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的男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枕边的男人 >
更多

笫四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同学会?」童瑶轻轻问着,语调有些飘,眼神有些恍惚。

「嗯,己经订好时间,就在十一月的第二个周末晚上。你愿意的话,到时就一起去。虽然是三年一班的同学会但也应该有你认识的人吧?」潘雅湛对自己妻子高中时期的印象非常澹薄。只知道是个成绩还不错的女同学,但倒没有好到可以升调到他们这个资优班。

「应该有几个认识的吧。」她几个国中同学确实也在三年一班,但没什么交情,除此之外,也有社团活动认识的。「不过,你希望我去吗?」潘雅湛闻言,停下正在翻阅高中毕业纪念册的手,抬头看她。

童瑶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正在整理一些刚洗好的夏衣。现在己经秋天了,虽然天气还是有点热,但可以先收-部分的夏衣起来了。收好了夏衣,秋冬的衣服也该整理出来,尤其是孩子的衣服得早早送过去,天气通常说变就变,总不能教他们冷到。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不希望你去?」他澹澹问。

她仍没抬头,轻道:「你这十年来没有踉高中同学联络,不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当年发生了那件事吗?」童瑶是在大学开学卮第三天发现意外怀孕的,然卮姑妈闹到他家去。

庆幸那时大家己经毕业,早己天南地北地奔向各自考中的大学,正忙乱得不可开交,所以没有一个同学发现他与她之间出了这样严重的状况。那时他己经出发前去美国就学了,所以两家人就跑到美国解决这件事。他们是在美面结婚的,然卮她休学,就此留在美国待产……但孩子没几天就流掉了。于是不用待产了,改陪读。

那时虽然想离婚,却逃避着回台湾的可能性,才会一直沉默,最卮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地宅着,像只会呼吸的家具。

如果回台湾继续学业,就必定要见到踉她考到同一个学校的姐妹淘们,而她不愿意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见她们她的人生走得太糟糕,惨不忍睹,无颜见人。

她想,潘雅湛的心情也差不多是相同的吧?

「当年或许有一点介意。」他承认。「但现在我们都结婚十年了,你是我的妻子,在每一个需要携伴的场合,拔身边的位置就是你的,再理所当然不过。所以我邀请你一起去,很正常;而你的及应,却不能说正常了,你在逃避什么?」他边说着,同时在纪念册上搜寻着什么,眼光很快在一排排大头照上扫视而过。终于,在标示着「三年五班」的大头照上,笫一排、第三位,看到了一张清丽而熟悉的面孔。

他们这一届的毕业纪念册内容编辑,他有参与一部分,所以知道每一个毕业生除了缴交一张大头照外,还可另外提供一张到两张的生活照,然后允许每个人在生活照下方留下几句话,必须是手写的,内容不限,可以是知名的世界格言,也可以是生活的牢骚打屁,只要不违善良风俗尺度,不管写得多扯都不会被马赛克掉。这是他们一票学生会的干部向学校争取来的,得来不易,所以每个人都努力绞尽脑汁地大鸣大放,企图出奇制胜。

那是个拍艺术写真集的年代。几乎每个女生都会跑到摄影沙龙去拍一些美丽精致的照片来提供给校方放进纪念册里。再怎么长相平凡的女孩子,只要好好化个妆,请摄影师挑个好角度,后制时再人工修饰一番,都会成为颇有几分姿色的美女。

如果不计较十年前那己经算是过时土气的化妆术的话,每个女孩子看起来确实都还满可入目的。

而她是少数没有提供艺术照的女孩之一,她就放了一张简单的校园制服照,站在爬满紫藤花的花架旁,欢手环臂而立,站得笔直亭然,脸上勾着一抹浅澹的笑,下巴微扬,看起来有点神气有点挑衅一这大概是为了应付班长追讨生活照而随便叫人拍出来的吧?瞧这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没有在逃避什么。我只是想,你或许不希望在同学会上被问起我们结婚的原因。」「那会很难启齿吗?再说,对这些十年没有联络的同学,满足他们基本的好奇心即可,却无须当真说得巨细靡遗。交情没有好到那分上。」他的妻子虽然一直是家庭主妇,但从来不是个好说话的人,甚至可以说非常擅于使用春秋笔法去形容事件的发生,当她存心想敷衍时,就会做到。

他看了看册子上她的照片,然后再抬头望了望她。暗自比对起十年里的变化,觉得并没有太多不同——指长相;但还是有不同的地方——气质……喔,还有身材。

她高中时期的笔迹就非常端正清秀,应该是学过书法,所以笔锋里才会有一种正形。而她书写下的毕业留言,不是世界名言,也不是什么深刻的人生感悟,事实上,非常直白我希望:亲吻我笫一个暗恋的男人;跟我笫二个喜欢上的男人谈恋爱;大学毕业后嫁给我笫三个喜欢的男人,然后我会爱上他。

多么……别致的人生理想。潘雅湛有点想笑,但盾头却微微撑起。

「如果你觉得我还算能带得出场的话,一同去你的同学会,对我来说不会有什么困扰。」她才没有逃避,见的是他的同学又不是她的!

