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的男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枕边的男人 >
更多

第七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这里怎样?不错吧?」童画得意地挥手献宝,像是这间格调古典大气的「品茶馆」是她开的似的。

「确实不错。不过,你这个只喝花茶,对正统茶道完全一窍不通的人,怎么会来这地方?」童诗打量完这间位于城市近郊、环境清幽的品茶馆,这里有充满禅风的精致古典装潢,也提供最顶级的茶叶,最平价的茶种一两也是千元起跳的价格,寻常人家绝对消费不起。

「大姊,你真是太不关心我了!我上星期才为这间茶馆拍完宣传广告呢!不过这广告不会在电视上播就是了,我之前有踉你说过了。」「你最近接那么多工作,我哪可能都记得。」「好吧好吧,及正你们只要知道这间茶馆的广告是我拍的就好了。它将在十二月二十五日那天正式开幕,而且客层只设定在富豪以上,平日只接受预约,不招待临时客的。现在才十一月,号称试卖期,其实也就发帖邀请店老扳熟悉的朋友来玩玩,指点一番,没真正营业,所以这么大的店面才会没什么客人。我呢,因为沾了拍广告的福,那个女老板送我一张VI?金卡,以后随时都能来消费,我怕以后开幕了人太多,就趁现在过来了,不会有人吵,说什么话都可以〖」一长串说下来,鼻孔得意得都朝天了。

童瑶很给面子地轻轻拍拍手。「很好很好。你是我们家的光荣,我们家的骄傲,我们崇拜你,我们爱死你,请继续努力。」「哼哼哼!没诚意,不过我大人有大量,还是大发慈悲地收下啦。」三姊妹坐在榻榻米上,围着小矮几打开点莱单,讨论着要吃些什么。

据说这里的茶套餐也是一绝,不吃一次简直太对不起自己。

这间品茶馆从外观上看是彷汉的建筑,在店里面,除了必要的圆木柱子外,完全没有隔间,每一桌之间只以古色古香的巨大绣屏隔开。空间非常宽敞,视觉开阔,每桌都拥有足够舒适的距离。若是客人多的情况下,稍微大声I并话是一定会吵到别人的,但现在还不算正式营业,此刻整间店搞不好就她们这一桌客人,所以三人完全把小心谨滇都抛到九霄云外,就当在自己家一样自在地聊天起来了。

没有别的客人的好处就是点的茶与餐点很快就端上来了。三姊妹先好好品尝完美味之后,待穿着汉代曲裾深衣的服务生又过来帮她们换上新茶、收拾好桌面退下之后,才又开始谈话。

「大姊,我昨天踉姑妈通电话,她叫我好好劝你,不要再天真地抱定恋爱就一定要结婚的傻念头了,她宁愿你养小狼狗,也不想再看你结笫三次婚了。」童画皱着眉小口小口饮着热烫的茶。她讨厌苦味,但抗拒不了喉间那不玎思议的甘味,她讨厌先苦后甘,哼!

「虽然我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但我并不觉得我的想法就是错的。」童诗明艳的脸上有一种迟疑过后,回复坚定的表情。

「以你的经验,你该知道,世界上的男人都不适合你期望的那种理想婚姻的!你该学学我,早就将男人看破,这辈子都不要让臭男人碰到丨」这样的豪语虽然宣誓了八百遍,但童画仍然不介意说第八百零一遍。「二姊,趁我记得,先交代给你记下来!你跟品探说,以后帮小阿姨我办丧事时,可别忘了要在盖棺前放三朵莲花在我手上!」「你又在异想天开些什么了?」童瑶对小妹的百无禁忌一向很无力。

「我说过,我要成为这个污秽演艺图里唯一的万年处女!而我发誓这辈子不让男人碰我,这誓言将在盖棺那一刻向世人宣告兑现丨还有什么比莲花更能证明我的纯洁呢?所以记得哦,不要别的花,就要莲花丨」说完笑得好得意。」张清纯明媚而充满青春气息的小脸,溱亮得不可思议。

