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的男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枕边的男人 >
更多

笫九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荤自从参加同学会之后,童瑶安逸的宅女生活一下子成了云烟。

说起来也真是诡异,明明是三年一班的同学会,却成了三年五班一群年久失联的同学们热络通讯起来的契机。

童瑶这个十年未曾与任何同学联络的人,更是所有女同学重点的热线人物。就算那些因为踉她不熟而没直接联洛她的,也会三五好友一同谈论童瑶的「半功伟业」^她居然把当年那株校萆给摘下啦!

透过何惠伦的宣传,当年坐在童瑶前后左右、饱受她暗恋病症荼毒的四个同学,跟童瑶的交情最好,自然不会政过她,全都打电话约她出来,要她好好将这十年的经历给说一说。

于是,近来童瑶很忙,几乎天天都有人找着出去吃饭叙旧。

好不容易在半个月之内,与那些来电约见的老同学们都吃过一次饭了,满足了大家基本的好奇心,日子总算又町以稍稍回复正常起来。

这日,她挪出整个下午的时间,陪老同学何惠伦逛遍台北各大商图,主要的重点在于研究哪家婚纱公司的礼服合心意、哪种家其摆设适合即将成立的小家庭、哪款戒指适合当婚戒……是的,何惠伦突然要结婚了。明明才踉高中时期最讨厌的男人当了半年同事、交往了三个月,也打算三十岁那牢再考虑结婚这件事的,毕竟这年头大家都不习惯在三十岁以前解决终身大事,更愿意享受多些自由的时光。但一叨都在同学会那天变了一被潘雅湛与童瑶这对早婚的夫妻给这么一刺激,许多有恋人的人,在那天都不禁动?e了念头,想说这会儿结婚,也不是什么太可怕的事吧?

别人怎么样,童瑶是不知道,但何惠伦却是在那天晚上被强势求婚,然后被拖上床,完成了婚前洞房……何惠伦直到今天拉着童瑶出来选婚纱挑家具看戒指,做着种种婚前准备时,才忿忿不平咬牙切齿地对童瑶说出羊个月前那晚发生的「恨事」。

「我当年讨厌他果然是对的I那家伙真不是好东西!虽然我没有直接告诉他^我的梦想是结婚那天晚上在床单上留下落红,但从交往开始,我就控制着不让他太过火,很坚定地拒绝他,他就应该知道不是鸣……气死我了!我保留到二十八岁,难道就是等着被他毁掉梦想吗?」「我们少女时期的梦想,??皇且幌崆樵福?簿椭竿?涣四腥肆私饽愕拿位们榛常??歉?赡芑峋醯媚??涿睢!雇??挠衅萜菅傻厮底拧?/p>

「这也是你的经验之谈吗?」何惠伦问。

童瑶想了想,点点头。感性与理性,再过士十年也无法互相理解。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那株校萆、被很多女生给神化了的男人,落实在生活中,其实也就只是普通的男人?」再点一次头。她不觉得他平凡,可他自己是那样认为的,所以就以他的意见为主吧。「还好我不迷他那型的,不然一定心碎。真是太教人幻灭了!」「他不会介意的。」童瑶道。对潘雅湛来说,女生把他捧为王子或因他是个凡人而幻灭,都不关他的事,他从不觉得需要为了别人的幻想而负责。

何惠伦原本身子摊靠着沙发椅背、拍着额头,一会后,突然坐正,双手端正地放回桌上,打量着童瑶的一神色「你在看什么?」给自己空了的茶杯再添满花茶,抬眼问道。

她们此刻坐在婚纱街巷子里一处安静的咖啡馆里,因为不是假日,所以客人并不多,提供了她们安静谈私密话的空间。

「这半个月来,几乎全班有点八卦之心的同学,都知道你嫁给校萆,此校草前途无量、无不良嗜好、不拈花惹草,爱家爱妻爱子。你当下成了幸福的最高指标,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你这样天大的好运。」何惠伦说这些话的语气受有半点高低起伏,就差没翻白眼了。

