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饕家——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富贵饕家 >
更多

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工作月志

日期:2008年03月25日

役女编号:J03

姓名:奉??

已经跟刘总管提出离职了。

我知道我的役期还有一年,不过我还是决定离开现在这份工作。

然后我想了一下,其实这好像也没必要报告说,因为役期跟服务对象又没有直接关系。哈哈哈,姑妈,反正意思就是,我在阙家做到这个月底啦。等我找到下一个工作,就会把剩下的役期服完。

以上,就是我的工作报告。

嗯,我算了一下,好像没有满五百个字,伤脑筋耶!

那,那,那么,哈哈哈,我接着报告好了!是这样的,姑妈,我今天煮的菜,雇主都有吃光,表示我对雇主用餐的份量与口味上的拿捏,已经准到一种了无生趣的地步了。所以,我提出离职是很合理的对厚?愈想愈有道理。姑妈,那??就这样跟奉主报告好了:我离开,是为了追求更高深的厨艺AB够冠冕堂皇厚?

怎么办,说了这么多,还凑不到五百字的下限耶,那、那、那……我来说一下阙家主子的八卦好了。当然啊,我的胆子那么小,又那么有职业道德,不可能在工作月志中写雇主隐私的。嘻,说到这里,姑妈,跟??说哦,曾经有狗仔队在外面堵住我,说要跟我买阙家大少爷不为人知的八卦耶!好好笑哦,既然是不为人知的八卦,我又怎么会知道啊?对不对?所以我就没有理那个狗仔队了。虽然说,我要说的八卦,是有关于那个才回国二个月的阙家大少爷没有错啦……啊,已经有五百个字了,那么,三月志报告到此为止,姑妈,下个月见!

回复讯息

审阅人:奉总管

审阅日期:2008/03/27

月志注记:退件

退件事由:

1。请严谨看待写月志一事,切勿打混摸鱼。

2。字数虽足五百字,与厨事无关居十之八九,请改进。

3。月志并非私人书信,所记之一字一句,皆会存盘于奉氏资料馆。用字遣词宜慎之,尤忌公私不分。

4。谈论雇主八卦实不可取,切勿再犯。

5。最后,永远记住,不要写太监文!着令马上、立刻补上一份悔过书,把没写完的部分,都报告在悔过书里。快去!

「阙家果然是富豪中的富豪──啊!」秋盼兮极之享受的啜了口甘冽入脾的乌龙茶,一口又一口的啜个不停,让绝妙好滋味在齿颊间回转,感动得叹息连连。想到手上这杯乌龙茶的价值,忍不住又赶快倒了一杯,然后才有些犹豫的问:

「??随便把一斤四十六万的『青心乌龙』冠军茶泡来喝,没有问题吗?」

秋盼兮发问的对象,正是即将离职的阙家大厨奉??。

「没关系的。??必须了解主子们的口味,所以试喝是必要的,这才能找出对这种茶叶的最佳冲泡方式。」奉??微笑回答她。

「哦!真好!能到大富豪家里当厨师,真是太好了!」秋盼兮感动的又喝了一大口,含在口中分次吞下。

在打败了十八个竞争对手之后,秋盼兮成功的应征到了未来阙家大厨之宝座。这实在是出乎人意料之外,毕竟想从那些经验老到、比赛金牌也得不少的老字号名厨们手中抢到这个肥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但秋盼兮做到了,跌破众人眼镜的做到了!

她只有二十五岁,虽然年纪轻轻就坐上「云阙大饭店」的雪岩日式餐厅主厨之位,但比起那些美食界声名显赫的老师傅们来说,她还是菜鸟一只。谁料想得到,她会雀屏中选的进入阙家,得到这个钱多事少又超享受的工作?

「奉姐,??会不会好奇,为什么这么年轻貌美如我,却能轻易打败那些倚老卖老的老头子,来到阙家当主厨?」

奉??,长相一如她的名字给人的感觉,温煦可亲,连回答人的声音也是平和愉悦的:

「一个人的本事有多少,年纪不是唯一的评估方式。所以??一定有??的特色,是其它人比不上的。刘总管很会挑人,如果他选中??,就表示??是那些应征者里面最好的。」

「那是当然,我们秋家可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名厨世家呢!??应该知道秋家吧?我这么年轻貌美却可以赢得这次胜利,就是因为我是秋家人,天生是个一流厨师的命,所以才会成为阙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厨是吧。对了奉姐,听说二厨已经快四十岁了,因为??没有推举他接??的位置,所以最近闹罢工是吧?」边说,还边自怜的拿出小镜子左照右照,看看自己早上精心化好的妆有没有糊掉。还好没有,嘻。只要不下厨时,她的兴趣就是把自己化妆得美美的。

「他有特休,所以正在休假中。」

秋盼兮挥手直笑道:

「明明就是心里不爽闹罢工嘛,什么特休!我只能说??讲话实在太含蓄了。一个人的个性会影响到他的作品,所以难怪奉姐做出来的菜都这么中规中矩。」

「我做给??品尝的都是主子们惯常吃的口味。主子们不喜欢太有创造力的食物。」奉??温和的提醒即将接棒的新人。

秋盼兮非常坦白的驳道:

「我想那是因为阙家老爷夫人们没遇到能带给他们新鲜感受的食物吧!奉姐,??别怪我讲话直,我知道自己这样常常会得罪人,但我就是玩不来拐弯抹角那一套。」

「不会的,我不介意。??很坦率,不是存心伤人。」

「对咩,就是这样。反正奉姐,看在大家都是厨师的份上,我还是想给??一点建议啦,不要因为年纪大了,就跟那些倚老卖老的老头子一样,不求上进,以为凭自己二、三十年的老招式,就能继续在江湖上打混到老。美食本来就该求新求变,追求出最时尚、最极致的美味,那才不枉我们身上挂着厨师的名号不是吗?」

奉??闻言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响应,只能默默的看着秋盼兮。

秋盼兮满意于自己的一番大道理成功震慑了别人,她最喜欢这种感觉了;给别人良心的建议,让别人如听暮鼓晨钟似的清醒过来,人生自此不同。而她,则成为别人人生里的一则传奇,真是太棒了!

唉,真是对自己太感动了,怎么会这么厉害呢?放眼全台湾──不,放眼全世界,有哪一个能像她这样,既年轻美丽又有才华,身为一流厨师却又不骄傲还努力提拔别人,希望别人也能力求上进的呢?没有!绝对没有!她是独一无二的!

希望这位即将离职的奉姐,因为听了她一席振奋人心的话之后,从此振作起来,在厨艺界有所作为,不再浑浑噩噩的随波逐流。善哉善哉!

就在秋盼兮喜孜孜的沉浸在对自己的感动中时,另一边依然无言中的奉??心中只有一个微弱的疑问……

年纪大了?说她吗?秋小姐为什么会说她年纪大了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呢?

晚上七点。

阙夫人与次子一同共进晚餐。这是新厨子秋盼兮来阙宅上工后,第一次掌勺,全权主导出菜事宜,而不再是跟在奉??身边学习做出主子适应的口味。今天的奉??只是在旁边看,没有插手、亦不干涉秋盼兮的做法。

第一道前菜开始端上桌了,秋盼兮有些紧张的在厨房门口远远张望餐厅的方向,想知道今天这两位主子对自己的作品是何评价。虽然非常的信心十足,但仍然紧张不已。

阙夫人直到尝了二口,才抬眼对刘总管问道:

「今天是新厨子煮的?」

「是的,夫人。」刘总管恭谨的回道。

「还不错,有原来的味道,也有一种新鲜感。这个新主厨应该会做得十分称职。」二少爷点点头。

阙夫人同意的点头,以莲花指优雅的拈起餐巾轻拭唇角,说道:

「刘总管挑来的人,自是不会有错的。」

刘管家严谨的脸色虽无一丝变化,但由眼中闪过的愉悦可以知道,主人的赞许有多么让他欣喜。确定主人对今晚的餐点无其它意见后,便对侍候在一旁的仆人示下无声的指令,仆人机灵的回到厨房端下一道菜出来。

在下一道菜上桌的空档,阙夫人淡淡的问:

「刘总管,这位新主厨,姓什么来着?」

「姓秋,秋女士。」总管知道,当夫人开金口问人时,表示这人已经通过阙家严格的审核,可以正式荣登阙家大厨之位了。

阙夫人点点头。正打算喝口浓汤时,突然想到什么,问:

「奉女士何时离开?」

「星期五约满,我给她三天时间收拾物品,最慢下星期一离开。」

「有提到将来打算去哪里工作吗?」

「没有。奉女士打算先休息一阵子。」

刘总管并不讶异向来冷淡的夫人会对小小一个厨娘表现出这么多的关注。毕竟奉??在阙家工作四年来,表现得不过不失,所煮出来的食物,从来没有让主人们退货过。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因为这些主子们对食物的要求极之精细,「挑嘴」二字,实已不足以形容之。他们天生具有敏锐的舌头,又非常固执于自己钟意的口味定要被满足,所以从不惜花费?资在鲜美食材与顶尖厨师身上。

在奉??之前,不知有多少名厨阵亡于阙家厨房。每一个都做不满三个月便被礼貌的请走,周而复始,把那些自信满满进来秀厨艺的名厨们打击得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治疗忧郁症兼重建名厨自信心--唉,那几年对刘总管而言,简直是人生中不愿意再回想起的苦难之一。

