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飘向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梦里飘向你 >
更多

第17-18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艾米:梦里飘向你(17)

  夕阳。逆光。

  微风中飒飒的树叶,深绿,火红,金黄。

  景深处粼粼的湖水,半湖瑟瑟,半湖辉煌。

  这是谁的杰作?这么熟悉,又这么陌生。

  熟悉的是画面。陌生的是作者。

  深秋北美。大自然的作品。

  很少留意树叶在春夏是个什么模样,但到了秋天,则很难不意识到北美的树叶是那样美丽,那样绚烂多彩,每片树叶都像有谁用蒸馏水洗过一样,一尘不染,高雅端庄,挺拔的树身,直插蓝天,树叶与树叶之间,仿佛精确计算过,都留着一点空隙,使每片树叶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都可以在微风中自由地轻舞飞扬。

  正午,蔚蓝的晴空衬托斑斓的树叶,是一张印制精美的明信片;傍晚,夕阳为万物铺洒一层柔光,便成了一幅大师级的油画。

  这油画的中央,是一个穿黄色衬衣的男人,那是我从未见人穿过的一种黄,也许穿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是 WARDROBE DISASTER ,但穿在他身上,则天衣无缝,令人叫绝。

  仿佛他就是为这黄衬衣而生。

  仿佛他生来就是要站在这门边,给大自然的 MASTERPIECE 画龙点睛。

  仿佛门外的参天大树都是为他而生。

  仿佛树们生来就是要长在门前,长在湖边,为油画大师的 MASTERPIECE 做背景。

  人景合一。浑然天成。

  有一种美,能让你哑口无言,让你呆,让你傻,让你除了傻呆呆地说“太美了 ! ”,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我呆了 !

  I’m in awe!

  穿黄衬衣的男子,是昏 — 鸦么?

  古道西风昏鸦。

  ( 倒也押韵。但那意境 — 实在不敢恭维 )

  肯定不是昏鸦。

  他的头不秃呀 ! 发际线坚守在前额,绝没后退半步,甚至有一绺特别勇敢的,冲出发际线,调皮地垂在眉尖。

  他的个不矮呀 ! 五尺四寸的我,似乎都得仰望。

  ( 当然,我是坐在迎门的第一级楼梯上的,坐那地方,只要来的不是 MIDGET , 我都得仰望。但我有参照物啊,门框 ! 现在知道门框是干啥用的了吧?)

  他的人不老呀 ! 光滑的面颊,挺直的脊梁。

  浓眉大眼,嘴唇不厚,鼻子够高,有点像 — 孙中山 — 不过孙中山太 — 清秀了点 — 文弱书生 — 一看就守不住总统职位 — 而且寿不长 —-

  他是阳刚版孙中山,满身英气,威风凛凛。如果是他领导辛亥革命,也许中国的命运就是另外一个样了。

  ( 孙中山的粉丝不要砸我 !)

  年老?个矮?头秃?

  ( 从来不知道小兰也会忽悠人。干嘛要忽悠我?难道怕我爱上他?但我没眼睛吗?我会自己看的呀。)

  ( 期待值越低 ,就越容易喜出望外。也许这就是小兰忽悠我的目的?那我恭喜小兰:你成功了 !)

  他肯定不是昏鸦。

  会不会是 — 送餐的?参加聚会的客人?徐教授的学生?昏鸦的 — 儿子 —- 小昏鸦?兄弟?姐妹?

  我昏鸦了 ! 连姐妹都拉扯上了 !

  姐妹们,没你们什么事了,请回吧。

  ( 心里这样想,嘴里不敢说啊 ! “姐妹们”才是正客,我不过是个陪客,而陪客都是透明的。身为陪客,你必须透明,不然就叫“喧宾夺主” )

  等他开口就知道他是谁了。

  他会说什么?好奇 ING 。

  有奖竞猜。多项选择。

  A :您点的 PIZZA ,我给您送来了 —

  B :请问这是徐教授的家吗?

  C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D :

  竞猜尚未结束,他又微笑了一下。

  又晕。

  ( 是在冲我笑吗?应该是呀。这里没别人,“姐妹们” 都在厨房里,只有我一人坐在迎门的楼梯上理绿豆芽,权当是小板凳来着。)

  不猜了,脑子不好使了。他的微笑有毒 ! 化骨散,迷魂汤。我中招了,两腿无力,头脑发胀,心跳加速,呼吸不畅。

  他一定是昏鸦,他只能是昏鸦,我感到他是昏鸦,我知道他是昏鸦。他跟这屋子气息相通,他跟这屋子血肉交融。他就是那个 MESSAGE 。有了他,气场才完整,东西文化才贯通。他是龙身上的睛,他是水墨画的风骨,他是这屋子的核心,屋子里的氛围是因他而存在的,屋子的气场是从他身上散发出去的。

  我在哪里见过你?

