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飘向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梦里飘向你 >
更多

第11-12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艾米:梦里飘向你(11)

  轻车熟路。

  还是那个乱糟遭的房间,像 homeless 的一样。感觉真亲切啊 ! 空气里都飘浮着我和他的气味。

  自己提出分手,自己又跑回去?那 — 像什么?

  呵呵,干嘛要像什么?

  想他,想他的拥抱,想他的吻,想跟他做爱。于是,就回去了。

  就这么简单。

  他也简单,不吃惊,不盘问,不抱怨,不责怪,好像我们早就说好前几天不见面,今天再见面一样。

  吃饭。没看电视。躲进他的卧室里,做爱。

  小别胜新婚。

  古老滞重的乡间小河,又流了回来,缓慢流动,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千篇一律,平淡无奇。

  吃饭,看电视,三频道,或者五频道。晚了,睡觉吧。做爱,或者不做爱。进入梦乡。连梦都是波澜不惊。

  我们没有一点思想交流 !

  你要怎样交流?

  我要 —- 思想交流 !

  我们这不是思想交流吗?

  这不是 ! 你 — 就知道看电视 ! 看个港台连续剧还那么带劲,哈哈笑 —

  那你想看什么电视剧?

  我不想看电视剧 !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 —- 跟你分手 !

  又分了手,又是第一天,第二天,第 N 天,第 N+1 天。。。

  又自己跑回去了。轻车熟路。老马识途。

  想他,想他的拥抱,想他的吻,想跟他做爱。于是,就跑回去了。

  就这么简单。

  简单的分分合合,不记得有多少次。

  他烦不烦?

  好像不烦。

  你来了?请坐请坐。你走了?不送不送。

  他脾气好?是的,他脾气好。没有什么追求的人,脾气都很好。发脾气都是因为追求没达到,追求越多,脾气越大。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想,怎么会有脾气呢?

  他是 F1 ,来美国读书的。几个兄弟都是 F1 ,都是来美国读书的。不过他们不象大陆来的人,大多是出来读硕士博士的,他们都是来读本科的。

  怎么能出来读本科?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印尼人出国比大陆人容易。也许哪个国家的人出国都比大陆人容易。

  店里有好几个老板,其中一个是香港人,叫 BENNY ,每次我们去做客, BENNY 都开玩笑,飘,跟他结婚吧,结了婚他就能拿绿卡了。

  感觉很不好。

  如果他跳起来声明他跟我在一起不是为了绿卡,我会觉得他虚伪。

  如果他跳起来承认跟我在一起是为了绿卡,我会觉得他俗气。

  他没跳。他笑。不置可否。

  他从来没提过结婚的事,如果他提,我肯定会答应,我会跟他结婚,我会对自己说,我本来是不想跟他在一起过这种老夫老妻的平淡生活的,但为了他的身份,我只好嫁他,就当是帮他的吧。

  老了,我会对儿女说,其实妈妈以前并不想嫁你爸爸,是为了帮他拿绿卡才嫁他的。如果不嫁你爸爸,你妈妈肯定能找个比他强十倍的人,不过 —- 那就没有你们了。

  人活一辈子,干啥事都得有个理由。没理由,就不能说服自己;不能说服自己,就活得不安心。

  有时候,一个人不想干某事,只是因为缺个理由,对自己没个交代。

  他没提结婚的事,我没有跟他结婚的理由,我对自己没有一个交代。

  不跟他结婚,我对自己至少有一个交代:他不是我理想的丈夫。

  理想的丈夫?理想的丈夫是什么样的?

