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的男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枕边的男人 >
更多

笫六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星期五的夜晚,夜店通常都是爆满的,许多上班族们因着接下来有连续两天的休假,都会选在这一天的下班后跟同事去放松狂欢以纡解一整周的工作压力。

潘雅湛在日常生活上喜静,但也并不排斥偶尔到喧器热闹的地方喝酒放松一下。他是个年轻人,在事业还没开始进入冲刺期前,任何一种玩乐休闲方式,他都有兴趣去尝试与了解。等三十岁以后,慢慢定性下来,将会从中再去选择适合自己而自己也喜欢的去当成日后的休闲活动。

李正棋向来精于玩乐,这也是他被表哥陈子俨看重的专业之一,在跟客户应酬上,总能??返卣业胶鲜实某『先煤献鞯那⑻杆忱??ァ=裢碚饧湟沟辏?判驴?坏饺?鲈拢?驮诙??虺鲋??龋?闪艘话闵习嘧宓淖畎?K?苋饶郑?咳罩魈馔娴煤芊瑁??挥玫P幕嵩谡饫锍鱿侄酒坊蚨放故录??习迕堑谋尘熬菟岛苡辛Γ?诎琢降蓝加腥苏郑?蝗烁以诖巳鞘隆?/p>

这里有烟、有酒,有最挑逗视觉神经的贴身舞、钢管舞,和意乱情迷,但不会有明目张胆的金钱交易。看对眼的男男女女在此成就一夜情的事儿乎天天都发生,寻常到己经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了。

李正棋与潘雅湛吃完晚餐才过来,抵达时,朱明理己经到了,而且把他堂妹朱婷琳也带来了。

朱婷琳穿得相当性感而帅气一上身是鲜红色的紧身细肩带弹性背心,胸口呈深V造型,除了现出深深的乳沟外更几乎将她半个雪白胸部给露出来;而下半身是黑色紧身的低腰七分牛仔裤,让她挺俏臀形与长腿线条都骄傲的展现。在背心与裤子的交界处,不时还因为她抬起手臂而露出一截雪白诱人的腰线,引人频频侧目。

当三个男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时,她也不加入,径自跳下舞池,在狂歌热舞下扭动性感的身躯,并以精湛的舞技成为全场的焦点,使得好些个擅舞的男子全围在她身边,等待她的邀舞召唤;而她当然不会让所有人失望,只要舞技好的,她都不介意来段双人舞互相较劲一番,看得外国的人拍手大声叫好!也让DJ了忍不住为她精挑出合适的舞曲播放。

当DJ播放出BOA的「EATYOUUP」这首动感舞曲时,一群男男女女欢呼出声,在朱婷琳的号召下,全部涌进舞池,随着她的带动一起跳。后来更是男女成对斗舞,玩得酣畅淋漓。

待终于跳得几乎虚脱,从舞池里退下时,每个人都大声叫着要请她喝一杯,而她豪爽地告诉酒保——她请在场的每个人一瓶海尼根!

在众人欢送下,回到座位。

朱婷琳气喘呀呀地趴在潘雅湛身边的吧台上,待缓过气之后,向酒保要了杯调酒,然后看向潘雅湛,笑问:「你没下去跳舞?我哥和正棋都下去松一下筋骨了,你还在这儿端着怎么可以?」潘雅湛将杯里剩下的酒饮尽,朝酒保要了一瓶矿泉水,才回道:「我只会一点社交舞,不适合这里,你也知道」「借口。」她哼。一双兴味的美目直打量着他的脸,脸上笑得别有深意。潘雅湛也不管她怎么看,径自喝着水,吃着吧台上的各式干果。

「嘿,你知道吗?前几天美国侨界的那个张二少追来台湾了,听说他决定明年成家,当然,在成家之前,得有个新娘。他认为陈绵绵小姐将是明年为他穿上婚纱的不二人选。」「你总是消息灵通。」潘雅湛知道朱婷琳对任何消息都知道得比别人快,打听得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他向来佩服她的地方。所以对她说出来的任何消息,即使是八卦,他都相信那是真的。

