不存在“转型”。如果你觉得我写的某个故事“风格”跟以前不一样,“文笔”跟以前不一样,那不是我在刻意改变我的“风格”或者“文笔”,而是因为故事本身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人物的性格和活法不一样。

  有人诘问道:你说你写的东西不是文学作品,那为什么你又沾沾自喜地把那些称你写的东西为“文学作品”的文章贴在你博克里呢?

  我发现有些人的脑子就是这么一根筋,总认为一个人在自己博克贴什么,就表明她百分之百赞成什么,仿佛一个人必须对任何一件事都拿出一个价值判断一样。但我不认为我有责任对任何事情都做个价值判断,刚好相反,我对很多事情采取“知道了, NO COMMENTS ”的态度。我无论是自己码字,还是转贴,都只是告诉你:有人在这样说。

  我赞成不赞成某个转贴,我会直接说出来,如果我没说,那就很可能是因为我还没形成意见,还在存疑,或者觉得用不着评论,至少是不用作价值判断。

  还有的人总认为我选谁做我故事的主角,那就说明我百分之百赞成这位主角。如果不幸我的主角撒了个谎,或者搞了多角恋,他们就怒了:你在提倡撒谎 ! 你在歌颂多角恋 !

  他们那小脑筋就转不过来了:你为什么要写这么一个故事?

  我发现这种脑子一根筋的人特别爱用“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类的格言来要求别人,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希望别人都能容他们那样的人,他们见不得那些跟他们活法不一样的人,哪怕只有一点点不一样,他们都见不得,总想把别人都变成他们那样的人,那就世界大同,皆大欢喜了。

  大家可以注意观察一下,看我说的这个现象是不是很普遍。我写每个故事,都有人看得很生气,气得冲上来批评我质问我: CAROL 怎么可以从网上学跳拉丁舞?可以封艾米为狂想帮帮主了。静秋为什么不为老三生个孩子?海伦怎么可以帮老板打飞机?安洁怎么老是把什么事都告诉别人?小冰太“作”了。石燕为什么不对卓越好一点?

  这只是故事里的人,你就生那么大气,恨不得把每个人物都“别”过来跟你一样,那要是生活中你遇到这些人,你又该怎么办?要别人每个人都“海纳百川”,容忍你的批评指责?

  对于生活,我是个体验派。我的一生,是一种体验,你的一生,也是一种体验,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种体验。无所谓我的体验比你高一等,或者你的体验比我高一等。我码故事,也是一种体验,体验别人的生活,丰富我自己的体验。我喜欢某类故事人物,但我不会因为另一类的故事人物生气。

  有人说我很维护我故事里的人物,不允许读者批评我故事里的人物。其实读者批评我故事里的人物,我并不 CARE ,网上这么多人骂我本人,我都不 CARE ,又怎么会 CARE 你骂我故事里的人物呢?

  我在乎的,是你的观点正确不正确。

  如果你说的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个人看法,我不会在乎。比如有人说我写的“山楂树之恋”无聊,他不喜欢。对这样的意见,我不会在乎,更不会反驳,人上一百,种种色色,他喜欢不喜欢一本书,是他的权利,是他的个人好恶,且不说我改变不了他,就算改变得了,我也不愿意花那个时间。我把所有的人都改变得跟我一样了,那我还怎么成其为我呢?岂不是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了?

  但如果有人说“石燕既然准备离开卓越,就不该把孩子生下来,因为没爸爸的孩子不会幸福”,或者说“别总是‘孩子孩子’的,那只是个胎儿,胎儿不是孩子,打掉没什么”,那我就可能要出来反驳了,因为这种观点不正确。如果你在别的地方发表这样的意见,我不会追到那里去反驳你,但既然你是在我的博克就我码的字发表这样的看法,我当然要反驳你。谬误就像我眼中的砂,而我的眼睛是揉不得砂子的。

  有人不赞成我对待不同意见的方式,但当黄颜问她“艾米对待不同意见究竟是什么方式”的时候,她又答不上来. 我自己来把我对待不同意见的方式总结一下:

  1 、如果你的跟贴没什么观点或内容,就是上来骂人找岔的,我可能在第一时间就删你的贴,赶你走。你不要指望我会允许你在我的博克拉屎拉尿,我不在乎别人说我心胸狭窄不狭窄,如果一定要允许别人在自己博克拉屎拉尿才算“心胸宽广”,那么我封小泥山为“心胸第一宽广者”,因为她公开声明欢迎别人到她博克拉屎拉尿。我建议你有屎尿要拉的时候,就到她的博克去。一个人不去一个欢迎TA的地方,却要赖在一个不欢迎TA的地方, 如果不是白痴, 就只能是变态.

  2 、如果你的跟贴跟我码的字没关,只是来指教我如何做人的,那么我可能会删你的贴,并宣布艾园不欢迎你。对这种上门干涉我活法的人,我是坚决不留情的。我认为只有白痴才会闯上别人的门去指教别人如何做人, 你不想我叫你“白痴”,你就别上门来指手划脚。

  3 、如果你是在评论我码的故事,那么请你想好了再发言,并做好被人反驳的准备。你不要指望你老人家一开言,就得到艾园上下一片喝彩,至少是没人反砸。艾园的人都是有头脑有主见的人,即便是我写的贴,他们不赞成也不会昧着良心说赞成。

  你受到反砸,完全可以再砸回来,只要你是在讲道理,砸多少次都没问题。但如果你被反砸了几把 ( 往往只一把 ) ,就理屈词穷,放下争论的话题,转而批评艾园“搞文革”“大批判”“不允许百花齐放”等,那你就要被驱逐了。

  一句话,如果你受不了反砸,就别想着砸人。

  有人抱怨说,在艾园发言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说错了话被人反砸,感觉很不爽。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说明你开始说话动脑子了。你在一个以“宽容”为名纵容愚昧谬误的环境里生活得太久,所以你还不适应坚持真理的做法,但你必须学会适应,因为世界变了,不再是那个愚人当道、蠢人得意的世界了。你要想发言不提心吊胆,只有两条路可走:

  1 、你离开艾园,到那些不坚持真理的博克去,你在那里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反驳。如果你说点反艾的话,还能得到上下一片喝彩。

  2 、你提高你的认识能力、思维能力、表达能力,说话说到没谬误没漏洞的地步,自然就没人反砸你了。

  对艾园来说, 2008 年是一个“维权反伪年”。我希望 2009 年不再遇到那么多侵犯合法权益的人和事,也不要冒出那么多伪善伪真伪美伪高雅伪友谊之类的人和事。

  但希望归希望,现实归现实,如果现实就是仍然有人侵犯合法权益,或者有人仍然热衷于任何一种“伪”,艾园一定继续反击。

  在此我感谢那些坚持在艾园维权反伪的知傻, 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自己得动手写那些反砸贴,就没时间码故事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