  我不知道,我对男人太不了解了,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我的生活里缺个“父亲形像”。我爸爸总在外面忙,从来不管我们。我从小到大没有太多温馨的家的感觉,而且好像还有些惧怕那样的感觉,从来不喜欢生日派对之类的事,或是过圣诞节大家互送礼物,觉得特无聊,又浪费时间,认识的人有些绞尽脑汁想怎么花最少的钱买最好的礼物;我爸更逗,有一年圣诞节,他用普通的小信封每封包两颗大白兔奶糖送给同事。

  ( 大白兔奶糖 ! 没把你爸那些同事毒死吧? )

  ( 哼,两颗,毒死谁呀? )

  还有一次在车里,他开车,我坐他旁边,车开在最左线,在红绿灯停下来,左边有个 homeless 站那要钱,他拿几块COINS,摇下车门,想要给那人,看到那人伸过来的黑乎乎的手,他老人家就那么一扔,钱都撒在地上,把那 homeless 气的。 我当时特怕人会扇他一耳光。

  还有一次在一水族馆,在一个 hands on tank lab, 有一种鱼叫 stinger, 黑黑的背,长长的尾巴,看肚皮象个胖胖的小鬼 :) 。人看到 stinger 游过来,都在很温和的轻轻触摸它的背,我爸可好,过去抓著那长尾巴就往上提,我在旁看到惊呆了。

  我妈说我爸性方面不行,这辈子才做过几次,每次都很快结束。

  但我爸却在网上看黄色东东,结果机器当掉,还是我弟修的,告诉我弟媳,我弟媳告诉我的。

  我觉得挺恶心,发誓绝不找他那样的丈夫。我的丈夫绝对不要和我老爸有一丝相似处。

  我妈挺好的, 任劳任怨,善良,我能感觉她的爱,如果在中国,她应该比这里过得好。虽然她没我爸的文凭高,但她的 common sense 比我爸强不知道多少倍,也比我爸自然很多。我爸在外面对人都是堆著笑的,在家毫无温情可言,我上学时他唯一关心的是我成绩好不好,工作了唯一关心的是我升没升级,现在就管我的个人问题,以我这么老还没婚为耻。

  如果我必须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我会早早就死掉的。

  他不是我爸那样的人,但也不是我理想的丈夫。

  三年,不记得分了多少次手了。

  有一次他生气了,因为他到学校去找我,而我去了一个 PARTY ,他等了我两小时 ( 那时没手机 ) ,没等到,就走掉了。那天晚上他没接我电话。我第二天打电话给他也没接。

  原来他也是有脾气的。

  过了几天, 我去他家,做了爱, 他又好了。

  最后一次分手,他哭了,我也哭了。

  过了半年,我回去找他,他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是 BENNY 介绍的,听说两人挺好的。

  那女孩该性福了:)

  身体仍然会渴望,但不能回头去找他了,因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心里有点失落,但不是太失落。

  他的脸上经常会长出大粒的红豆子。他没有追求。他爱看言情电视连续剧。我们没有思想上的交流。我们只有在床上才快乐。。。

  可以很容易地说服自己。

  身体很失落,于是学会了自足。

  我通常性趣来了会挑逗自己一番,我的乳头很敏感,通常轻轻抚摸性趣就上来了,再自己在脑子里编些黄色片断。

  比如一个性感但保守的女生在教室里坐着听课,凳子被她后面的男生挖了个洞,男生开始骚扰她,从下到上等。

  或一性感女的在空旷地上走,一个男的一上来就撕她的衣服,她开始反抗,到后来享受到性福就从了 , 但男的又不给了 , 她求他 sex, 后来真做了,她荡得要命。

  我轮流演女的,或男的。。。然后抚摸 clitoris, 知道快高潮了,就放 dildo 在里面,就能很明显感到 G 点 ( clitoris 没充血我感觉不到 G 点),硬硬的一块,压著特舒服,感觉很 attractive, 这时抽插 dildo 是最好的 , 时不时再抚摸 clitoris, 通常很快就死了。。。

  小死。 LITTLE DEATH 。

  极乐与死亡,原来是这么相近。

  极乐,是身体的极致,不关思想什么事,只有感官享受。

  死亡,也是身体的极致,不关思想什么事,只有感官灭亡 。

  艾米:梦里飘向你(12)

  一个女人从来没自足过?

  从前不相信,现在相信了。

  以前有人对我说她从来没自足过,她说话的神情好像在说她从来没犯过法一样,很骄傲。

  还有人一听到自足,就鄙夷地说,谁干那种不要脸的事 !