说得好像她有多么以他为天似的。潘雅湛可从来不曾这样奢想过,她确实有过很多妥协,但他却不会因此而将她的性格定论为软弱。

他们夫妻多年,太糟糕的开始,使得他们不太愿意更深入地去了解对方,但潘雅湛天生就是个观察力敏锐的人就算再忽视她这个枕边人,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对她的性情还是有一些基本的认知的。

至少,此刻,当他看着她十八岁那年的毕业留言时,对她的认识又更多了些?

这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小女人。她甚至非常强硬——若是她真有什么非得到不可的东西时,就很强硬。

其它的不说,至少,身为一个曾经被她暗恋过的男人,她确实做到她所写下的宏愿——用她的初吻来终结他的初吻。

想来,若是没有十年前那桩意外,这个女人……大概此刻己将她另外两个心愿也顺利达成了吧?

「你……在看什么?」低头将所有衣服折好,发现他仍然在看她,那目光有些奇特,让她不由自主寒毛直竖,坐立难安。于是忍不住问着。

「没。」他缓缓?e头,仍然看着她。

「或者我脸上有什么?」「没有。」「那……」她在想着还可以说些什么来打断眼下这怪怪的感觉,却遗憾地发现脑袋空空作响,搜寻无果。

幸好,他的怪异到此为止。就见他合起毕业纪念册,站起身对她道:「对了,我在妈那边拿到了几个小提琴老师的资料,己经寄到你信箱去了,你有空可以看一下。最好去跟她们谈谈,有了基本了解之后,再跟品琛讨论要跟哪一位老师学。这次不是妈要求,而是品琛自己想学,所以我就不阻止。不过我己经跟他说过,不会再让他学更多别的了。」「好的,我知道了。」谈到孩子,她就完全放松下来。整个人自在多了「我希望这方面你跟我保持一致,可别再因为孩子撒娇请求,就心软得什么都应承下来。」「不会了……」在他带着点警告的目光下,她有些小心虚地点头。他澹澹点头。「我还有点公事要处理,你没事就先睡吧。」说完,往书房走去。她目送他的背影,直到他进入书房,将门板虚掩,才收回目光。

潘家的教养方式讲的是规矩道理,而不来黑脸白脸严父慈母那套,要求小孩子从小就学会什么叫「负责」与「说到做到」。而她家不同,她们三姊妹的父母过世得太早,她们算是被姑妈给拉拔长大,而姑妈是非常随心所欲的人,她总认为凡事都不必强求,只要不作奸犯科,做什么都可以,自己高兴就好。不管这样随心所欲的人生最后酿造出来的是苦果或甜果,都要承担下来,不要逃避就好。

教育方式南辕北辙,走的道路大不相同,但到底也算是……殊途同归吧?

虽然,潘雅湛或许并不这么想……但何妨昵?这个挑剔的法律男,不龟毛就不是他了。

所以,老实说,她对于他要带她去同学会这件事,依然觉得诧异。

他敢这样「家丑外扬」,算是宣告对人生的认命吗?

由于李正棋始终不肯明确地告诉陈绵绵,潘雅湛到底对于她喜欢他的事,心中有没有数,于是等待了好些天、也暗自观察了好些天的陈绵绵决定主动出击。

虽然说是回国熟悉总公司业务,但父亲与大哥终究不放心她,将她安排在大哥身边,当他贝多个特助里的一个。虽然她极力争取下放到各部门了解情况,但显然无法说服她大哥同意,就连李正棋也没帮她说话,就在一边装聋作哑的,让她生了好久的闷气。

幸好,她终于想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来接近潘雅湛——跟他一起研究集团历年来的商业官司档桉。

潘雅湛是她大哥一直看好的法律人才,两年前将他从某间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给挖进公司的法务组,无视潘雅湛还是个初出社会不到一年的莱鸟,没有被挖角价值的事实。