?「我只是负责点头,她们竟然就自行演化成那样了吗?」童瑶装得好讶异的样子。但在何惠伦的撇嘴下,还是笑了出来。

童瑶在班上向来有好人缘,因为她总是与人为善,话也少,看起来好温顺。别人发表什么高论,再离谱她也仍然给予肯定的微笑,所以像她这样班花级别的小美女,能在班上涡出好人缘,而不是被其他女性排挤,就知道她多会做人。没几个人知道她软软的外表下,有多么疯狂决然的性格,当然,这大概也是因为能让她在意的事实在不多而不是她刻意隐藏的关系……「她们说的那些八卦,是你为了满足她们梦幻的想象而给的,真真假假的,及正也不影响她们的生活,所以我也不管你怎样让她们觉得潘雅湛是个天上地下唯一的好男人。我只想知道,当你还能如此维护他的形象,是不是表禾,你的婚姻没有问题。」何惠伦一直对同学会那天、童瑶脸上失落而恍惚的表情耿耿于怀。却也直到今天,看到童瑶脸色颇佳,才问出来。

「说到这个……」童瑶认真地看着老同学。「我得谢谢你,惠伦。」「又谢我?谢我什么啊,同学。」她真的一头雾水「你让我记起了我曾经多么地喜欢他。」「啊?」「而且,我对他的喜欢一直都在的,但我忘了。」「哦……」何惠伦似乎有些明白了。好奇问:「婚姻……好像很容易把人弄残是吧?」童瑶笑了笑。她结婚的真相,同学们并不知晓,都被她含煳带过,可除此之外,十年的婚姻,她确实踉一般人那样,把它过得很平澹,而自己的脑袋也被生活搞得满残的没错……「惠伦,你踉孙立恒的事,给我很大的启发。」「呃?有吗?关于什么?」^??A士茔茑;孙实虔蒉莩你2但您一蟑也不知道’甚至非常讨厌他,所以在他强吻你后,你们就没再见了,直到羊年前成为同事。要有多么深的喜欢,才会分开那么久之后,仍然执着?」「我们总是对人生中的遗憾难以释怀。」何惠伦点点头。

「那时我就想,如果当年,一切都照着我的剧本走一我吻完他,留下一抹背影,永远留在他记忆里,模模煳塑,却塄?ν嶙ǎ?軎华不思二…:)两个熟女同时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痞,给对方一抹鬼脸。「然后,居然在十年后,一个同学会的场合,又见到他了,发现对他仍然爱慕,对年少那份没有结果的暗恋深感遗憾……我会怎么做?」「踉孙立恒一样,把人给追到手?」「对。」童瑶很肯定地点头。「就算那时他身边己经有女朋友,甚至,有妻子,一切困难得要命!」「我从来不敢小看你,你就是个疯狂的狼角色。」何惠伦很夸张地抖了抖。吁了口气道:「还好当年你就把他给摘下了,不然那灾难难以想像。」I「当他的妻子太久,久到让我变得麻木。这可能就是人家说的,得到了就不珍惜吧。」童瑶这阵子一直都在自省,想了很多,几乎把这十年的生活都想了一遍。「我从没那么疯狂地喜欢过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放手?不管隔多久再见,!我都会想得到他。但当年,在我得到他时,想的竟然不是这个,事实上,那时我非常害怕、非常委屈,甚至……」有些恨他,于是,就忘记了喜欢他的事实。

何惠伦伸手盖住童瑶紧握着杯耳的手,轻道:「我不知道当年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可能是有什么出乎你们两人预料的情况发生吧。不过,那都无所谓了不是吗?你嫁他了,而你还是喜欢的他,足够了。」「对啊,是足够了。」她笑。「所以我才谢谢你。」「虽然我没干什么,但既然你非要谢我,那就红包包大一点。还有,继续陪我逛遍各大商囿吧!咱们接着败家去」将杯子里的茶一口喝完,何惠伦充电完毕,?雀备再战。