  那时我不相信,但现在我相信了,因为我妈就没自足过,教了她,她都不干,她说她试过,但特难受,没进行下去,可能被那种感觉吓住了。

  买个 DILDO 送她?算了吧,可别要了她的老命。

  女: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

  男:二十奔腾,三十微软,四十松下,五十联想。

  男女刚好搞反了。

  一个如狼似虎的时候,另一个却微软松下了。

  一个坐地吸土的时候,另一个只能联想了。

  哇 ! 老妈是坐地吸土的年纪啊 ! 那我得好好想想了,也许真该买个 DILDO 送她,免得她此生就这么白白地度过了。

  我从来就觉得自足是很自然而然的事,自给自足,何罪之有?! 又不用担心什么怀孕,染上性病等等。

  有性欲不好吗?有性欲是生理心理正常的表现,没性欲的人才应该着急,不是生理上出了问题,就是心理上出了问题。

  压抑性欲,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都出来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哈哈,我不知道,我从来不压抑性欲,所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压抑性欲不好,不利于生理心理健康。

  我妈妈总在怀疑我爸爸有外遇,天天疑神疑鬼,想方设法侦察他。

  如果我爸爸在床上能满足我妈,她还会疑神疑鬼吗?体力不行没关系吗,不是还有一双勤劳的手吗?买个 DILDO 也不贵。

  根本没想到那上头去。他不爱她。

  想想就可怕,一辈子,就做了那么几次,时间还很短。

  真服了他们 ! 就那么几次,就做出了两个孩子 ! 这靶子准的 ! 叫人不服都不行。

  做爱?还是做人?这是一个问题。

  有个部落,是个做人部落,享受身体的欢娱是邪恶的,但不交媾又生不出人来。怎么办?

  男女都穿又厚又粗糙的棉布袍子,遮住全身,只在生殖器部位留一个洞,交媾时男性生殖器从洞里伸出,进入女性身体。射精。搞定。 做出人来了,就不再交媾。

  还有个部落,女孩子成年时,要行“割礼”,把阴蒂以及外阴的一部分都割掉,免得她享受“淫欲”。

  OH MY GOD!

  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我生在那个部落,被人强迫行了割礼,那我该怎么办?永远不能品尝美妙的“小死”,就那么木呆呆地过一生?

  是的,还有 vagina 高潮,但是那对我来说,真是百年不遇的东东,而且也离不开 clitoris.

  看来还是中国女人的“精神割礼”行得彻底,行得巧妙。哪儿都没割,都给你留着呢,但你就是既没有 clitoris 的高潮,也没有 vagina 的高潮。

  追求肉体享乐的女人都被打成了“淫妇”,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潘金莲数第一。

  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嫁了又矮又丑 ( 说不定那玩意也跟身材成比例,还说不定阳萎早泄 ) 丈夫的女人,爱上了一个年轻英俊又有钱的主,让自己享受了一把肉体的欢娱而已。

  是那个王婆吧?不也教了潘金莲一手自足活吗?

  王婆说,小淫妇,我知道你耐不住了,我来教你一招。

  书里没写到底是哪一招。猜得出来。那时没有 DILDO ,但农产品丰富,总不过是些黄瓜茄子之类的,再不就是王婆那又老又枯又脏的手了。

  中国的潘金莲少,所以出了名。

  中国大多数女人爱做节妇烈女。殉情。守寡。守活寡,守死寡,守望门寡。守得云开日出,儿子金榜高中,就算守到头了。

  丈夫在外头嫖,女人在家里守。守家产,守儿女,守公婆,守活寡。

  我不是中国女人。

  我曾经是中国女孩,曾经是光身子睡觉会被妈妈骂的中国女孩。但我十六岁就来了美国,我没有行“精神割礼”,我自由自在地享受性快乐。

  外国男人?你是说美国男人吧?

  随便哪国的?只要不是华人?