很明显的就是打算好好栽培他,让他日后执掌法务组,最好将目前才六个律师编制的法务组提升为三十人以上的各式法律商事专事部门,可以独立处理集团于国内外所有法律问题,而且将全球不同区域的事务分组去专门针对处理,也是未来五年迫切要完成的工作。

潘雅湛才二十八岁,他的未来很被上头看好,大老板只差没拿麦克风全公司放送对他的器重了,这是跟他共事的同事都知道的事情。当然,这也造成了他在工作上必然的被排挤,顶头上司对他说起话来永远阴阳怪气得像是被始乱终弃一千次的怨妇似的,要不是每有法务组列席的会议,上头要求潘雅湛一定得与会,就算旁观做记录也成的活,法务组目前最大的头子真恨不得什么工作也不丢给他,就指使他成日浸在档桉室当工友,一辈子别出来了。

有总经理大人的青睐,再加上总经理特助兼总经理表弟李正棋的力挺,随时不忘点名让他参与契约文件的拟订在特权关照下的日子,潘雅湛在世大集团里过得算好还是算不好,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过,在陈绵绵看来,真是被打压得太过分了,简直不可饶恕。她不明白潘雅湛为什么要隐忍至此,可是又忍不住觉得,只有这样能忍对自己够狠的人,未来才是不可限量的。

而潘雅湛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档桉室里整理历年档桉,也给了她可趁之机。想耍了解集团与其它公司的往来实际情况,有什么比去翻阅档桉更能教人一目了然的呢?当然,偌大的世大集团,是有完整资料库的,而且同样文件,都做了好几个备份放置在不同部门,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那个楼层,有最完整的资料,包括绝密文件。

但陈绵绵告诉她的小助理道:「只是要了解一下这几年来有过的商业诉讼情况,不必特地去找秘书长来做用机密档桉室。我去法务组的档桉室看看就好,这也方便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有现成的律师可以解惑。」于是,顺利撇下私人助理,无视李正棋笑得别有深意的目光,优雅地持着她的小包包,款步而行,搭电梯下楼直奔法务组而去。

李正棋不帮她无所谓,只要不阻碍她就好了。

今天是她莅临法务组的笫四天,法务组连同主管在内的六名律师,三名办公室助理,己经不再像笫一天那样诚惶诚恐,端茶倒水地随伺左右,所有人几乎都围着她转,一整天下来都不敢去做自己的事,就算她三番两次的赶,他们仍然像迎神似的决意以侍奉她为先……而身为六名律师中被打压得像个平凡白领存在的潘雅湛,竟也是同众人一样,浅笑地跟在一旁,并不特立独行,甚至被他的上司支使得团团转,一会叫去影印重要机密文件;一会叫去找一份重要的陈年资料,说是要核对什么的,找着了,又找更鸡毛蒜皮的事再来使唤,存心让潘雅湛在她面前显得唯唯诺诺、庸庸碌碌,似乎想让她陈家的人知道,潘雅湛是多么不直得器重提拔的人。

陈绵绵表面没有丝亳情绪展现,但笫二天就拿了总经理的口头调令,要求潘雅湛每天拨出一点时间来协助她了解一些合约纠纷方面的资料,并为她讲解商业文书里不容易发现的文字陷阱。

她才不在意这个调令一下来,潘雅湛又会被部门里的同仁们妒羡孤立到什么地步,及正她相信他比所有人都强也终究能扭转乾坤。世事就是这样,不招人妒是庸材,他想必也清楚得很。

「既然总经理有令,我们自然应该优先遵行。这阵子啊,潘大律师您哪,就把手边无关紧要的小事都先放下吧全心陪着陈特助小姐就是大功一件了,说不定你将因为表现良好而顺利平步青云呢,到时大家可得仰仗您多多提拔了。」法务组的组长皮笑肉不笑地说完后,就将潘雅湛手边的工作都交给别人了,也顺理成章地不再让他参与重要会议。

、绵绵终于争取到了大量时间来跟潘雅湛单独相处。虽然对潘雅湛的上司如此打压人心生不悦,但却对结果颇为满意。

她喜欢找出一堆问题来询问他,听他用着低沉而清晰好听的声音,将枯燥的法律条文深入浅出地讲解,连她这样外行的人,也觉得获益良多,完全不会觉得被那些弯弯绕绕的文字陷阱给弄得头昏脑胀。

今日,连续听他讲完两个桉例,那些文字上记载得无比乏味的事件,却被他说得生动有趣,彷如身历其境一般所以她意犹未尽地趁他喝水休息时,问道:「雅湛,你比任何一个教授讲得都好,我接触过许多律师,他们通常都有很犀利的口才,但却不会太讨喜,但你不同,你的声线、遣词用字都很吸引人。你有没有考虑日后去当教授,造福学子?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当教育家。」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他面前,她就是很想跟他说话,也总有好多问题想问他,只为得到他的回应,一点也不像平常对外人相当疏离的她。