而奉??,是唯一一个在阙家工作期间,从来没有被挑剔过的人。所以难怪特别得到夫人的垂青。

「问她一声,若是休息够了后,考不考虑到阙家旗下的饭店或餐厅掌厨,条件可以谈。」无论如何,这么一个严谨的好厨子,轻易放走就太可惜了。所以阙夫人总想将奉??留下,不免多花了时间交待这件事,使得热汤都转凉了。

「是。」刘总管看夫人放下汤匙,始终没动眼前那份浓汤,马上亲自上前将汤端下,递给一边的仆人,无声指示再端一盘过来。

仆人马上照办。

在厨房的秋盼兮见到自己煮的汤被端回来,紧张的问:

「怎么了吗?怎么没喝就端回来?」

「凉了,总管吩咐再端一盘热的过去。」

「凉了?」秋盼兮不可思议的伸手碰触盘沿。还热着呀!不过还是赶快从汤锅中舀了一盘让仆人端过去。

秋盼兮探头看了好一会,确定两位主子们都有乖乖的吃下她的作品后,才拍着胸脯转头对奉??道:

「吓死我了,还以为我的精心料理被退货了咧。如果被退货,那也只能说他们实在是太不懂美食了!幸好没有。」

「情况看起来不错。??通过初步考验了。」奉??替她感到高兴。

「我做得这么好吃,他们吃完后应该会叫我去见他们,当面鼓励我一下,对不对?」想到这里,赶快从一只抽屉里拿出小镜子开始化妆;三分钟速妆法是她好不容易学成的绝招,就是为了用在这个重要时候。「我在饭店当主厨时,常常被客人请出去,听他们对我的厨艺的赞美与感动。然后,更好玩的是,每次我出去了,都会造成不可思议的效果,因为很少厨师可以像我这样才貌兼俱的。年轻貌美的我,果然是厨艺界的奇葩呀!」哦,好感动!

奉??微笑的听她说话,没有搭腔。秋盼兮的自恋虽然很令她讶异,不过因为她实在是自恋得太自然了,让奉??觉得自己如果表现得太诧异,似乎就显得太大惊小怪。秋小姐这种性格的人,搞不好才是厨艺界的正统呢。

她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一生从懂事开始,就是在厨房转来转去,差别在于身分从小小学徒转为厨房司令;从被人吆来喝去改为可以对别人吆来喝去;从这个厨房换到另一个厨房。总觉得一生好像会这么过完,虽然没有什么抗议,却也觉得能够偶尔过过不同的生活应该不错吧。

所以总管问她以后的打算,她还真是说不出来,好像只是因为合约到期,打算走人的理由还不够充分似的,害她想了好久,终于努力挤出另一个「想休息」的答案来搪塞过去,终于过了这一关。

卸下了阙家的掌厨工作之后,无事一身轻的她,要开始做些什么呢?思及此,心口便怦怦跳着漫无边际的期待。呵呵呵……

明天会更好呀!

这天,天晴,晴空如洗。春风徐徐吹着,是个舒服的日子,也是奉??决定正式搬离阙家豪宅的日子。

刘管家贴心的替她叫来出租车,让两个男佣帮她提行李上车。奉??将一本白色小册子交给秋盼兮,对她道:

「秋小姐,这是三年来我在阙家服务时,所写下的一些记录。里面记录了有关老爷、夫人和二位少爷的用餐习惯,以及可能偏好的口味,希望对??有用。虽然说大少爷因为这两个月才回来,我在他个人口味的掌握上还有些不确定,有待??以后自己去摸索……」

秋盼兮笑了笑,虽然对奉??的行为感动,但并不觉得自己用得上,老实道:

「奉姐,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作法跟口味,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可以创造出阙家新的饮食风格。??给我这本小册子,我很感动,不过,我想我应该用不上。」

奉??听了,只是笑笑,还是把小册子交给她了,「就当是纪念。」她说。

就在两人说说笑笑的话别时,一辆银灰色的跑车突然从敞开的后大门驶进来,引来众人的注目,刘总管很快认出那是大少爷的车,马上迎了过去。

秋盼兮张望着:

「那是谁啊?──哇,长得好帅!啊,我知道他!我看过他的照片,但没想到本人好看成这样!对了,这几天我怎么都没见过他?他叫阙东辰对吧?」

「因为他都不在啊。」奉??回想了下这星期以来的菜单,记得做过几次餐盒,让司机拿去公司给大少爷吃,倒是没有他回来吃饭的记录。「以后刘总管会常常请??做餐盒,就是要拿去公司给大少爷吃的。」

秋盼兮根本没听到奉??在说些什么,因为此刻的她已然双眼弯成红心的形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阙家帅帅的大少爷身上了。不自禁的喃喃自语着:

「噢!来这里工作真的是太棒了,福利超多的!还可以做饭给这么帅的男人吃,简直是太幸福了!」

奉??被秋盼兮的话逗得直笑,也跟着看向十几公尺外的大少爷。大少爷正在跟总管交待些什么,似乎是车子有点问题,就见他从车子里拿出公文包与西装外套,转身就要往车库的方向走去,应该是要换另一辆车开出门吧,有点形色匆匆的样子。就在他转身时,不意看到她们这边,眼神顿了下,像是有些疑惑,而观察力精准的刘总管马上对他报告,应该是稍稍介绍了下她与秋盼兮正是前后任阙家主厨的身分。而那大少爷闻言后,点头。不过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位尊贵的、总是全心忙于公事的大少爷,居然往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应该是想来说一些客气的场面话吧?就奉??服务了阙家四年以来,对这户人家最基本的了解就是──阙家人虽然浑身充满着超级有钱人的气质,不张扬、超冷淡,正是人家口中形容的那种低调奢华典型。但对人其实相当的客气有礼貌,把家仆当成员工,虽要求颇严,却从来不呼来喝去摆派头。不像有些富豪专爱摆谱,随时要家仆展现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卑微样来取悦满足主子。所以现在既然见到她要离开了,总不好什么也没说的走人,这样会显得太高傲了,应是阙家家教所不允许的吧。

「怎么办?怎么办?他走过来了!我还没化妆耶!」秋盼兮急得团团转,却也无计可施。啊!她与帅帅大少爷的第一次邂逅,居然就是在她最蓬首垢面的时候吗?天哪──

奉??倒是坦然。即使今天是她要离开阙家的大日子,不过她还是秉持着厨师本色,穿着一身简单的厨师服,全身都是雪白的色调。一头长发也紧紧的束在脑后,打成一条粗麻花辫,露出她一张圆润且脂粉不沾的脸蛋。

两个女子站在一起,向来就是长相最美丽的那一个会吸走所有的注目,而秋盼兮纵使仍然沉浸在自己没有化妆的懊恼中,但她的美丽亮眼却是无庸置疑的成为视觉焦点。

「这位是新主厨,秋女士。」刘总管随着主子的目光顺序,一一介绍着。「这位是奉女士,在这里服务四年,今天即将离开。」

阙家大少爷对两位女士点头致意。看向奉??,开口道:

「感谢??四年来的帮忙。」

「请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奉??端正严谨的回应。

合宜的回答让大少爷点点头,接着看向秋盼兮,说道:

「欢迎??来,期待??未来的表现。」

秋盼兮学不来奉??的老成稳重,虽力持镇定,但还是显得紧张无措,美丽的脸蛋上泛着玫瑰色的红晕,煞是迷人。

「谢谢!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做的菜很好吃!真的!」

大少爷一双好看的剑眉微扬,冷淡自持的贵族脸不小心透露出一丝莞尔。但没有多说什么,再度对两位女士点头致意过后,转身离开了。

奉??与秋盼兮看着大少爷走远,也确定他走得够远后,秋盼兮才脚软的往奉??身上一靠,哀哀低鸣不已:

「噢!我的天,我的表现好逊!看起来像个傻瓜对不对?」

「不会。他看起来对??印象深刻。」奉??是这样觉得啦。

「当然深刻,我看起来这么不专业,根本像是个只有青春美貌外表的芭比娃娃,没有什么真本事的绣花枕头。我应该更让他觉得我色艺双全的,但是我没有,他只觉得我长得挺好看的而已,呜……」世界末日不过如此吧?呜……

奉??倒觉得秋盼兮应该会在阙家待得很快乐,一点困扰也没有。瞧瞧,她就连在这么哀怨的时候,都还不忘提醒众人自己青春貌美的事实,这种乐观又自负的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活得很自在的。

「秋小姐,??慢慢哀怨,我走了哦。」看了下手表,时间不早了,奉??对秋盼兮道别后,将她的身子轻轻推开,让她去靠着一旁的栏杆,不妨碍她的哀怨了。接着对刘总管道谢,刘总管陪着她走向停在大门外的出租车。

纵使已经走远了,仍然听得到秋盼兮在自怨自艾着:

「……想想看,如果他能马上看出来我的色艺双全,然后不小心暗恋上我,那将来有关我这个天下第一美女厨师的传说,不就更丰富了吗?哦,好美丽的远景,可是……呜,可是……我就是表现不好……第一眼没能迷住他,往后就没指望了。天啊,难道我的爱情史注定要空白一片吗?难道真要应了那句『自古红颜多薄命』吗?噢,不……」

坐上出租车后,奉??向刘总管挥手,车子开始行驶,很快的驶离了她服务四年的地方。只一会时间,服务了四年的阙家豪宅,已经成为她身后的背景,渐渐的再也看不见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