  在梦里?

  在佛前?

  在我们的前世今生?

  喉咙发干,说不出话。

  他会说什么?

  有奖竞猜。多项选择。

  A :你们来了?让你们久等了,路上有点塞车 —

  B :这位就是贺小姐吧?

  C :姜买回来了 !

  D :

  竞猜尚未结束,他说话了。

  嗨,我回来了。

  “嗨”是谁?是我吗?

  四下张望,没别的人呀,姐妹们都在厨房,这里只有我一个“嗨”,坐在迎门的楼梯上,理绿豆芽。

  镜头闪回。

  夕阳西下,弟弟说他饿了,我也饿了,可是妈妈还没回家。别人家的妈妈已经在做饭了,能听见刀切砧板的声音,锅铲炒菜的声音,大人呵斥孩子的声音。只有我家,还冷冷清清,妈妈没回来,家不成其为家,心里空空的,一片恐慌,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出什么事了?

  天要塌了 !

  一万年过去,妈妈出现在门边, 气定神闲地说:我回来了。

  一肚子的担心烟消云散,跑过去,姐弟两个都跑过去,搜查妈妈的提包。弟弟眼尖,找到一包点心,或者几个水果,高兴得直嚷。

  妈妈笑着叮嘱:跟姐姐分啊,别一个人独吞了。

  刀切砧板的声音,锅铲炒菜的声音,妈妈呵斥弟弟的声音。

  我的妈妈也回来了 ! 我的家也是家了 ! 我的心充实了。

  天不会塌。

  想得出神了,差一点跳起来,跑去搜他手里的包。

  仿佛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一万年。

  我总是在家理绿豆芽,因为我要做凉面,因为我跟他都爱吃凉面,因为我爱整洁,因为我受不了豆芽根从凉面里向我探头探脑。

  做凉面没姜不行,可家里没姜了。

  他开车出去买。我等得好心焦 !

  他没回来,家就不成其为家,心里空空的,一片恐慌,他怎么还没回来?出什么事了?

  天要塌了 !

  一万年过去,他出现在门边,气定神闲地说:嗨,我回来了。

  艾米:梦里飘向你(18)

  人不是世界上唯一懂得欢乐的动物,但人是世界上唯一会笑的动物。

  有人微笑,是职业的需要,是为了赢得顾客。

  有人微笑,是事业的需要,是为了赢得选票。

  有人微笑,是功利的需要,是为了赢得赞赏。

  有人微笑,是情感的需要,是为了赢得拥抱。

  他的微笑没有任何功利主义目的。发自内心。拥抱世界。生活真美好 !

  他有著全天下最动人心弦的微笑。

  看到他的微笑,我不饿了,也不渴了,更不累了,就是呆了。

  陷到他的笑容里去了。

  他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厨房。

  我听见了我心下沉的声音,像石头掉进古井。

  我只是个陪客。陪客是透明的。主客在厨房里。

  小兰的爸爸跟他是朋友,小兰是他帮忙办出国来的,那关系一定很铁很铁。

  美华也是他帮忙办出国来的,那关系一定很铁很铁。

  她们都跟他认识一万年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牢不可破的联系。

  而在那一万年里,我在哪里?

  在一个没有他的世界里 !

  命运是多么不公平 !

  一万年的相识相交,一万年的情谊,我是永远也赶不上的了。像一个功课拉下太多的孩子,无论怎样努力,哪怕累得吐血,都仍然差着一大截。

  好难受。好孤独。好寂寞。好嫉妒。

  度秒如年。

  他回来了,从我身边走过,上楼。

  转过身,又是一个微笑。

  他有著全天下最动人心弦的微笑。

  看到他的微笑,我不难受了,不孤独了,不寂寞了,不嫉妒了。就是呆了。

  陷到他的笑容里去了。

  一个背影,带走了整个世界;一个微笑,又把整个世界带了回来。

  一笑,我心飘摇;

  二笑,我心飞翔;

  三笑,我心沉醉。

  四笑 —-

  轮到我笑了。

  他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古老的数码照相机 !