「姑妈怎么都不劝劝你?我觉得你的问题比我严重多了。」童诗抉额低叹。

「怎么会?我多洁身自爱啊。姑妈很鼓励我啊,说我这个志向就踉唐三藏去西天取经一样困难重重了,所以她精神上支持我。二姊,姑妈也有提到你呢。」「提到我什么?」童瑶问。

「她总是怕你受了委屈不说啊。姑妈说虽然她觉得潘雅湛是个不错的男人,但不错的男人也不表示会让你生活幸福,我就说嘛一」「姑妈想太多了。」童诗打断小妹接着必然针对潘雅湛的惯例性批评。

「大姊,你怎么老帮潘雅湛说好话。你应该站在三姊这边的!」「我就是站在瑶瑶这边才这样说。」「真看不出来。那个潘雅湛,不浪漫、不体贴,平常也没送花送惊喜来增加生活情趣的,他对二姊一点都不好丨童诗闻言苦笑不己,有些落寞道:「小画,你那前两任大姊夫,就算后来出轨了,也还能在我面前表现得很浪丨、很体贴,一星期总送上几束花,没事来个意外惊喜。我很笨,总是被骗得团团转,永远都相信他们说出来的好听话,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告诉我他出轨了,只要丈夫否认,我就当是假的。但,其实,那些都是真的。」在男人眼中,她大概就是那种胸大无脑的美丽花瓶吧。

「那是你运气太背了!而且你太执着于恋爱等于结婚,对男人的观察力又太差,连姑妈都觉得你最好不要再结婚了,踉男人玩玩就好。还有,我不觉得找一个像潘雅湛这样没情趣的男人结婚就代表幸福。对不对?二姊?」童瑶?e?e头。想了下,道:「我现在这样很好。而且幸福的定义,不在于男人有情趣、懂得甜言蜜语,或像爱情小说那样,把女人伺候得像女王。真正的生活是很平实的,那些花稍的东西,会让人觉得累。」「可也不能永远像一滩死水啊[他娶了你,就该负责给你幸福!」童画东想西想,想找出个好桉例来说明,最后发现想不到,只好指着大姊,对童瑶道:「就说大姊的前两个男人吧!他们虽然不是东西,但至少大姊在两段婚姻没有破灭之前,是很幸福的,前姊夫们都很疼爱她。当然,大姊又美又贤慧又笨,简直是男人的梦想,他们对她好也是应该的。」「小画,你别说了。这不是什么好例子。」童诗轻轻打了下小妹的手背。「抱歉,大姊。不过我只是想说,是个男人,就要让妻子幸福快乐!」「如果没有忠实,一切都是假的,表现得再好也不会有女人稀罕,及而在揭穿一切后更痛苦。」童诗托着腮,澹澹地看向窗外那一片青翠树林。好了会,才看向小妹,道:「小画,你虽然有很多男人追求,不过你并没有恋爱过,你不明白,只有男人对家庭忠实了、对妻子忠实了,幸福的基础才能成立。但幸福可以怎样呈现、怎样营造、怎样带给夫妻两人最大的满足快乐,甚至发出不枉此生的感叹,其实是掌控在女人手上的。」童瑶原本漫不经心地鸣着茶,在听到大姊这番言论后,心中微微荡起波澜,不由自主坐正身姿,静静地看向大姊。

倒是童画一点也没听进去,叫道:「才怪!如果真的掌控在女人手上,那大姊你那么贤慧、那么努力经营婚姻,可是他们一」「所以,没有基础,盖得再精致的豪宅也会塌的。」童诗看着小妹一脸不服气、拒绝接受的表情,有些苦恼地思索着更浅显易懂的说法,道:「我是我们三个里最笨的一个,太有深度的道理我也说不出来。我是觉得,夫妻之苟对幸福的努力,??伤凳堑鼗?敫呗ィ?婵伤凳墙ㄖ?τ胧夷谏杓剖Φ墓叵怠??腥死硇裕??烁行裕荒腥颂峁┮桓霭参鹊募遥??巳ゲ贾盟???阌卸嘤眯娜ゲ贾媚歉黾遥?腋>突嵊卸嗌佟??雇???媚源?朔⒃危?邮值腿拢骸柑?欢??大姊,你的举例好奇怪!你的意思是,及正男人只要养家煳口就好,然后坐等妻子给他幸福哦?」「童画[你……算了,及正你才二十二岁,我也不期望你能了解。」「什么嘛丨二姊,你了解大姊在说什么吗?」童画抓着童瑶问。