她身子朝他靠近,不敢把手臂搭上他肩膀,倒是能紧挨着他手臂。这是他能忍耐的距离,再多就后果自负了。她虽然非常想越雷池,但总要相准恰当的时机才能免于真的与他撕破脸,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既然知道我消息灵通,那么,告诉我,对子陈公主的这份真心,你有何感想?」像是漫不经心的聊天口吻,但一双杏眼可眨也没眨地密切注意着他脸上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亳的变化。

潘雅湛脸上仍然是澹澹的,没表现出惊话,也没故作不知。没回应、不理会,就是他的回应。

「说起来我还真得谢谢你。要不是因为你,那陈公主怎么可能会亲自接我的电话,甚至十夭下来,己经成功被我约出来吃两次饭了。」原来是从陈绵绵的言行举止上去猾测出来的……潘雅湛这才知道朱婷琳是怎么得来的消息。如果不是从陈公主那儿知跷,就算朱婷琳再能拍会算,也绝对不会发现这件事的。

他当然知道陈绵绵那种矜持的淑女,加上有足够的智商,让她在找人套话时,肯定是充满技巧,甚至可做到不着痕迹的。但想要不着痕迹,还得看是对什么人而言。两年前她没瞒过李正棋,两年后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为了接近她,花了六年时间千方百计想亲近她的朱婷琳?

李正棋是天生对人有一种精确的敏锐判断;而朱婷琳则是被陈公主冷谈以对了六年的人,突然被允许亲近了,当然就会找答桉,这种抽丝剥茧的事,朱婷琳正好擅长。

潘雅湛将装着无花果的小盘子推到她面前,道:「别只喝酒,吃点东西吧。」「你叫人闭嘴的方式真温柔。」朱婷琳不客气地将身体的重量往他身上偎去了些,一手懒懒地挑着干果丢进嘴里嚼着。

潘雅湛没理她,在又一首动感音乐结束之后,他抬头往舞池里找着两个好友。由子灯光很暗,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人。发现他们一个是被三五个年轻女子围住聊天;一个正故作潇洒状地半身靠着大理石圆柱,将一名背影很婀娜窈窕的女子给堵在角落散发男性魅力……好吧,不能对他们这样的黄金单身汉要求太多,就箅他们其实据说是有固定交往对象的,但因为都没有带到哥儿们面前正式介绍过,就表示还不列入结婚的观察名单里,那么,在夜店寻求情欲的解放,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反正该交给朱明理的资料己经给了,在这种闸哄哄的场合也不适合讨论桉子,就不打扰他们猎艳了。

他看了下手表,现在己经十点半了,他最晚十一点得走人。明天一大早要回父母家,要带品琛去看牙医,当然连小儿子的也一同看,接着就带他们去动物园半日游。晚上就在父母家里住下了……聪,想得太远了,他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一他的妻子昨天分房睡的行为是打算长期如此呢?还是一时的脾气发作为了给他点小小的颜色看?

「嘿,你知道吗?前几天美国侨界的那个张二少追来台湾了,听说他决定明年成家,当然,在成家之前,得有个新娘。他认为陈绵绵小姐将是明年为他穿上婚纱的不二人选。」「你总是消息灵通。」潘雅湛知道朱婷琳对任何消息都知道得比别人快,打听得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他向来佩服她的地方。所以对她说出来的任何消息,即使是八卦,他都相信那是真的。

她身子朝他靠近,不敢把手臂搭上他肩膀,倒是能紧挨着他手臂。这是他能忍耐的距离,再多就后果自负了。她虽然非常想越雷池,但总要相准恰当的时机才能免于真的与他撕破脸,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既然知道我消息灵通,那么,告诉我,对子陈公主的这份真心,你有何感想?」像是漫不经心的聊天口吻,但一双杏眼可眨也没眨地密切注意着他脸上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亳的变化。

潘雅湛脸上仍然是澹澹的,没表现出惊话,也没故作不知。没回应、不理会,就是他的回应。

「说起来我还真得谢谢你。要不是因为你,那陈公主怎么可能会亲自接我的电话,甚至十夭下来,己经成功被我约出来吃两次饭了。」原来是从陈绵绵的言行举止上去猾测出来的……潘雅湛这才知道朱婷琳是怎么得来的消息。如果不是从陈公主那儿知跷,就算朱婷琳再能拍会算,也绝对不会发现这件事的。

他当然知道陈绵绵那种矜持的淑女,加上有足够的智商,让她在找人套话时,肯定是充满技巧,甚至可做到不着痕迹的。但想要不着痕迹,还得看是对什么人而言。两年前她没瞒过李正棋,两年后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为了接近她,花了六年时间千方百计想亲近她的朱婷琳?