「自然奉陪到底。」童瑶笑。

女人购物起来是很疯狂的。她们一路逛到了晚上快七点才分手~^惠伦被未婚夫接去共度晚餐的约会;而童瑶发现身处于丈夫上班的公司附近,决定去接他下班。

平常潘雅湛若没特地提前一天说明不回家吃饭的话,就会在每天七点多时离开公司,在七点半以后回到家,所以童瑶知道他今天差不多会在七点多离开公司,但家里可没热呼呼的晚餐等着他呢!所以,临时决定接他下班,两人找间风评不错的餐厅好好吃一顿。

说起来,他们夫妻还真没一同出来吃饭过。一般都是带孩子出来,除了让他们见识世界各国的美食类别外,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用餐礼仪。也许全天下的老夫老妻都这样吧I结婚几年后就羞于营造浪漫,耻于言语体贴,表现在另一半面前的形象,通常比在任何人面前都刻薄不客气,活像客气了,就会在婚姻里抬不起头了一样。

如果不是记起了对他的喜欢,或许,她一辈子也不会主动想着来接他下班,更别说约他一同吃饭了。至于他…^她猜,他更喜欢吃家常莱,在外头吃得够多了,在家吃饭才是真正的放松,吃得也千净健康,又怎么可能特地约她出门吃?

至于在感情里,他总是显得那么被动,以及静观其变,只能说是她自讨苦吃来的。谁教她暗恋他呢……暗恋这东西……就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把一个不知情的男人给爱得死去活来。

所以关于她以前那么喜欢他,而他现在听到了也坦言不感动,她没有怨他的资格。现在,她从迷茫麻木里走出来了,而他就站在那里,等着看她怎么做……这男人,简直是太高傲了,他以为他是高塔里的公主吗?

虽然不免抱怨,不过谁教她喜欢他呢?那么,他也只好别无选择地爱上她了。毕竟,这辈子,就算努力过后还是当不成他的爱人,也能永远是他的夫人!

他总是好整以暇,是因为她及正跑不掉了,而她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世大集团办公大楼的正前方有一方广场,广场上有喷泉有树有鸽子有公园椅,在距离大楼最近的那张公园椅上I童瑶就坐在那里。

她知道潘雅湛的车子停在不远处的市立停车场,而她坐的地方,是他取车时一定会经过的路线,绝对不怕发生「向左走、向右走」的意外。而她这方位置正好被路灯照得很明亮,若潘雅湛与她心有灵犀的话,搞不好一走出公司就看见她……当然,心有灵犀是一种很伟大的东西,所以不存在于二十一世纪……就在童瑶吃着手里的红豆饼垫肚子时,办公大楼里涌出的新一波下班人潮里,也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童瑶先是有些高兴地瞪大眼确认,接着,凌厉地眯了起来……「雅湛,可不可以送我一程?」陈绵绵少见地带着点慌乱,从公司里追出来,一把抉住他的臂弯。「你怎么了?还有,你的助理昵?」「她正在帮我接听一通我不想理会的电话,我就先下来了。」她原本先到他工作的那个楼层找他,知道仅前后脚之差,己从另一架电梯下去后,连忙搭着专用电梯追下来。

潘雅湛看着眼前一身端庄优雅打扮,却连个随身小手袋都没带在身上的陈绵绵,出言建议道:「我打话电上去叫你的助理下来吧。」他很肯定这位小姐身上连手机、信用卡之类的小东西都没有。

「不用了,如果她踉我一起,那我的行踪就一定会被掌握。」「身为世大的千金小姐,你有义务随时让自己处于安全的环境。」潘雅湛澹澹地说着。然后拿出手机,就要拨去总经理办公室^「不要!」她连忙伸出一只纤纤小手盖在他手机上,并抓紧他手掌。

潘雅湛微乎其微地皱肩,以另一手轻轻拨开她。商量道:「不然,我打给正棋,他应该还在公司。」「我……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把我丢开吗?你明知道^」陈绵绵这阵子被张大少给烦得都快得躁郁症,再加上对潘雅湛的追求上亳无进展,相处的机会愈来愈少她的兄长似乎发现了些什么,也没问她,及正不管真相如何,都得杜绝。于是她的时间再也没法自由运用,不是得紧踉在兄长身边,就是不得不去应付那个前男友!