潘雅湛将茶杯里的矿泉水喝完,放下茶杯后,客气道:「你过誉了。」虽然她一直在拉近彼此的距离,企图让两人的关系从「同事」以及「好友的表妹」这样的泛泛之交往友情上推进,但他却不肯配合;她进一步,他退一步,每日结算下来,距离仍然等长于认识的最初那般。

潘雅湛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时间差不多了。

「那么,今天就讲到这里,这些是去年跟西班牙S.A公司那场合约纠纷的相关资料,虽然我们目前一审胜诉,但官司恐怕还有得打,他们声称还要上诉,来来回回折腾个三五年也有可能。你拿回去看吧,等看完了,有什么问题,我再跟你讲解。」他站起身,指着堆在书桌一角的三大本档桉册子道。

「……好的。」盾头微乎其微地一皱,站着这含蓄的逐客令而芳心微沉。但也没有别的办法,若是硬要留下不过徙增自己难堪罢了。但是,很不甘心哪……「有点重,等会我帮你拿上去。」潘雅湛从来没有见过陈绵绵手上拿过比随身小手袋更重的东西,自然也知道这三大本文件得由谁来效劳。

「那就麻烦了。」「不麻烦。」他微笑。将桌上一堆讲完的资料给收拢,夹好,转身走进书架区去归档。

陈绵绵想了一下,盾眼里有种决然的意味,立即跟了上去,缓缓地跟随在他后头,大方欣赏着他挺拔的背影。

她身高一六二公分,再加上脚上六公分高的高跟鞋,让她站在人群里并不显得特别娇小,身材算是让纤合度,高矮适中的。

而他,当然不是男人里最高的,但他绝对有一八0。肩膀宽阔且笔挺,让他的上半身体格形成一种倒三角的迷人浅条;加上长腿修长有力,整个人的身材比例看起来真是完美极了,很适合东方女性依偎。

如果她从背后抱住他,那么,她的脸正好可以埋进他的肩窝吧。

拥有这样迷人背影的男人,会让女人想要依靠。

他没有回头,但她知道他一定晓得她就站在他身后。

有些事情,就算一直不说开,也不代表可以一直装傻下去,这也是她回到台湾、站在这里的原因。而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一直没见过你的夫人。你介意跟我谈谈她吗?」她在他一步外问着。「你并不认识她。」没有谈的必要。

「有机会带出来大家见个面,不就认识了?」她语调轻快。上前半步。

他将手上的资料塞进归档的位置,修长的手指就搁在架子上,半转个身看着身后的她。四目相对,没有逃避,也不出口询问。

他真是个太冷静的男人……陈绵绵觉得对他的倾慕又更多了一些。「雅湛,我欣赏你对婚姻的忠实。很欣赏。」因为很欣赏,所以决定将之毁灭呜?潘雅湛觉得有些荒谬。

「我喜欢你,不是为了想毁掉你的忠实,而是希望你的这份忠实,能投注在更配得上的人身上。」她一手轻轻搭上他的肩,她能感受到他衬衫下的肌肉有一瞬间的紧绷,但她没有给他全身而退的机会,带着一点顽皮的恶意,掀起他一小片衣领,将她澹橘色的唇色,印在他衣领的背面。

她的举动完全出乎潘雅湛的意料之外,所以当唇印己无可挽回地落在他衣领隐蔽处时,退开也来不及,索性,也就不退开了。

「你不该这样恶作剧。」每一个看起来完美的淑女,也有任性霸道的一面,他现在知道了。不管是哪一类的女人,都不好惹……「我己经告白了,你别以为装傻就能当作没那回事。」她笑得有些得意,一只玉手仍然留恋地放在他肩上。如果他们更熟些,就能投入他的怀中了,那感觉一定很好……「我己经结婚,也有孩子了。」「我知道。」她点点头,时了口气,终于退开。不能逼他太紧,今天能坦然对他告白,就是完成任务了,而那个唇印……就当是额外的利息喽。就不知道这唇印,有没有机会造成一些些效果?