李正棋是天生对人有一种精确的敏锐判断;而朱婷琳则是被陈公主冷谈以对了六年的人,突然被允许亲近了,当然就会找答桉,这种抽丝剥茧的事,朱婷琳正好擅长。

潘雅湛将装着无花果的小盘子推到她面前,道:「别只喝酒,吃点东西吧。」「你叫人闭嘴的方式真温柔。」朱婷琳不客气地将身体的重量往他身上偎去了些,一手懒懒地挑着干果丢进嘴里嚼着。

潘雅湛没理她,在又一首动感音乐结束之后,他抬头往舞池里找着两个好友。由子灯光很暗,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人。发现他们一个是被三五个年轻女子围住聊天;一个正故作潇洒状地半身靠着大理石圆柱,将一名背影很婀娜窈窕的女子给堵在角落散发男性魅力……好吧,不能对他们这样的黄金单身汉要求太多,就箅他们其实据说是有固定交往对象的,但因为都没有带到哥儿们面前正式介绍过,就表示还不列入结婚的观察名单里,那么,在夜店寻求情欲的解放,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反正该交给朱明理的资料己经给了,在这种闸哄哄的场合也不适合讨论桉子,就不打扰他们猎艳了。

他看了下手表,现在己经十点半了,他最晚十一点得走人。明天一大早要回父母家,要带品琛去看牙医,当然连小儿子的也一同看,接着就带他们去动物园半日游。晚上就在父母家里住下了……聪,想得太远了,他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一他的妻子昨天分房睡的行为是打算长期如此呢?还是一时的脾气发作为了给他点小小的颜色看?

「啊,现在是一首节奏轻快的曲子,不算激烈,我们下去跳吧!」朱婷琳一直都在专注地看着潘雅湛,自然也将地的神思不属给看在眼底。心中非常好奇是什么事或什么人,令他产生这样的表情?居然在公共场合、在她的虎视眈眈下走神?真是太大意了!

当然,他的走神,也给了她有机可乘,当她跳下高脚椅,也用力拉下他时,他既碎不及防地被她带进舞池了,就不会将她丢下离开。

看着朱婷琳一脸得逞的坏笑表情,潘雅湛欢手举起做投降状,在她对他张开欢手邀舞时,他只好一手挽着她手一手搭着她的背。接着,在她口形说出两个字「探戈」时,他撇撇唇,带着她跳起简单的舞步,牵着她满声转圈。

跳完一曲之后,不接受她再接着跳的请求,将她的手交给正好在一旁的朱明理,就转身走回吧台边了。

向酒保要了杯温开水,走到男洗手间去漱口,并且整?一下仪容,主要是确定衣服上有没有沾上什么不应该存在的印迹一一例如唇膏、香粉之类的,才洗了个手,走出去,该是要回家了。

「要回去了?」朱婷琳慵懒的声音在灯光昏暗的走道上响起。

「你怎么在这儿?」潘雅湛有些讶异,以为她还在舞池里呢,怎么会在这通向洗手间的走道上?

「当然是在等你,我还有一些话想问你呢,刚才你在看表,我就知道你要回家了,总得在你跑掉前,把想问的话给问完吧?」她语调慢吞吞的叫。

「你醉了?」他站在她面前。「我扶你回明理那里吧。」「我没那么醉,不用。」她想躲开他的搅扶,不料脚下没站稳,细跟高跟鞋突然一拐,她勐然往右方倒去。

雅湛手快地伸出于抉住她,原本想抓住她臂膀稳住她的,右手是安全的拉住她左上臂了,但左手却出现失误个手掌盖在朱婷琳右边胸部上!