童瑶点点头。「我知道。而且,说得满好的,我从来没想过呢。」「好在哪里啊,见鬼了!二姊,就拿潘雅湛来说,他老端着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娶了你就是天大的施恩一样!你嫁他、你给他生孩子、你当他的家庭主妇,活得没有自我I如今,连幸福这东西,也要你努力造好,然后捧到他的神桌前去祭拜,请他享用吗?」童画觉得这世界对女人太不公平了,女人在婚姻里不仅是个弱者,更是卑微的奴隶!还好她这辈子都不会踉男人扯上关系了!

「小画,我不记得雅湛曾经对你失礼过,他更没有在你或瑶瑶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怎么老毁谤他?」童诗脸色有些严厉,不喜欢童画把自己幻想出来的东西当成事实来说。

「大姊,我没有毁谤,事实就是!」[童画!」「好了,大姊,别骂她。」童瑶笑笑,摸了摸正悄悄移身过来贴着她寻求安慰的小妹的头发。轻笑道:「其实??不是小画真对雅湛有什么意见,而是,现在也就一个姊夫给她挑副了。以前『大姊夫』这角色还在时,她都照三餐骂的,哪还记得有个二姊夫?像这样一个月才骂一次,己经算是对姊夫的宽容了。」「对嘛对嘛!」好小声好小声地附和。直到被大姊的媚眼瞪得闭嘴。

「可也不能这样放肆啊!你们夫妻怎样相处,相处得好或坏,哪有她胡说的余地?再不阻止她,她会愈放肆,然后什么话就再也没有分寸地胡说了。」「我就觉得他对二姊不好嘛!说说也不行喔!」很委屈地小声嘟嚷。

「你二姊又不是像我这个没出息的,她是我们家最聪明的那一个,你明不明白这代表什么?」纤纤玉指恨铁不成明地重重戳向小妹光洁的额头,留下弯形指甲痕印一枚。

「哎唷丨痛!我晚上还要拍戏耶,怎么可以毁我的容丨」童画哇哇大叫,连忙转头爬到身侧一面暗色镜墙边打量着自己的脸。

「你不是吹嘘说你是偶像剧界里的实力派演员,不靠脸吃饭的呜???蝗绱耍?古卤涑?」童诗哼笑。不过笑完了,还是优雅地移位过来,将小妹给拉进怀里,以手掌轻轻揉着她的额头。

童画撒娇地在大姊怀里直扭着。嘟着小嘴道:「保持完美的妆容是美少女的职业道德。」「还美少女昵,都二十二岁了。」「切,年龄这种伤感情的东西,咱就别提了吧。」童画想到刚才没谈完的话题,连忙抬头看向大姊:「对了,刚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问的是什么?」童诗大姊可没有小妹跳跃话题随时又能接上的能力。

「你说二姊很聪明,我当然知道啊,不然她就不会考上那么好的大学了,哪像我们都是从私立专科锟出来的。钌是二姊的聪明踉她的婚姻有什么关系?」闻言,童诗与童瑶两姊妹的目光彼此对上。然后,童瑶?e?e头,笑了笑,也不说话,脸上表情似是有些苦恼叉有些深思。

「笑什么嘛,你们在用眼睛眉来眼去些什么?太过分了,嘴巴是用来讲话的,眼睛没有这项功能,你们别使用错误好吗!」「你别气恼,我这不是要说了吗?」童诗拍拍小妹的头,笑完了之后,才轻轻道:「我刚才说的那个意思是一瑶瑶很聪明,所以她可以过着她想要的生活,不管哪一种。只要她想要,她就能得到。」「太深奥了,我不懂啦I」童画忍不住想,是自己太笨还是大姊说的是火星话?两人才差八岁,代沟没深成这样把!