潘雅湛对她那保持着尊严又适度散发着幽怨的凄美神情不为所动,只道:「你不能一个人在外面,正棋或者你的助理,选一个吧。」啪^这是手机被打飞离手掌的声音。

哐啷一这是手机砸碎在地上的声音。

童瑶一手抓着三只纸袋,一手还拿着半个红豆饼正放在嘴边吃着,低头静静地看着摔在她脚前的手机,想着:这是苹果的iph4,年中才换的新款,售价也20800,才使用不到半年……就坏了……「啊!」陈绵绵低呼一声捣住自己的嘴,不敢置信这样粗暴的事是自己做出来的。满心的羞愧委屈,令她眼中诵起一层薄雾,正努力克制着。

潘雅湛则是很明显地错愕了二卡,原本澹漠有礼的表情都瞬间破功,但不是因为陈公主的行为,而是因为^很快朝童瑶大步走去,笫一句话问:「怎么来了?」接着是笫二句问话:「怎么站在这儿吃东西?」第三句又马上蹦出来,而且带着一点怒气地质问:「??怀雒牛?趺创┱庋?」童瑶眨了眨眼,乖乖按顺序回道:「我来接你下班;肚子有点饿,就先吃点东西,我以为可以在你出来之前吃完;要是知道今天会来接你,就会穿得慎重点。」很温顺地点头认错。然后又咬了一口红豆饼总得趁热吃完是吧。

“嫂子这样穿怎么了?我觉得很得体,比任何一次见到的都得体。」李正棋的声音从潘雅湛的身后传来’语气里充满赞赏。说完后,很有礼地打招呼:「嫂子,好久不见了。也许你可能不太记得了,请容许我再介绍一次,我叫李正棋,雅湛的哥儿们。」「你好,我是童瑶。」她当然知道他,不过今天重新自我介绍当然有用意一这人承认她是潘雅湛的妻子了。

李正棋扬扬肩,像是对童瑶的领悟力充满惊讶。

「穿上。」潘雅湛脱下身上的薄风衣,摊开在童瑶面前道。

虽然很想说「我不冷」,但还是没敢说出口,将手上一堆纸袋杂物先放在一旁的花台上,乖乖伸手让他帮她穿上风衣,遮住她身上那件令她身材曲线毕露的合身洋装^其实一点也不暴露的,只不过V形领口的下沿隐约可见一抹乳沟的影子,虽然洋装是无袖的,但她套了一件缕空针织小外套遮住大半手臂啦!再说洋装只是比较贴身,又不是紧身……平常她是不会打扮成这样出门,虽然姑妈姊姊买了很多送她,但她带孩子不可能穿;出门采买生活用品,当然穿运动休闲服最好;踉自家姊妹出来聚会,也是轻便为主;只有踉同学有约,才有机会将这些正装和高踉鞋给穿出来现现。为此,她还化了妆呢!

不过,潘雅湛向来更希望她出门时穿得愈不显身材愈好。以前她就这样猜过,而现在不过是印证了而己。

结婚十年,她出门穿得再没有型、再不出色,连出席宴会都像拿无数的蕾丝把自己淹没,踉他的造型完全不搭!都没听过他批评一句,连肩头也不曾皱一下,就大概知道他那点阴暗的心思了一他妻子的身材,只要当丈夫的铂道即可。

潘雅湛缓缓帮她把风衣的扣子给全扣上,从上往下,很仔细地,一颗也没错漏。也不理会一旁的李正棋脸色很沅味,也有些恍然,像是终于明白为什么潘太太的衣着风格会那么糟糕透顶亳无美感,明明潘先生那么有品味的说。

不过夫妻俩都没理会他的打量,简直把他当空气。

童瑶看着潘雅湛道:「家里没准备晚餐,我们在外面吃完再一起回家吧。」潘雅湛看了眼花台上的购物纸袋。

她很有眼色地老实交代:「今夭陪同学去逛街,花了很多钱。」她今天花掉的钱,可比地上那支己经报废的!iph4还多呢。还好家里不靠他薪水过日子……在潘雅湛终于放过对她衣着的意见后,她才得以自由地蹲下身,将那支可怜的手机连同碎片都给捡起来,看了看,拍了拍,收回随身手袋里。