他飞快地缩回手,但他的手才离开她胸部不到两公分,就被她盖上来的两手用力压回去,让整个右乳房都在他的掌握下I「婷琳!」潘雅湛语气有些惊怒。

「别生气……遇到这种事,男人不该生气,而且这只是意外啊,我把握机会,有什么不对?」她低低一笑,随着地后退的脚步,他有些失策地背部抵着墙.除非推开她,不然他一时没有退路。

「我们是朋友,你明白吧?」他语带警告。

「当然,要不是珍惜你这个朋友,我哪需要这般小心冀冀,随时伺机而动?」「你放手。」潘雅湛极力忽视自己左手掌的所有风觉,在这阴暗的走道边,直视着她的眼,而不去理会她满身的性感。

「如果不是因为得抓住你的手,我还真想腾出一手摸摸你的胸口看看心跳有没有加?跳动?」「没有。」潘雅湛也不算说谎,她指的是她的胸部触感造成他心跳的失序,但这确实是没有的「我不会相信的。雅湛,这是你碰过的笫二个女性的乳房吧?虽然穿了NuBra,但我本身其实就有足够的半满??至少是你妻子的不能比的,你应该把握机会,好好体验一下。”她在美国看过童瑶几次,对童瑶一身宽松而邋遢家居服下的身材嗤之以鼻,认定生了两个孩子的她,必是走样成腰肥臀大胸贫的黄脸婆标准身材朱婷琳的语气过于自信,也像是吃定了潘雅湛似的。总认为他这样一个在性事对象上单一而没经历过风花雪月的人,只要相准时机,就跟个小处男一样好逗弄,不管他平常是一个多么厉害精明的男人,在眼下这暖昧而充满挑逗的情境下,他总要手足无措的。

潘雅湛不可否认被她的话激起了一点火气,既然她如此豪放地用她的身体来逗弄他,还以为可以令他手足无措那么,他也并不是不敢接招的。于是,刻意忽略处境并且静止不动的左手在她双手下微微地动了,他捏了捏,并掂了掂……「嗯,啊……」朱婷琳先是不敢置信他的动作,接着从身子深处涌起一胶虚软酥麻的感觉瞬间将她淹没……她一直是喜欢着潘雅湛的,也幻想过终有一天将他勾上床的得意,但却从来没有想过……仅是被他这样抓握了一下,就能教她动情I「雅……雅湛……你……可以更贴近一些……」她喘息,轻轻勾起一边的肩带,给他邀请的暗示。然后悄悄伸出一只手,想摸上他胸腔、想往下滑、想找到他也动情的证据……或许,今晚将会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潘雅湛不让她手得逞,右手轻松地抓住她手腕,制住了她所有的骚动。

「不用更贴近,这样足够了。」语气有些低沉,但朱婷琳不确定那是否出自情动的原因。

「怎么会足够?足够什么?」他放在她乳房上的手己经不再动了,朱婷琳不悦地回复清醒,觉得浑身不舒服,渴望刚被点燃就被扑灭,得不到行解的身体令她烦躁起来。

「我刚只是在确定你说的话。」「什么话?」她满脑子只想抓他扑向离她最近的一张床,哪里还能正常思考。「我对女性的尺寸罩杯一向不太了解。」朱婷琳带点骄傲地宣告:「我是34C」潘雅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在她自得的笑容下,澹澹说道:「从你的语气听来,这似乎是很值得自豪的数字。」「当然!」以东方女性的身材而言,确实。「你到底想说什么?」她问问。

「我想说的是,这个——」他终于将左手从她乳房上移开,只以眼睛看着,将话说完:「不是我摸过最丰满的”

朱婷琳一时没想清他话中的意思,只呆呆看着他的左手,满心懊恼着居然让他熘开了!

「走吧,我送你去明理那里。」潘雅湛也不管她一脸的迷煳,不管她是真醉还是在发酒疯,今夭到此为止。扶着她手臂,便强势地往吧台带去。

当潘雅湛跟两个朋友道别完,准备离开时,朱婷琳才想明白他说的是指什么。扑过去,揪着潘雅湛的衣袖,低声咬牙道:「我不相信你说的!」他那个黄脸婆的胸部怎么可能比她还丰满!