「好吧,更简单一点地说,她的幸福,其实掌握在她手上。如果你觉得你二姊婚姻不美满,那么那个责任,就在你二姊身上。」「那潘雅湛呢?他就没责任喔?」「他己经付出忠实了,这是男人所能给女人的最好的承诺与幸福。」「只是忠实就可以啦?那么简单?那男人也太好命了吧!」「不,小画,『忠实』这两个字,一点也不简单,不然世上的男人不会都几乎无法做到,即使当他们立下誓的当时,是真心想要做到,也认为自己可以做到。」童诗看着两个妹妹,深深吐出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所以:当这分忠实还在持续时,好好珍惜吧。」当童氏三姊妹吃饱喝足地结帐离开后,在那面暗色镜面的另一边,有两个男人正静静坐着品茶。这是品茶馆里绝无仅有的特级包厢,只专为茶馆的幕后金主准备。

这方位置,刚好将窗外最好的风景给包拢在眼前,又有足够的隐密与僻静,随时静候唯一的主人大驾光临。

而刚才三姊妹饮茶的桌位,是这间茶馆里笫二个视野好的地方。原本也是打箅囿进特级包厢的范围里,但金主大人发话说目前这样的空间己足够,他也不可能常来,或带一群人过来,也就不用将那么大的空间长期空置浪费,还是多摆几张桌子待客吧。

虽然如此说了,但美丽的女老板仍然为他留下一个备用的空间,待他哪天突然想呼朋引伴来品茶了,不会因为包厢太小,而感到待客不周。所以特制了一面可活动的暗色镜面玻璃墙隔开外头。从外面看,以为就是镜子墙面了但从包厢里头看出去,却是一览无遗的。当初这样设计是为了采光的考量,却不料今天竟看了一场有趣的现场直播……原本三姊妹被服务生领到那个位置时,包厢里的两名男士都同时皱了皱眉。也正巧今天女老板出去了,经理也披金主打发去忙别的事,不用在一旁伺候。

而服务生并不知道金主大人此刻正在包厢里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于是才将今日唯一的一组客人给领到全店视野最好的位置一当然不得不说童画这偶像明星的脸面还是很值钱的。

两名男士原本打算找经理将她们迁往别桌的,但还没按铃叫人,其中一位男士因为认出了其中一人,为了确认而定定看了好一会。见此情况,另一位对此三位女士完全无所知悉的男士低声问:「你认识她们?」「左边那个,是雅湛的妻子。」男士一号一李正棋指着三名女士里穿着最普通、脸上素得不像有上妆的女士回道。

「是鸣?倒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男士二号一陈子俨,一张成熟而??铺斐傻牧成襄eGF鹨荒ㄍ嫖兜男Α?/p>

在她们用餐时,他们这边其实也用餐到一丰了。??皇侨鲜兜娜耍??宜?怯猛瓴秃笠膊淮蛩阍俅?帕耍?痛蛳??窘??歉显兜南敕ā?/p>

用完餐点后,准备离开之前一「要去打声招呼?」陈子俨问。

「不了,她会不自在。」李正棋?e头,随着表哥一同站起来,今天的清静时光算是到此为止了,还是回公司工作去吧。

正打算离开,却不意听到她们叽叽喳喳的内容竟然从批判男人转到潘雅湛身上,李正棋站在原地,眉头微锁,看向三名女性。

「原来是三姊妹,仔细一看,眉目果然自似。」陈子俨一手环胸,一手捂着唇,以最挑剔的目光滑过潘雅湛妻子的脸后,心中评出一个「尚可」的分数。然后依循男人天生的好色本能,朝另两名光鲜丽色打量而去。

那个叫「大姊」的,容姿艳丽,身段姣好,将造型简单的合身洋装都能穿出无与伦比的性感味道;言行举止间一更无时不刻散发着娇柔的女人味一是个很好的情妇料子。不过这类型的,他己经有过几个了,吸引力有限,这几年口味不在此。

而那个言语张狂,不知天高地厚的二十二岁「美少女」嘛……青春漂亮,脑袋未开封,并且终生以处女为志…志向很高远,但她恐怕没有那个脑袋去守护。更别说,还是个小明星呢也不是没养过小明星,不过这类叛逆张狂的,一向不在他的莱单上。

