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相识——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未曾相识 >
更多

第八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梦境是一片沉沉不见彼端的阒暗。

痛!撕裂全身细胞的痛楚正在蔓延,无止境的加深,没有终点的扩散。

她感到自己快要死去!

无边的痛楚引发她的恨怨怒叹,所有负面情堵不断炸裂出来,化为一串诅咒。她从不知道自己可以那么流利的嘶吼出骂人的话。

而她的拳头,天啊!竟还有力气招呼向她心爱的男人身上!如果她身体可以动的范围更多,相信此刻她必定会在他俊朗的脸上一步一脚印!

“对不起!是!都是我的错!你可以打我,但拜托你留点力气……。”男人忧心如焚、汗如雨下,叨叨的絮念些什么,在她的上方不断的为她拭泪与汗。吵死人!

而她只想打他!为什么?梦中的她是这么爱他呀!

可是见到他的鼻青脸肿,居然让她有着嗜血的快意!

好痛!好痛!痛得快爆炸了!

趁着他又伸手拭她的汗,她攫住他手,已然丧失神智的狠狠一咬……。

血腥味入喉,好多人在周身惊呼,似乎在叫她用力,也叫她松口。

不!她不!好痛好痛!

地想脱离现况,又不想松口。荒谬的想着:他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居然有人鼓吹她必须更用力?

突来的一股松弛感,又像是心头紧绷多时的弦终于绷断,耳鸣声轰然,使得她听不真切其他人在喳呼些什么。

果然,咬他才是最正确的脱离痛苦良方!

瞧,现在不是好多了?痛楚仍在,但一点一滴的减轻中。

好坏的他,居然因为怕痛而不告诉她。早让她咬不是皆大欢喜吗?害她痛了那么久……。

梦中的她,含着些微的血腥味,满足的睡去。

筋疲力竭。

※※※

又一份传真。

趁着暑假回中部与未婚夫相聚的罗蝶超捎来她补充的资料,补充的内容并不多,但有了确切的日期。

速水咏子发生船难的时间是七月份,而红叶去日本然后失踪却是八月份。

最重要的,卫极与速水咏子却是于当年的十月结婚!

简单的一个明确日期,却教裴红叶陷入巨大的惊骇当中,几乎要立即冲到卫极面前问个明白。但不行!她强自按捺下激动,逼自己先想过一遍再去找卫极。

你会不会怀疑与卫极结婚的人其实是你?

蝶起在传真纸下方问了这么一句。红叶何尝不是立即有这个想法!

卫极手上的婚戒是她替他套上的吗?一波暗涌而上的喜悦,带来一丝甜意……。

她曾结过婚吗?低首瞧着自己光秃的十指,她的手指曾被套上属于某人的印记吗?

为什么是速水咏子的名字?

有可能是当时失忆的她,需要一个名字去做户政登记?也有可能卫极是娶他表妹的灵位。依中国人的说法是未婚而身故的女性需要以冥婚方式来收纳她的魂魄,免于沦为孤儿。速水咏子的母亲是华人,很有可能。

涌上来的疑惑太多,反而后者的可能性居大!何况还有个朗儿不是吗?前阵子才过完八岁生日。目前二年级,算来是八足岁才是吧?可是这么算来又不对了!一九九一年速水咏子死亡,她自己失忆,而卫朗出生……

朗儿是速水咏子生的吗?还是另有其人?

问题一下子浮现太多,让她无力细想。她必须请卫极给她一个解答:他娶的到底是谁?!

如果是速水咏子的牌位,那何必做户政登记?是因为已经有了朗儿了吗?

日本少女一向随着开放潮流大胆且前卫的与人交往,也许他们先生了孩子,再考虑结婚也不一定……所以户政上必须补登记……?

那么她当时突然出现,便恰巧递补了速水咏子的位置。乍失爱侣的男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不是吗?一个容貌肖似又失忆的女子,太容易被当成他所期盼的那个人了。

是这样吗?

不行!她得问卫极!