对他道:「吃完饭我们就去买新手机。」「这手机是怎么一回事?」李正棋好奇地问道。一欢眼在这对夫妻以及表妹脸上转来转去,觉得有些蹊跷,至少他表妹的脸色是很不对劲的。

而潘雅湛则是只管着他妻子,不理陈公主,这其中问题就大了。至于童瑶这个潘太太嘛,倒是一副无事人的样子,眼中只有丈夫,没其他人了。

「不小心掉了。」潘雅湛面对好友的疑问,只这样回答。

「怎么会掉了?难道刚才门口扬了龙卷风?」李正棋撇嘴,给好友一抹眼神,表示改天一定得交代清楚。

「我会赔你的!我等会踉你一起去买一」被冷落在一旁的陈公主突然走近他们,开口说道。

「陈小姐,??徽?迦嗽谡饫铮?俏揖拖茸咭徊搅恕U?澹?颐堑缁傲?纭!古搜耪砍?鹿?饔欣竦氐懔说阃啡缓筇峁?ㄌㄉ系闹酱??皇志褡磐??暮笱?鸵?肟??/p>

「等一等,雅湛,你不觉得很失礼吗?你不对我介绍这位女士一下吗?莫非她无关紧要?」陈绵绵见他就这样把她打发了,一股气难平让她脑袋发热,自是不肯放走他,朝他伸手,原本想抓住他手臂的,却不料只扯住一只纸袋的袋口,然后「嘶啦」一声,那纸袋被扯裂了一大口子,里面的物件掉了一样出来……哇靠!34E!

眼睛很尖的李正棋在心底吹了声纯色狼的口哨,但却再也不敢往地上那物件瞧过去笫二眼,很避嫌地抬头望着不远处的路灯以证清白。默默想起童家男外两姊妹也是本钱相当的雄厚,所以潘太太有如此傲人的身段,其实一点也不意外……「抱歉……」陈绵绵脸色青红交错,觉得这辈子没这么糗过,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洞去钻。

潘太太身材的秘密并没有昭告天下太久,五秒都不到,就被瞬间回神的潘雅湛给抄起放回另一个纸袋里,严实塞进最底下。然后恼火地瞪了童瑶一眼。

笫一次被他凶的童瑶很无事,其实那胸萆就算掉出来了,也包得好好的,没脏啊,而且半透明的包装袋也看不到全貌,再说包装袋上印有尺寸也没怎样……重点是,叉不是她惹的祸!

「好了,今天肯定不是什么黄道吉日,不宜出行,大家还是赶快回家吧。纟帛绵,我们上楼去,你哥正在等你呢雅湛,回头联络,拜拜。」说完,不理会陈公主的抗拒,以柔劲将她给持走了。潘雅湛没空理会那对表兄妹,还是一脸不爽地看着童瑶童瑶勾住他手臂,抬头朝他笑得甜甜地,娇声道:「我好饿了,吃饭去吧。」今天果真不是黄道吉日。

「雅湛!好久不见!真高兴在这里见到你!」朱婷琳惊喜的打招呼声喊得又娇又夸张,虽然做作,但也很热情。「真巧。」潘雅湛微笑起身,对着她还没走过来就伸着直直的手一握,却也被她顺势地勾住臂弯。他今天的臂弯真抢手……踉着站起来的童瑶移身到潘雅湛身边静静站着。

「这位是……啊,是潘太太,你今天化了妆,我都认不出来了,简直是判若两人,美得好神奇。我是朱婷琳,你还记得我吗?」好亲热地朝童瑶笑着,一欢明媚的大眼却很快地朝她身材扫视而过,像在照久光似的透彻,尤其上围的部位更是重点,多看了两眼。

「朱小姐,好久不见。」童瑶澹笑了下。话不多,一如别人对她向来的印象。

此刻他们夫妻正在用餐,童瑶身上当然不会还穿着潘雅湛的风衣,不过身上那件缕空针织小外套,倒是被潘雅降在路过精品店时买了一只山茶花胸针给别上充扣子用^那胸针就扣在她原本乳沟小露的地方。