虽是如此,不过陈子俨倒是不介意多看看美女养养眼。及正他亲爱的表弟正一脸微沉,为着好友被批评而不爽中,在表弟听完壁角之前,他就陪在一边看美女吧。

但当那「美少女」爬过来镜面墙这边挤眉弄眼时,他竟一时呼吸失序了下一哪里会想到她这样毫无诱惑力的爬姿,就轻易将他撩拨起来。

这女孩一点也不知道她领口走光得多严重,就那么天真而傻呼呼地爬到他面前,隔着一道玻璃,几乎是跪坐在他脚下,而他从上往下俯视着她,透过她下垂敞开的领口,看到那一对被丰萆胸衣给挤得圆滚滚的雪白双乳……而那双乳,还因为她一顿一坐地朝姊姊们发嗔而波诵不止,形成无比美好的风景……如果他还在青春期,一定会马上喷出鼻血……陈子俨虚携着鼻于,点了点鼻尖。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这个花丛老手,居然会因为这样简单的画面而情动起来,甚至还死死盯着,幻想那对雪白会在下一刻因她胡乱跳坐而蹦出来……二十二岁的小处女,她的乳晕,会是怎样美丽的颜色?

「你在看什么?」李正棋终于发现自家表哥的目光很不纯洁,走过来问问。

「看风景,还不错。」那名美少女己经转身回去撒娇了。他有些遗憾地耸肩。

待童氏三姊妹离开之后,原本打算离开的两人,倒是不急着走了。虽然下午的时间就这样没意义的浪费掉了。

这时,店经理又过来伺候了,而美女老板也回来了,一听说金主大人大驾光临,而且己经待了一下午,无比懊陈干自己居然不在I连忙殷勤体贴地坐在一边服侍,并仔仔细细交代着所有准备工作的进度,包括拍好的广告样品,也迫不及待地整本拿过来,一一翻给金主看,只求得到金主赞许的一眼。其乖巧谦卑、婉转温柔的姿态,足以将最?石心肠的人都给融化了。

李正棋静静坐在一边,冷眼看着表哥近来的新宠类型,也就放心些许。他可不希望自家表哥把主意打到潘雅湛|&大小姨子身上,最好身边的人都别踉童家的姊妹有纠葛,省得麻烦。那对单身的姊妹,可不是可以玩玩的对象。就箅不忌悍潘雅湛的律师身分,好歹也要掂量掂量那个绝对不好惹的童姑妈一下。

不过……李正棋回想着三姊妹的聊天内容,想着那个大姊对童瑶的评价……这童瑶……他对她的了解真的不太多,就一直觉得是个内向寡澹的人,无趣而平庸,才会多年来三且让他们这些朋友觉得她配不上雅湛。

^至于那些女人家对男人的梦幻期许,听过也就箅了,没什么好放在心上的。但关于童瑶这个女人……或许,她欧的有别人难以察觉的特别的地方?那么,雅湛知道吗?他是怎么看待他妻子的?

「十一月中的那个周末假日有空鸣?我们去海钓怎样?朋友都约一约,携家带口热闹热闹,你也把嫂子和两个孩铲带出来玩吧。」李正棋在午餐时间提议着。

「月中那个假日不行,我要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啊?这么巧。不过那么多年没联络了,也难得你想去参加。」「去看看老同学也不错。」「你一个人去吗?」「我们夫妻,还有品敦都会去。品琛没有门牙,拒绝出席。」潘雅湛想了就好笑。「你们夫妻是同班同学吗?」「不是,她是别班的。我说过踉她在结婚之前并不熟。」李正棋点点头,表示还记得。「你们结婚十年了,那现在,你对她熟吗?」潘雅湛挑起一道眉,眯着眼打量他一「你怎么会突然好奇起她?」「你先满足我的好奇,然后我再满足你的。」潘雅湛定定望着李正棋一脸轻松的笑,道:「我对她的了解,仅止于她履行贤妻良母义务的那部分。」「看来你对自己的婚姻有很清醒的认知。」「然后?」「然后就是,我觉得我或许该对尊夫人有更高一些的评价。」李正棋简单地将三日前在品茶馆昕到的话叙述了一下。说完后,问道:「雅湛,娶妻到底是娶笨些的好,还是聪明的好?我现在有些迷惑了。」笨的会令人看轻,德明的会令人惊心……「等你遇到想结婚的女人,或许考虑的就不再是这样的问题了。」「或许吧。不过,你是不是常吃你小姨子的排头?」潘雅湛?e头。「就我每年见过她的那几次,她都还算有礼貌。」「那样张牙舞爪的,难以想象她有礼貌的样子。」「她也就背后说说,见面还是很客气的。」潘雅湛微微一笑。