正要拨电话,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下子浇熄了她紊乱的心情,冷下一张脸。

“有事?”是林明修,此刻应该正在家中打包行李,准备往大陆分公司任职的人。

林明修脸上神情复杂难解,紧紧盯着她姣好而冷淡的容姿,不舍、眷恋、不甘、愤懑……。

“我从没有想到私人感情会主导着我在裴远的升降。”他只想知道她领导能力仅限于此而已吗?对于生平第一次心折于其能力而放下感情的女子,不该如此不济。

“如果你在指责我公私不分,那何不先反观你自己?是谁先这么做的?何况这并不是你高升到大陆的主因。你想打击卫极,没有人说不可以。毕竟商场上各种明刀暗枪是司空见惯的事,挨不过的人代表他没本事。但你不该以裴远的招牌去当成你私人恩怨的报复工具。你知道我的行事风格,从来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林明修也是她必须处理的问题之一。原本想约他明白餐叙的,此刻他自己来了也好。他是个人才,若以后不为“裴远”所用,也不要让他怀怨而去。

“你总是这样吗?将真心待你的男人丢到十万八千里外,毫不留情。”林明修毕竟是成熟的人,对于她一针见血的指出他公器私用的行为,他无意狡辩。他确实那么做了,也成功坏了卫极数条财路,至少有五家公司停止了原本欲与“威骏”签约的意愿。不过也在卫极一一说服了那些人、签成了合约后,林明修气怒之余也有些服气。至少裴红叶中意的男人从不是能力逊于他的草包。当然,他还是会与卫极对立的。

他是个挑战,让林明修兴起了亢奋的斗志。

“如果你可以心平气和的思考,就会知道前往大陆工作不是对你放逐,而是对你期许更高。而且,你必须冷静下来。现在你对我感到生气,对很多事难免想到偏激亡,你们林家人总会对感情激烈过度,但一段日子后,就会好多了。”

林明修抓住她的话尾:“包括我姊姊?”他多年来一直对姊姊林明丽感到不值,十多年无怨无悔的跟着裴智宏,没得到名分不打紧,为他生了孩子却被流放国外多年。是否曾发生过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裴红叶笑着摇头。

“我从不过问我父亲的事。不谈这个了,我相信你只要冷静了,便会发现我并不是你理想中的伴侣。你中意我的什么呢?也不过是不若其他千金小姐软趴趴、娇滴滴、成日无所事事。我有能力、够冷静。你只是用一种挑事业伙伴的眼光来挑终身伴侣而已。早晚会有一个女人出现,让你明白你曾中意我是多么荒谬的事。”

“别当我是三岁小孩。”他皱眉。“我不得不说你很会拉拢人心。也许你在卫极那边跌了一跤后,才会知道错过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你可以来找我。”感情如果可以收放自如,天下就不会有伤心人了。

“我的感情没有二选一。如果不是他,也不代表我绝望到只剩你。记得吗?我基本上是不婚的。”她对他那种根深柢固的大男人思想没辙。不过他愿意理智的与她对谈,她就放心了。

“你真是懂得如何去劈碎男人的真心。”他瞪了她几眼,叹气问:“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好吗?”

“什么?”

“为什么是他?”学识、相貌、成就不分轩轾,为什么他林明修被判定落败?

“因为他有一个漂亮的孩子。”这样说会不会令他好过一点?

这女人到此刻还在安抚他!

“也许你该下的人事命令是撤职令,而不是调职令。”他讥讽。怕养虎为患大可不必留人。

裴红叶伸出右手。

“明修。我从不抗拒任何一种挑战。如果‘裴远’内部没有与我旗鼓相当的人,那我将会非常无聊。在若鸿大到足以进入公司自拥山头之前,失去了你,对公司对我,都将是至大的损失。‘太子派’需要你指挥。”

“可恶!”这回他真心大笑出来,用力握住她手,宣告道:“你会后悔的!当你被赶下台的那一天,将会无时无刻的因为今天的错误决策而悔恨至死。”

这女人!不愧让他恋慕了两年,她资格十足。

“拭目以待。”她笑。

※※※

爷爷有客人。卫朗让秘书阿姨带出公司去买零食回来,本想让爷爷一同分享,但听到爷爷在忙,也就自己玩儿去了。他来到爷爷的私人会客室,便看到一个比他大一些的小孩正用力扳着玩具盒,像要打开它,都快要把锁扣的脸谱扳下来了。

“不可以这样打开啦。”卫朗好心的告诉那名背对他的男孩。

男孩听到人声,惊了一下,七手八脚的将玩具盒藏在身后,转过身来是一张骄气十足的脸。

“你是谁?”