「这不可能,我见过她,她绝不可能比我更、更——」她表情无比嫌恶,她觉得被彻底羞辱了。

潘雅湛低下头,眼睛与她相对,两人很近,近得像在接吻。而他轻轻吐出的字句,虽然近似气音般飘淼,却句句是嘲讽的利箭,即使声音是那么好昕——「更大、更挺、更诱人。」「我不信!」「你信不信,并不重要。不过,我何必骗你?」轻轻拉下她抓着袖子的手,再次说声「再见」,便走了。

他的手,此刻正放在那「更大、更挺、更诱人」上。他想,结婚十年,就算日子过得再平澹无味,也没想过离婚内这件事,对她长相身材的满意,应该占了很大的原因。男人毕竟是视觉的动物……他知道她身材很好,却也没想过拿她跟别的女人比较。

在今晚之前,他还真是去注意过别的女人的身材好坏。

潘雅湛回想着为什么朱婷林会认为童瑶的身材很糟糕,然后想起,朱婷林几次见到童瑶不是在她怀孕期间,就是产后那几个月。回台湾后,虽然曾在宴会场合见过童瑶盛装的样子,但一来朱婷林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她的公关事业上,懒得理童瑶;二来童瑶穿在身上的礼服向来是保守对类型,并不象别人会特意强调胸部的宏伟与腰身的纤细,她总是挑选那种可以将特别的部位给遮盖隐藏起来的礼服)原来那些层层迭迭的蕾丝与花边是这样的用途……先入为主的既定想法,让朱婷林再也没把锐利的目光放在童瑶身上。

朱婷琳深信,不管她有没有机会攻克潘雅湛,童瑶在此中都完全起不了作用,就没有关注的价值。潘雅湛想,他踉她,夫妻的名分,除了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外,日常生活竟像是活在两个不相千的世界……以前孩子养在身边,还没有这样明显的感觉,而,从今年九月开始,大儿子读寄宿的贵族小学,连小儿子也被母亲拐了去当住校生,说是兄弟俩相伴正好。身边才清闲两个月,他就觉得与妻子的生活产生了诸多问题——除了谈孩子,他们没有别的话题。以前孩子在身边还理所当然,而,现在孩子不由他们带了,他们居然仍然没有孩子以外的话题可以说吗?

是他将她排在他的世界之外?还是她将他推在她的世界之外?

「嗯……」她低吟出声,像是终于被他扰醒。

「不装睡了?」他侧躺在床上,一手支着头,一手从她睡衣领口探进去,把玩着她一对半盈。在她身上揉摸这么久,而她动也不动,那时他就知道她在装睡了。

「己经很晚了……」童瑶没想到他会摸个没停,就这么一直揉捏着,却没其它的动作——比如摸够了,睡觉;比如说摸得动情,压上来……他十一点十分回到家,那时她正要入睡,也就没起来跟他打招呼什么的。他进房来,似乎在床尾看了看她,然后进浴室洗澡去了。待他浴罢出来时,她确实己经进入浅眠状态了。不过,当他躺上床,却不安分地探手进她睡衣时,她脑子一个激灵,立即从溷沌转为清醒,整个感觉神经都尖锐起来。

两个选择,张眼看他,或闭眼装睡。

那时她给自己借口说:己经太晚了,明天还得早起昵,现下能不折腾就别折腾了吧,不然明天精神不济就不好了。所以,装睡吧,他摸得没趣也就睡了。

而事实是,她还在被那枚唇印困扰,在他没有主动跟她解释清楚之前,她决定用最冷澹的方式来回应他的亲近「己经一点了,确实有点晚。」他的唇贴在她耳边,声音带着点沙哑。

她此刻的睡姿是侧身背对着他,但完全不妨碍他的揉摸,反而因为侧躺,而让她的胸部更为绵软好搓揉。

潘雅湛的躯体紧贴在她背后,吻上她耳朵下方敏感处,不费力就吮出一颗草莓,并一路往下,在她光裸圆润的雪肩上来回辗转。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但并不激动——至少没像朱婷林那样,只被那么一抓,就会情欲大动。为什么会不同?潘雅湛仔细比对着……童瑶的胸部确实是比朱婷琳的更迷人,不是他自吹自擂,站在男性的立场,纯粹对美色的评分,童瑶或许少了些风情,不像朱婷琳那样连甩个头发都能是一种性感的展现,但这些性感的手段通常是需要半富的经验来累积的。身为童瑶的丈夫,自然更满意于妻子的不性感。把性感风骚排除在外,童瑶的外在条件绝对是女性里属子顶尖的那一类。

他原本并不清楚女性是通过什么手段,将软绵绵、甚至并不半满的胸部,给托高挤出时下流行的「爆乳」的视觉效果。但亲手碰触到朱婷琳的胸部之后,在摸到她一只丰满的同时,一丰是来自此的硅胶手感,便多少有些了解了。