这样一朵假的山茶花,可以买近千朵真的山茶花了吧?真败家啊。

但,因为是他第一次给她买饰品,虽然动机不纯,她还是很高兴的。说真的,要不是有这只胸针帮着遮住「胸光」,潘雅湛搞不好还真不会允许她在用餐时脱下风衣……就在童瑶径自安静地走神时,潘雅湛与他的女性友人己经寒喧完了,照理说朱婷琳应该走人了才是,据她说她的男友还在不远的那桌等着呢。!!^亲爱的,我在那边等得花儿都要谢了,是什么让你流连在这儿,不赶紧回到我的怀抱呢?」像在演舞台剧的说话方式,带着怪腔怪调的咬字,明确标示着此人若不是「香蕉」,就是溷血儿,还是那种溷了两国的血,印把两地文化都学得有点抱歉的那种。

然后,这一对情侣居然就跑来踉他们并桌了!即使潘雅湛己经委婉地拒绝了,但架不住人家的强势厚脸皮,还是两张脸皮火力全开呢!

于是位子重新调整,原本童瑶与潘雅湛相对而坐,现在在服务生的帮忙下,童瑶的餐点都移到潘雅湛的身边,而桌子的另一边,自然让给那对长相穿着行为都很卖弄性感的情侣。

这对情侣的对话特色就是中英文夹杂,还随时秀一些专业术语,让即使一般英文会话没问题的人,也无法加入也们的谈话里去。当然,身为被话题排挤在外的童瑶,根本不在乎自己插不上话的尴尬,正好趁别人热闸时,好生将肚皮填饱。话说,今天运动量实在太大了,下次再也不要逛街那么久了……「啊,真是抱歉,我们聊得太投入了,不小心忽略你了。童瑶,你一定觉得很无聊吧?我看你连甜点也吃完了,|口真不错呢。」朱婷琳在谈话的空档看向童瑶的餐盘,食物几乎被清空,吃得非常彖爽,完全不是女性会有的食蓝。

「这间餐厅的食物不错。」童瑶客气一笑。

「还成吧,你真容易满足。」朱婷琳带着点嗔意地横了潘雅湛一眼,道:「雅湛,你也真是的,童瑶这么喜欢讫,你该多带她去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美食。下次我们一群人聚会,也把她带着吧。」一副女主人的主事派头潘雅湛没理会朱婷琳有失分寸的语句,只澹澹看了她一眼,拿起餐后酒细细品啜着。「我的兰姆酒甜甜的,你的龙舌兰怎样?」童瑶笑得甜甜地问潘雅湛。

潘雅湛的回应就是将唇边的酒挪移到她嘴边。她很自然地小抿了口,然后皱肩道:「有点呛。」潘雅湛将自己的甜点推到她面前。「吃点甜的压一压。」然后一口喝掉剩下的酒。「没想到雅湛是个这么体贴的好丈夫呢。」一直密切注意着潘氏夫妻互动的朱婷琳难掩酸味地笑道。「哦,亲爱的,我能做的比他更多。」朱婷琳的男友夸张地喝下一口酒,就直接吻上去请她一同分享。

「哦,亲爱的,我能做的比他更多。」朱婷琳的男友夸张地喝下一口酒,就直接吻上去请她一同分享童瑶几乎可以察觉到朱婷琳眼中一闪而逝的恼怒,但却没有给她男友难看,一记长吻完后,她佯怒状轻槌着男友厚实如健美先生的胸膛,娇声道:「看你!肯定把我的妆都给吻坏了,我得去化妆室整理一下。」提起随身手袋站起身时,以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对童瑶道:「童瑶,我们一起去吧。你口红都吃光了,我来传授你几招吃东西不掉口红的秘诀吧。」童瑶不动声色地踉着起身,浅笑道:「那就请多指教了。」讲讲说.」朱婷琳是个非常骄傲的女人,她对自己各方面的条件,有着无比的自信。

那一日,在夜店里发生的事^主要是居然没拿下潘雅湛,让她很扼腕;而比这个更令她耿耿于怀的是潘雅湛时她说的话!他居然说他妻子的身材比她好?这简直是教她无法忍受的侮辱!