“我是卫朗,你呢?”卫朗好奇的将一袋零食放下,走近他。

“我叫裴若鸿,以后的董事长!”小孩子睥睨的以鼻孔示人,但眼光不由自主的瞟向桌几上的零食。

“我以后是农夫喔。”卫朗站在高他半个头的裴若鸿面前,介绍完了自己,便拉回主题:“你要打开这个盒子吗?我帮你打开。”

“你打得开?”一瞬间,裴若鸿脸色乍青乍白,声音充满怒气。

“对呀,很简单的。我来打开给你看。”他好心的要示范。

“不必!不许碰我家的东西!”裴若鸿用力一堆,将猝不及防的卫朗推到地上。

“好痛!”卫朗的左肘着地,不解的看着推他的人。“你为什么生气?”

“谁说你可以碰我的东西!你这个笨蛋,谁要你打开我的盒子!”裴若鸿尖叫,扬手就要把手中的东西砸向仍坐在地上的卫朗。

“住手!”随着一声沉喝,裴若鸿高举的右手也教人抓住,并且拿过盒子。

“爷爷!”

“爸……爸……。”裴若鸿害怕的不敢迎视父亲沉怒的厉眼,眼泪立即滑落下来。

裴智宏放开他手,连忙过去扶起卫朗;而裴若鸿早已奔入母亲怀中哭得比谁都大声。他知道爸爸不喜欢他,一直觉得他没用,只喜欢姊姊。现在……现在又对别人那么好!因为他打不开盒子的关系吗?为什么?

“有没有怎样?”裴智宏检查了下卫朗的四肢,发现他左肘上有瘀青,轻柔的揉搓着。

“我没事,爷爷。”卫朗只担心的看向哭声的来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哭得那么伤心。

“若鸿,过来道歉。”裴智宏命令着。

“我不要!”缩在母亲怀中,他拒绝向别人道歉。

“何必凶孩子,不见得错在若鸿身上呀,也许那个小孩做了什么也不一定。”林明丽轻柔的反驳。她一向溺爱孩子,见不得裴智宏太过严厉。

“他是小偷,偷了我们家的东西!”有了母亲当靠山,裴若鸿胆子大了起来。嫉妒卫朗父亲抱着,全心想着要让父亲也讨厌卫朗。

“我不是小偷!我没有拿东西。”卫朗生气了,他最讨厌被人家乱说。他又不是坏小孩,才不会当小偷呢。

“有!你要偷玩具盒,我看到了!”他要爸爸称赞他,说他很聪明、很厉害,说他不比姊姊差,他要爸爸对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智宏,你也听到了,这小孩”

“这是我前些日子送给小朗的礼物。”裴智宏轻淡的堵住了林明丽的指控。他没想到若鸿如今连谎言也说得如此流利,而林明丽竟把孩子教成这样。

林明丽在裴智宏的眼光下瑟缩,但她立刻命令自己必须立即武装起来,口气尖锐:“我们家的东西怎么可以胡乱送人?!这可是以后若鸿要传给孙子的宝贝!”

“我说过,谁打得开就送谁。这种小东西大可不必当传家宝的宝贝着。”他递给卫朗,不解道:“朗儿,怎么又送回爷爷这儿了?不喜欢吗?”

“我想给爷爷惊喜,里面放了东西。如果这是那位小朋友的,那我还给他好了。”

“这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裴若鸿大受侮辱的叫。

“若鸿!”裴智宏喝斥。

“你难道不能对孩子公平一点吗?对不知打哪来的小鬼轻声细语,对我们的孩子却疾言厉色!你偏心也得有个限度!”林明丽将孩子护在背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气怨。她突然回国想为他庆生,他不开心也就算了,还问她几时回去?!她若是再乖乖的被打发走,以后若鸿继承“裴远”还有望吗?连她能力卓绝的弟弟都要被发配边疆了!

“别在孩子面前吵。”裴智宏低头心疼着卫朗担忧的神色,再看向由林明丽后方偷探出头来的裴若鸿,那孩子则是骄气与妒意交织。为什么同是小孩,却心性南辕北辙呢?