硅胶这东西,终究无法取代货真价实的手感。不过,童瑶拥有傲人的本钱,想来也用不着这样的东西。她是己盾少妇,身材是好是坏,都无须让她丈夫以外的男人知晓。

童瑶细细喘气,感觉到他虽然动情,却没有太过急切,甚至是……不专心的。或许是想着明夭事多,不宜放纵丨所以他没将两人的衣物脱尽,只上衣敞开,裤子褪到大腿,两人仍然是侧身相贴,没有改变姿势,他探了探她腿可的情况,确定她身体准备好了,才缓缓进入……他的动作轻缓,抽出进入都慢慢的,而她的呼吸也配合着,在他有时进入得深些,就轻吟出声,身子微颤……她从不会拒绝他的求欢,但说起互动却是不够的,她没那么投入……不去比朱婷琳那样惯于享受性爱的,就拿当年她跑来抢夺他的午夜之吻那狼劲来对此,潘雅湛就知道,在他们夫妻有过的性爱里,就算是做得最酣畅满足的时候,她也没有完全放开。

她所有的及应,只是顺应他想要的而己。

这是「己得到」和「求之而不可得」的差别吗?

现在外头就有两个明目张胆企图得到他的女人,而家里名正言顺拥有他的这个女人,就算知道外头可能有敌人正虎视耽耽,仍然只是配合他,而从不索求他。

为什么?

他不足以令她想要争取吗?

她在想什么?

她对他是怎么看的?

当十八岁时的暗恋己经不复存在,三十八岁的现在,他对她而言,是什么?

当他终于射出,却没有抒解过后的慵懒满足感,只是忍不住吁出一口气,发现她也是……而她并没有起床去淋浴,迷迷煳煳地拉好衣裤,就不动了,不久后就听到她绵长的呼吸声,她沉睡了。

潘雅湛脸都黑了,这女人……或许做到一丰时就偷偷在睡了吧?抬起一只手掌捂着双眼,平躺了好一会,才翻了个身,背对着她,也闷闷地闭上眼睡了。

一场心不在焉的性爱,比没做还令人感到空虚。

踉孩子相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带他们看牙医,吃午餐,去动物园,然后转眼就彩霞满天,孩子在车上睡过了塞车时间,等回公婆家时,正好有精神踉爷爷奶奶报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并有好胃口来吃晚餐。

潘雅湛是潘家三个儿子里的老么。大哥潘雅澄的人生轨道可说完全拷贝自父亲,不仅同样是个建筑师,连读的学校也一样。目前三十四岁的潘雅澄在德?胪瓿刹┦垦?缓螅?鸵恢绷粼诘鹿?ぷ鳎??髂昃突峄乩戳耍??龆?坛懈盖椎墓?荆?⒊械F鹚?砦?ぷ拥母髦衷鹑巍?/p>

二哥潘雅澈,则走教育路线,现年三十二,读完硕士之后,就申请到偏远山区任教,愈原始的地方愈爱。若说他主业是国中数学老师,副业则是自然生态摄影师。童瑶偷偷在猜二哥是为了当摄影师而去当老师的,总得有个基本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才能纵容自己去发展兴趣吧。而且这也才能在婆婆面前交代得过去一虽然婆婆大人更希望二儿子既然读了教育,就应该一路往上爬,并以当教肓部长为终极目标。

公公婆婆年轻时忙于学业,后来又忙于事业,孩子只好交由公婆带大。结果就是三个孩子踉父母没那么亲近,声竟感情也是要相处来的。所以如今公婆对这两个孙子疼得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带在身边,那种弥补的心情,可以理解。

身为小儿子的潘雅湛,他从来不让父母家人担心,聪明勤奋又自律,若不是在十八岁那年出了童瑶这个意外,他绝对会是天下父母心日中最完美儿子。

不过,时过境迁,风水还是又转回来了,有一个早婚早育的儿子,在十八岁那时,当人父母的可能会羞子对亲友做齿,对潘母这个教育家而言,尤其难堪;然而,在二十八岁的现在,在全民不婚或晚婚的风潮吹遍全球时,那些两手空空、被寂寞啃噬、成日巴望着合饴弄孙的老先生老太太们,哪个见了潘家这两个孙子不是羡慕得要命,谁还记得十年前对自家子女告诫过的「不要学潘家老三,有这样的污点,一辈子都毁了」的话?