「她也就背后说说,见面还是很客气的。」潘雅湛微微一笑。

李正棋看着好友的脸,终于想明白。喷笑出声。「原来是只纸老虎,我就想象不出来有谁敢在你面前使泼,你陶身的气场可不是好挨的,再说了,你是个律师,想在口才上踉你斗,不是找死吗?」「也不能说是纸老虎。」如果哪天他做出对不起童瑶的事,童画会有什么激烈的报复行为,就很难说了一"^匕妹有过两次率人痛殴前姊夫的桉例,足以证明她的不好苕。想想,当年他踉童瑶的事情发生时,要不是童画才十岁搞不好他潘雅湛将有很大的机会体验到何谓「盖布袋」吧。

李正棋倒没注意好友语气中的真意,及正那个小姨子又不在他关注的名单里,也就没有了解的兴致。

「及正你知道尊夫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就好了。至于你们夫妻怎么过招,我是没机会知道啦,但以后约你出来聚会时,也会将她列入邀请名单里,你介意吗?」「若她愿意一同出来,我有什么好介意的?」「问题在子她愿不愿意,而不是你介不介意呜?老实说,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你们感情不怎样……」李正棋为自己的眼光感到怀疑,决定好好及省。

确实不怎样没错啊……潘雅湛心中想着,但没说出来。只不过,现在两人之间处于一种无法诉诸于言语的、紧绷的对峙中,像是都在为这不怎样的感情感到无法忍受,都在挣扎,也都在观望,并且怨忽着对方的不作为……可,怎样做才叫有所作为呢?他想着童诗说的话,只要童瑶愿意,就能得到她要的……若真是这样,那童瑶现在心中是怎么想的昵?

两人谈完了话,安静地将午餐吃完。这时,李正棋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吞下口中的食物,掏出手机一看,叹了口气,才接起:「哈喂,小公主,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的吗?」潘雅湛头也没抬,吃着最后几口白饭。

「啊,是,我刚踉他吃完饭。上辈子我姓焦、他姓盂,不离不弃是我俩的宿命,我们也很无奈呢。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现在身边没人,不会有人听到。」李正棋睁着眼睛说瞎话。

潘雅湛抬头给他一枚白眼。

「……恐怕我不能帮他决定任何事,就算是出自你的要求。而且,你踉汤米I张的事,两人好好解决才是正理拖别人来当挡箭牌就太逊了。」仍然很温和的语调,但李正棋的一神情微浮不耐。

「……恐怕我不能帮他决定任何事,就算是出自你的要求。而且,你踉汤米^张的事,两人好好解决才是正理拖别人来当挡箭牌就太逊了。」仍然很温和的语调,但李正棋的一神情微浮不耐。

「……啊,要请他过来听电话?你要踉他解释什么?呃,我看一下,他己经吃饱先回办公室去了。我想你最近没办法来公司的事,他或许注意到了,却不认为你需要给他解释呢……公主,汤米先生可不是好应付的人,你还是专注一些吧。其它踉你无关的事,就别忙着担心了……」潘雅湛起身将两人的餐盘拿去回收处放好,就站得远远地没再昕李正棋通话的内容。

一会后,李正棋收线。朝他走来,两人并肩离开餐厅。

「想得到你的女人都在千方百计地努力着。」李正棋突然叹了声道。

「胡扯什么。」「是不是胡扯你心底有数。」投给他一枚坏笑后,一会才正色道:「如果我踉嫂子更熟一点,一定会找机会暗示她,让她有点危机意识。毕竟,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忠实这东西,就算运气好,一时不劳而获了,也得用心扦卫守护才能留在手上呢,你说是吧?」潘雅湛笑了笑,懒得对这样狂妄自负的话发表看法。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