“明丽,他叫朗儿。我提过了,他是红叶的乾儿子,不叫小鬼。如果若鸿与他玩不来,我一点也不勉强。我建议你先回公寓休息,有事明天再谈。”

“还明天谈?!明天明修就要上飞机了!你存心敷衍我是吗?你明知道我弟爱上了红叶,不努力撮合也就算了,还赶他到大陆!你们裴家人就这么冷血吗?”做了一辈子温顺的好情人角色,此刻她再也受不了!她必须为儿子谋出一条坦途。

裴智宏沉下脸,对她感到失望。那张仍然保养良好的秀致面孔,再度有了不顾一切的神惰,一如八年前……

“你别过分。”不想吓着孩子,他对卫朗道:“朗儿,下楼去找妈咪好吗?”

卫朗感觉得到每个人似乎都很生气。他从没看过大人气成这样,有些担心的伸手抚着爷爷的脸。

“别生气,爷爷。中山奶奶说生气对身体不好,就不可以活得像金银婆婆一样长寿快乐了。”

“我知道。”多贴心的孩子!将玩具盒再放回卫朗手中。“拿回家吧。爷爷送出的东西,一向不收回的。”

“你偏心!我不许你送!”林明丽硬是从卫朗手中抢过,对上了小孩子为吓的面孔后,乍然狠抽一口气,他……他……为什么与红叶这么像?!

“明丽!”裴智宏沉喝出来。

“他!那孩子……。”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爸,怎么了?”裴红叶推开会客室的门,便看到混乱的情况与波涌的气氛。

“妈咪!”卫朗投入她怀中。他被狰狞的面孔吓到了,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凶过。

裴红叶先看着父亲隐怒的神色,再看向抓着玩具盒的明丽姨,一如以往,林明丽不敢直视裴红叶的眼,别开了脸;最后看到又缩回母亲背后的裴若鸿,猜测着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争执。

是林明修调职的事,还是玩具盒?太小题大作了些。她认为林明丽是为了弟弟的事赶回来的,也可以预见会因为这一点闹得多不偷快。

只是有必要在孩子面前剑拔弩张吗?

裴智宏深吸口气。

“红叶,麻烦你带两个孩子下楼,我必须与她好好谈一谈。既然有人已迫不及待。”

父亲冷漠的眼神让红叶暗自心惊,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走开,然后让一切变得全然无力转圜。

母亲过世后,父亲独力撑起转型得无比艰辛的“裴远”与养育她,致使父亲在商场上无情而犀利,只求迅速得到他需要的结果。他太累太忙太心力交瘁,顾不得圆融应对那时,父亲是冷酷无情的。一旦他开始冷漠,便代表他不顾情面了。

现在,她又感觉到这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红叶,麻烦你。”裴智宏再叫了声。

“好的,爸。我二十分钟后土来。”她叫过裴若鸿,一同下楼,回自己的办公室。

※※※

如果裴智宏曾经对林明丽有一丝歉疚爱怜,也在八年前消失殆尽。念及她跟了他十五年,以及更早一点以前当他得力秘书的情分,他仍提供她优渥的生活,以及任何需要。但宽容是有界限的,所有人都知道惹他什么都可以,就是别企图拉他全心栽培的女儿落马。

“你”会客室内剩下两人相对,但裴智宏始终不开口,令林明丽心头的压迫感遽增。她有二十一年的青春抛掷在他身上,这种怨怼随着年华老去而增长。当了他六年秘书、十五年情人,再优渥的生活也补不了空洞无着落的心。于是她告诉自己:得到裴远便是她合理的报酬。反正裴智宏的心中永远只有一个叶慈安。没有他的爱,那就拿他的江山来抵!可是……他的表情好可怕!

久远的记忆浮上来……

当他要对付商业上的对手,使其一蹶不振时,通常是这种表情……不知为何,冷汗悄悄湿透了背,二十二度的室温,却有四十度的燥热……。

“明丽,你不聪明。”裴智宏叹了口气。

“因为你不公平!”她喊出多年的控诉。

“别开口,听我说完一个故事。”他以眼神阻止了她的叫嚣。然后缓缓道:“二十五年前,红叶二岁,已展现她聪颖过人的天分,而‘裴远’也在我与慈安的努力下,有了全盘的转型计画。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成功。慈安是个聪慧精明的女人,红叶受她遗传颇深。当我们决定要把红叶训练成唯一接班人后,便打算不再生育其他孩子。事实上,也真的没空再生育其他孩子。所以慈安去结了扎。但结扎只是她用来让我屈服的计谋。我说过,她非常聪明。她爱我,但她看多了事业有成的男人在中年时期如何的花天酒地。凡事先考虑最坏的结果是她的个性。何况那时我们上头还有长辈,难保当我们公司稳定后,长辈不会要求生育男丁传家。而她也从不把未来想得太好。如果我日后会花天酒地,那么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担保红叶唯一继承人的身分。她要求公平,我们夫妻努力来的江山只有共同的孩子有资格得到,何况我们全力栽培女儿,相对剥夺了她无忧的童年,‘裴远’该是她的。