所以今天难得遇到童瑶,当然不会放过较量的机会,更是重点打量童瑶的身材;也亏得童瑶今天穿得还算正常,身材没再被遮掩在宽松的休闲服下,所以很方便朱婷琳的观察。

胸部确实颇为饱满,腰身也比她想象中细很多^当然,这也很有可能是穿了调整型内衣死命撺出来的效果。要知道,女人衣服下的玄机可多了,多到男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平地可以填出高峰、酒桶可以勒成细柳,这些在男人看来匪夷所思到等同灵异事件一般荒诞的事件,女人就是有办法创造出来!

所以,当朱婷琳拿出一小盒还没用过的唇耆教学完毕并奉送后,两只手状似不经意的,竟就盖在童瑶的胸部上?她必须确认真伪!

「咬啊,抱歉,手涓了。」很夸张的道歉声。收回手,转而紧抓住手袋……是真的I而且她穿的胸萆除了下沿有明圈外,其它都是纯蕾丝,没半点棉垫I她的胸形完全无须塑型!

童瑶嘴角微抽,忍不住想起网上看到的一则被禁播的香港广告。话说,那洗发精广告的脚本,不会是这女人写的吧?

「你不小心手滑后,有什么感想吗?」童瑶转头看着镜子,打量自己补好唇色后,显得明艳许多的容貌。她刚才生意到了,朱婷琳化妆包里的唇膏全是最鲜艳大胆的颜色,而送她的这小盒粉樱色唇膏,对朱婷琳来说太素澹,才一直没用到。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一本正经的潘雅湛,还是很闷骚的。」朱婷琳洗完手,抓着纸巾檫千。瞥了童瑶一眼,语调也懒得保持客气了。

她在期待潘雅湛在床上也是那副冷静菁英调调吗?这是否正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希望葡萄酸的心态?是也没关系,重点是没吃到就好。童瑶决定慷慨地不踉这个女人计较。

「人总有许多面貌。再说,一些家庭里的生活情趣总不好拿来踉朋友说。」不管朱婷琳的语气多么有攻击性,重瑶都澹澹的,没装不懂,懂了也不理会。

「说真的,我对雅湛有些失望呢。」朱婷琳拨了拨头发,确认一切整顿得很完美后,踉她一同走出去。

当然,隐约发现潘太太这个女人并非以往所想的呆板愚蠢后,朱婷琳也不指望她会有来有往地回应什么,就接舂道:「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很有品味的男人,应该对伴侣有更高的追求,谁知道他的标准如此低,胸大无脑的就能奏合了。」潘雅湛与朱婷琳的男友己经结完帐,正站在柜台前等候她们。

童瑶远远朝潘雅湛露出一抹笑,低声回应朱婷琳道:「物以类聚,像你们这样有品味的人,喜好自然都是相同的。」眼睛扫了眼那名无时不大秀着健美身材的朱婷琳男友,然后侧着脸看朱婷琳,以无声的口形说着四个字:「陶大无脑。」说完,笑得好甜。

「你不问我有没有被欺负吗?」买完新手机,劳累的一天终于可以结束。夫妻两人正开车回家,在快到家时,忍不住开口问。

「但凡你有一点被欺负的可能,我就不会同意与他们同桌吃饭了。」童瑶偷偷瞪了他一眼,被他的回答搞得心情好复杂。不知道该自豪于他对她的信心,还是忧郁于他把她想得太强悍。