  有啊,有过好几个外国男朋友。

  A : 工司的黑人老板介绍的,是个白人。 我转工作后,很巧, A 的工作地方就在我公司旁边。他长得帅,蓝眼睛,长得比较浪漫,身材也不错。 可惜胸前有凹下去的一块,说是小时做手术留下的,我第一次看到吓一跳,可他并不在意,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他父亲退休前在一很大的 consultant firm 做 partner, 我和 A 去过他家,很大,很知性, Ralph Lauren 型的摆设。

  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和他不合适,他完全不了解我,和他说话是南辕北辙。他 republican, 我比较 independent, 但决对不是 republican, 觉得他们很闷很闷。

  A 很喜欢我,很喜欢和我做爱,最喜欢我的屁股,说下次找女朋友也要这样的屁股,那时候我跟他说我还不确定想和他做男女朋友。 他帮我口交,我会高潮,但一点不及我自足,威力小多了。 他那个比较小,但敏感很强,每次他来了后都不让我碰他。

  我不是很喜欢和他做,又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后来就黄了。

  我搬到这个城市后,他来过我这一次,晚上走掉,因为我让他睡沙发。。。

  他对性很感兴趣,几乎每次都作,可能也是因为我们没太多共同语言。

  B :中东的,身材很好,那个小,声音很男性化,低沉,但 act like 小弟弟,比我小,很有女人缘。他和一女朋友交往,比他大很多,是他妈妈的朋友,后来家里为这事闹得很厉害,妈妈哮喘病犯,差点死掉。后来还是分了,娶了一富家女。

  我和印尼男朋友在一起时,和他交往过一段,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又是同一个系,就常在一起。 后来就自然而然的上床了,做过几次,没 relationship, 还行。

  这事后来印尼男朋友知道了,很生气。

  现在和这个中东人没有联系,他老婆嫉妒我和他的关系,我觉得没意思。

  C :公司同事,只做过一次,出差时认识的。 他那个特大,而且带弯的。 make out 到中间,我突然没兴致,说别做了,他很奇怪的看着我,我只好有始有终。

  其实和他交往的故事写出来挺浪漫的 , 可惜我不爱他。

  D :印度人,别人介绍的。 我是他第一个女朋友。 他是个三十几岁的 virgin. 我和他其实从开始就该做朋友的。

  我和他和 A 是同时交往的。他很 adore 我,总叫我 babe, 说我是个 hot babe, 听着很受用 .

  E : 坏蛋 ? 这个故事太多 , 不堪回首 . 从这个人身上我知道什么叫撒谎 , 什么叫天下之大于我为尊 , 什么叫 manipulation…

  这五个老外我都不能说爱过,没有过那种心底层的温柔和感动。。。

  外国男人和中国男人的区别?

  很难比。因为我交往过的人都不是同一类型的。

  有的大一些,有的跟华人差不多。

  其实 SIZE 不重要,真的。速度也不重要。力度也不重要。

  你再大再快再猛,难道还大得过快得过猛得过 DILDO ?

  什么重要?我也不知道。

  我 intercourse 总没什么感觉 (除了印尼男朋友外),有个华人男朋友说我这样不正常,因为他应该是在床上很厉害的,以前的女朋友都觉得他很棒,他很猛,抽插速度很猛,很快。 他说他很明显的感觉到我很喜欢前戏,但他一进来我就没精打采了。 因为 intercourse 时,感觉不到爱,因为只有那里接触,里面又没有神经,这样插来插去,很快就没意思了。

  他做爱像一头小豹子,那简直就是飞沙走石,雷电齐鸣。

  他那个比较长但不粗。他每次和我做爱我都觉得没理由不高潮啊,他做的确实很棒,很迷我的皮肤,身材,半夜会就著月光看我的果体。 :) 说一碰到我的皮肤就想。

  我心理上特想高潮,不高潮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他,可就是不行。

  我以前常跟人说我不想交外国男朋友,因为他们再漂亮也好像是贴在墙上供欣赏的,不是能一起生活的。

  现在我不那么看了,现在我觉得 anything is possible, why restrict myself?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