“趁我们夫妻情分正浓,她要求我公平的回报。于是,我也结扎了,在红叶五岁那一年。”他毫不意外看到林明丽万般惊骇的神色。她甚至再也站不住的跌坐在地板上,睑上不见一点血色。

“二十几年来,我资助了不少孤儿升学,也领养了一些孩子,现在大溪那没还住了几个国高中生。如果我可以栽培任何一个肯上进、并且与我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就没有理由把若鸿排除在外。因此,我让若鸿入了我的籍。如果他个性好一些、懂事些,也许他可以是‘裴远’的下一任主事者。但你惯坏了他,让他走向一般浮夸富家子的路。我是偏心没有错,不管有没有血缘,我都锺爱着懂得体恤人、贴心的孩子。红叶、朗儿,以及其他孩子,都是这一型。我无法毫无条件的喜欢小孩,很抱歉。”

“这……这就是你放逐我们母子的原因吗?你早知道我把别人的种赖在你头上?”林明丽颤抖不已的问,气若游丝,再也不敢与他的眼光对上。

十年来……她简直当了个丑角……而他竟然狠心不说,一直看着她的笑话……报复她吗?

裴智宏不耐道:“你自己明白我八年前请你走人的原因。”

她震动了下,不语。

“任何一个企图伤到我女儿的人,我都不会轻饶。”

“红叶会失踪不是我的错!”她大叫。

“你曾企图撞死她。”他咬牙低语,凶猛的眼光狠狠攫住她身心。“如果不是为了处理你,我不会送红叶去日本过暑假。要不是红叶临行前再三要求我放过你,你以为你现在会在法国?在法国成日怨着我的薄幸!有人记下了差点撞到红叶的车牌号码,那是你朋友的车,而那一天却是你在使用!就算今天若鸿是我儿子,我也不会让那种骄纵小孩继承我的位子!就算你与我有孩子,我也会因为你撞死了红叶而让你关在监狱直到老死。你本性不恶,只是钻了牛角尖后一向偏激。也幸好红叶没出事,但后来她在日本失踪,我曾经想杀了你。”他冷眼看着她不断冷颤退缩。轻吁了口气:“我感谢你在慈安过世后帮我处理公事,也对红叶极好。愧疚着对你的感情不能回报,因此当你与陌生人有一夜情怀了身孕,我并不生气,有的只是更深的愧疚。反正红叶平安找回来了,所以我放过你。送你们母子去法国,一方面是因为你对服装设计一向有兴趣,又深爱巴黎;一方面是我不能再让你因一时的偏激伤害到我女儿。你不该回国惹我的,明丽。原本我无意全摊出来让你难堪。你已经忘了我报复一个人可以有多么彻底。”

“智……智宏……。”她又惊又怕又愧的想挽回些什么,但他决绝的眼已表示一切到此为止……不要!她不要这样!这不是她二十一年来要的!

从他还有妻子,从她当他秘书的第一天起,她就深深爱上他了呀!二十一年来的爱怨就这么的……这么的……

“回法国去吧。我存了一笔教育基金给若鸿,也为他准备了一笔创业基金。如果他成材,你日后才有倚靠,别再溺爱他了。”

“你不要我了?”她空洞的问。

“回去吧,这是你选择的结果。”他拍拍她,转身走出会客室,宣布着结束。她痛哭出声,趴伏在地板上哭得心碎欲绝。

二十一年来的爱恋呀!

竟轻易的被落下结语,恩断义绝!

他好狠心、好狠心……

“姊,走吧,别留恋了。”一双悲悯的大手将她纳入可靠的胸怀中。

这不是她想要的那个倚靠,但她再也没有选择。对于一颗从不属于她的心,她从来没有选择。

即使她耗费了年华,算尽了心机,却只是枉断肠呀!她给了自己一个荒谬的人生……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