「今天真累……」她吗嘴打了个呵欠。

车子驶进地下停车场,等他停好车,一同进电梯时,她都有些昏昏欲睡了。潘雅湛一手提着电脑包与她的购物成果,另一手揽着她后腰,将她带进怀里,让她闭着眼假寐一会。

潘雅湛一手提着电脑包与她的购物成果,另一手揽着她后腰,将她带进^^、里,让她闭着眼假寐一会。待两人回到家中时,他才关上门,就被怀中的她抬手轻轻揪住一方衣领。

潘雅湛对她的行为有些疑惑,但还没问出口,她就说了:「那个唇印,是大楼前那个女人印下的吧?澹澹的粉橘色,不是那个明显对你很有兴趣的朱婷琳所有,那个朱婷琳的化妆包里都是鲜艳的颜色;倒是大楼前那一位,妆容偏向清雅,若是有机会参观她的化妆室,风格肯定像公主一样梦幻。」「都是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你就能印象深刻到给出评语了吗?」潘雅湛将手上的东西都放在一旁的玄关柜上,然后两手将她腰给环住,轻松地提抱起来,往房间走去。

「放我下来!」她有些生气,眼下想踉他说正经的,偏偏他却不正经起来,如果她还不知道他想干嘛的话,当他一掌托住她嵴部,而她怕掉下去,张开欢腿囿住他腰时,从腿间传来坚硬的抵触,也够她明白得清清楚楚了I「你现在这样,是想回避唇印的问题吗?」她国住他脖子的小手在他颈后握成拳,警告地小力槌打着。

「比起那个己经过时的问题,我更想确认一件让我整晚都心神不宁的事。」什么过时?那唇印让她气到现在都没消,他竟敢说得那样云澹风轻?不过,气归气……让他整晚心神不宁的事到底是什么?她一时被好奇心给战胜,静待答桉。潘雅湛啄吻着她的唇,托住她臀部的大掌悄悄从裙底下涓进去……「你穿的这件贴身洋装,可以隐隐看到一点胸萆的痕迹,却看不到内裤的印痕,我一直在猜……你不可能大胆到没穿,那么就可能是只穿了……」丁字裤。

没错,是丁字裤,他摸到了。

很薄很小,小到不容易发现它的存在。

这是个习惯穿得很保守的女人,但并不表示她保守,从她性格来看,就该知道她大胆得出乎想象!

虽然被他的手指搔搅得浑身火热难耐,把头埋进他颈间,轻轻咬着他的肩抑制情欲与动情的叫喊,但还是又喘又笑了出来。

「你喜欢鸣?潘先生。」袖!这是潘先生的回答,在她弹性十足的屁胶上拍了一下。

「你喜欢吗?潘先生。」袖!这是潘先生的回答,在她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家暴!」她哼叫,声音娇得可以滴出蜜。「别再穿出门了,潘太太。」他当然喜欢,但也很认真地警告。「哦……」她哼哼唉唉,说不清是在回答他的警告,还是在回应他的撩拨。「说好!」他手指邪恶地突然探进,教她惊跳震颤,几乎喘不过气。「那……得看……你的表现了……潘先生。」她哼。「表现?」他声音也带点喘。两人己经到了床前。

她的嘴巴除了吻、除了喘气,没力气再做其它,尤其是说话。

趁着他唇移到她耳垂时,她用力扯开他衬衫衣领,在衣领下印下重重的啃吻,给他好大一颗青中带紫的萆莓……不,与其说是萆莓,还不如用?鲩┬稳莞?屎稀???谋┝Τ晒?て鸺壕?⑶橹心腥说氖扌裕?图??秃鹨簧?????咨洗玻??木?艋沽粼诤砑淅床患胺⒊觯?捅凰?刂匮股侠础??谑牵?纠淳秃芾鄣囊雇恚??哿恕??峄槭?辏?饽腥酥沼诳?家笆蘖恕??比唬?室淮伪渖淼囊笆蓿?际遣坏梅ǖ摹K?裕?馔恚?艽碳ぃ?芰杪遥?芫⌒耍?芾郏??矣械阃矗?袢?砉峭范疾鹕⒘艘谎?????诒徽ジ勺詈笠凰刻辶Γ?杷拦?ブ?埃?灾兄焕吹眉吧凉?桓瞿l蔚哪钔芬慌搜耪炕崾歉鲈趺囱?恼煞颍?【鲇谒?趺此魅∷???D这是不是一直就是他隐于被动平静表相下的态度.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