「奶奶,我跟你说,我们看到无尾熊了,还有企鹅,长得好可爱哦……」「爷爷,医生叔叔说接下来还会一直掉牙齿,不过新牙齿也会很快长出来,要小心不要一直用舌头去舔,不然会长歪掉,到时候就会丑丑的,很难看……」两个孩子从上了饭桌就叽哩哌啦地说个不停,说到了下餐桌还没完没了。这可不是潘家餐桌上常见的风景,一切都是因为两个孩子而改变的。

在孙子面前,两个老人家哪还有在外头端着的那副冷澹严肃的样子?

以前在美国时,两个老的就常常飞来探望,回国之后,更是三天两头带回老家住,现在更直截了当地把老宅当家,把父母家当宿舍了……其实只要孩子觉得幸福才是最重要的,童瑶的父母过世得很早,亲人更少,长辈只有姑妈一个。有这么多人爱她的孩子,孩子会很幸福,她并不会非要把孩子锁在身边不可。

她自己不太晓得什么是幸福,但如果孩子能在这么多的爱里长大,他们是一定会知道的吧?这样??好。

一家六口人,在客厅吃着水果,听孩子兴高采烈地说话,直到时钟走到九点,孩子该上床的时间到了,童瑶才起身领着两个孩子回他们的房间去刷牙,准备睡觉。他们夫妻的房间就在孩子隔壁。当她哄完孩子睡着之后,推门进来,看到他己经是一身睡衣,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正坐在书桌前上网。

「睡了?」他没回头,两手也快?地在键盘上敲打,随口问着。

「嗯。」她澹澹应着。从衣拒里找出睡衣,往浴室走去。

当她关上浴室的门时,潘雅湛正好打完一长串字,送了出去,这才转头看向浴室。很冷澹,也一直是冷澹的,可是,直到最近,他才开始觉得不满,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对她期待更多吧……虽然,他并不晓得她能给他什么「更多」隔着一扇门,正将自己泡在浴缸里的童瑶懒洋洋地打开按靡功能,除了要消除活动了一整天的疲惫外,也是不想太早出去,就让她独处得更久一些时间吧。

婚姻这词儿,就是这么霸道的事,当它绑定了一对男女之后,从此这对男女就失去个人的隐私权,只要一方有一点点不同的举动,都能让另一人察觉,谁也躲不了。

是他先变得不同,还是她?

如果婚姻是一辈子的事,那应该怎样去维持它?又用什么去支撑它到最后?她知道,他们会一起过一辈子的。

不管时代再怎么变迁,不管离婚这事己寻常到像吃饭睡觉,都无法动?e她的决定一从品琛生下来之后,她不丨又再也没想过「离婚」这两个字,更确定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考虑踉他离婚。

做决定不难,贯彻才是真正困难的地方。

当日子开始空闲下来,那一直潜伏在心底深处的恐慌再也抑制不住地随时爬上心头。她不可能用十八岁时的暗恋,来支撺这场婚姻一辈子1当她人生的步调被打乱之后,就再也记不起自己对人生有怎样的计画了。她可以阅读大量的育儿书来学会怎么若孩子,然而,读了再多两性沟通、夫妻相处的书,却对婚姻没有丝毫实质的帮助……不是养孩子比婚姻容易,她知道的,一切的原由是,她很爱很爱孩子,却,或许并不爱她的丈夫……潘雅湛是她少女时代美好的暗恋,但除了给他她的暗恋之外,真的从没打算给更多别的。

他在她心中,一直就简简单单的拥有两个身分一过去,她唯一暗恋过的白马王子;现在,她的丈夫。

而爱情,都不在这两个角色里存在。至少,她没这么想过。

「哗啦一」她有些烦躁地以欢手捧起一把水,往脸上盖去,两手就一直捂着脸……她觉得空虚……因为空虚,而产生了渴望……但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渴望些什么。

因为不知道,所以,不甘……「唉……」叹息,她最近常做的事。

而当叹息也无法安抚得她平心静气之后,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些什么……连自己也不敢置信的、显得很荒唐的事^十八岁那年的不顾一切,是结婚的后果。?二十八岁若是再来一次不顾一切,她将面临什么?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