  古老,好啊 ! 说明他重情,说明他念旧,说明他节约,说明他技术高,说明他自信,再旧的相机也能拍出美不胜收的照片来。

  三个女生挤在一起。站着。坐着。半站半坐。有站有坐。客厅。厨房。屋前。屋后 .

  我们像红日,照遍了东方;我们像夕阳,照遍了西方;我们像日光灯,照遍了屋子的角角落落。

  悄悄地整理头发,整理衣裤,整理笑容,整理表情,还是不理想。后悔听信了小兰的“人老。个矮。头秃”。亏了,我没打扮呀 !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我在他眼里是芙蓉吗?也许只是一朵烂棉花?

  清水出棉花,里外湿褡褡。

  小兰和美华,都精心打扮过了。上了她们的当 !

  人靠衣衫马靠鞍。

  三份长相,七分打扮。

  输在了起跑线上。

  输一步,步步输。我的心就一直那么慌著,无所适从。

  拿手好戏做成了“辣手好戏”。又砸了 ! 输在了冲刺线上。

  唱卡拉 OK 千万不能输了 ! 镇定,镇定。吸气,吸气。拿出看家本领,引吭高歌,字正腔圆,表情丰富,感情投入。

  唱得很有感情嘛,他说。

  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谈技术?为什么不谈嗓子?为什么偏偏提到感情?难道他 —- 对我的 — 心情 — 早已心知肚明?

  心慌意乱。

  有他的时光,飞逝,飞逝。

  没他的时光,冗长,冗长。

  想他。

  起床想,上班想,回家想,心里波澜起伏,好久没有那种感觉了,或者从来就没有过?.

  终于忍不住了,告诉了小兰。

  什么?他?你 —- 喜欢他?他比你大这么多, 头又秃 , 个又矮。

  ( 别忽悠我了,我再不上你的当 )

  他哪里秃?哪里矮?

  当然是头上秃,个子矮。难道还能个子秃,头上矮?唉,真没想到 ! 看来你是真的动了心了。行啊,你要见他,我可以帮你。过几天,我带你去他的太极班见他,就撒谎说你想学太极,先到班上看一看。

  太极?不是撒谎,我是真的想学太极啊 ! 太极好啊,可以健身,可以减肥,可以 — ,总之就是好,我想学太极。

  你想学太极?什么时候开始的?

  很久了 —

  哼哼,别在我面前撒谎了?你什么时候想学太极来着?我动员你那么多次,你都不肯学,现在突然想学了?你对我撒谎,我可就不帮你了 !

  好的,好的,我再不敢撒谎了,我就是想见到他。

  先到学校的 racquetball center 打乒乓球, 等他开车来接。平时经常打乒乓的, 但今天打得好无聊。等啊等,终于等到时间了。

  他在外面的 parking lot 等。

  又是一件黄衣服,不过质地不同,轻柔,飘扬,带着仙气,举手投足,衣袖生风。

  彻底搞懂了什么叫飘飘欲仙。

  欲仙者,必飘飘。飘飘者,却不一定如仙。

  我的衣服好滞重,带着凡间的浊气。商标。名牌。质地。色彩。一切的一切,都是外在。

  飘然的仙气,出自内部,超越外在。

  我要练太极。真的。不是为了见他,而是为了配他。总不能他在天空飘,我在地上跑吧?总不能他一身内在,我一身外在吧?总不能他成仙,我成土吧?

  突然明白我为什么要离开第一个男朋友了,太世俗,太滞重,仿佛总在把我往地上拉,而我心向上,想要挣脱地心引力,飘飞在人世的上空。

  十五、六个男朋友,全都是滞重型的,比我还滞重,都像秤砣一样,挂在我身上,把我往地上拉,阻拦我逃离地心引力。

  我要跟你一起飘。答应我,不要拉下我,跟我一起飘。

  也许说“一起”还太早。我要飘向你。等我,等我飘向你。

  他开车。我坐太空飞船。失重。头被固定。不敢侧脸看他。一路飘啊飘。

  C 大的体育馆。练功房。太极课。

  大开眼界。很大。很多人。领课的是个白人,上次在他家遇到过,叫 EDWARD ,是他的好朋友。

  EDWARD 对他毕恭毕敬。他浑身散发出伟大领袖的风采,挥挥手,叫 EDWARD 继续。

  等 EDWARD 领完热身,他上去领拳套路。

  我呆了。

  那身手 ! 那风采 ! 那拳技 !

  他是人还是神?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