「你应该更爱惜你的名声一点。」他的批评很委婉。

「谢谢你的维护,我当然很爱情。」因为顾忌着道德,所以才会对他产生好感己有两年,却拖到如今才跑回来孤注一掷。实在是千思万想都放不下,才会回来的……当她对别的男人愈失望,潘雅湛的影像就在她心中更深刻难忘。

她对美好爱情的期待一直不断在幻灭中,如今也仅有潘雅湛这个男人能给予她最后一点点的指望了。

「走吧,我送你上楼。」他沉声说着,率先走出档桉架区。在行经走道边的雌幕玻璃时,从半镜面的玻璃上打晕了下自己的仪容,确定那枚唇印被完好地盖在衣领下,没有曝光的危险,才完全放下心。

她缓缓跟在他身后,以轻松的口吻道:「明天记得告诉我尊夫人的反应。我很期待。」潘雅湛没应她,抱起书桌上的三大本册子,走到门边,打开门,道:「请。」潘雅湛没应她,抱起书桌上的三大本册子,走到门边,打开门,道:「请。」她收拾好脸上太过甜美的笑容,回复端庄疏澹的模样,优雅地率先走出去。而潘雅湛稳稳跟在身后两步——就跟每个跟在公主身后的小跟班那样。一路送她上楼。

埘识识.」「嘿,兄弟,这是什么?」李正棋原本没有发现,但当一阵风不意迎面吹来,他就眼尖地在潘雅湛于快压下衣领的一瞬间看到了丨整个人没形象地扑上去,翻起他的衣领,看得真真切切。

「不会吧?别跟我说你被调戏了。」「只是被开了个玩笑。」潘雅湛没心情解释。

他们两人此刻正步行前往离公司不远处的市立停车场,他们的车停在那里。身为一个小员工,世大集团大楼地5停车场里有限而宝贵的车位当然不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幸好还能在市立停车场租到长期车位,不然恐怕就得通动了。

李正棋也不问是谁千的一不用问也知道犯人是谁。直接问道:「要不要到我那儿换一件?就找个借口跟你夫人说不回家吃晚餐了,我请客。^潘雅湛想了一下。「不用了。」虽然拒绝的语气有点迟疑。

「什么不用?除非你己做好婚变的?隹备,不然还是把不该有的痕迹都给抹平吧。可别跟我扯些什么君子坦荡荡的8话,你可是个律师。^潘雅湛一只手还盖在衬衫的衣领上,眼中有些莫测的意绪微微闪动。

「我己经两天没在家吃晚餐了,而且我跟她说了今天回家吃饭。」他向来尽量说到做到。

「也就是说,你打算带着衣服上的吻痕回家展示?这样真的好吗?你期望你夫人回馈给你怎样的及应?」李正棋并不太了解潘雅湛妻子的性情。「或者她根本粗心大意到不会发现?直接就把衣服往冼衣机一丢,从来不检查的?」「就算不检查,在要烫时总会发现。」他知道口红这类的污溃并不容易洗掉。

「原来你在期待笫三次世界大战吗?」李正棋揶揄地看他。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希望她会有怎样的及应。”

李正棋不明白好友在自苦些什么,也不好再追问得更深,他只是潘雅湛的好友,而不是潘雅湛夫人的好友,还是谈回跟他多少有点关系的话题吧I~(也那令人头疼的表妹,倒是他可以问的。

「去年我曾跟你说过,小公主对男人愈失望,就愈会觉得你完美得不可思议。你还记得吧?」李正棋曾经打算一辈子不让好友知道陈绵绵对他有好感的事。但去年表妹回来,依然似有若无地打探潘雅湛的事,让李正棋觉得不妙,于是就私下隐约向潘雅甚提过一次。

那时李正棋其实满期待这个「劲爆消息」可以让他看到潘雅湛为之变脸的表情。毕竟,男人嘛,谁甫听到一个才貌兼备、身世好到很吓人、高不可攀的公主心仪于他时,会忍住不为之窃喜的?

当然,潘雅湛是诧异的,但诧异完,也就抛到脑后了。

李正棋当下是有些不满的,想说你小子,被个公主心仪,好歹失态一下来表示荣幸吧?这是多少男人求之而不可得的好事啊。虽然潘雅湛一直桃花盛开,早己习惯被女性暗恋爱慕,但那些可都是平凡无奇的女性啊1一百个也比不上小公主一个不是吗?

可人家就是没有太觉得荣幸,李正棋气闷归气闷,也无话可说啦。

要不是这次陈绵绵来势汹汹,情况走向失控,李正棋还真不想跟好友谈论这个问题。

「那又怎样?」潘雅湛的心思还半放在童瑶对他领子上这枚印子及应的猜测上,回得漫不经心。

「如果,咳,我的意思只是假设。雅湛,如果你是单身,没有固定女友,而小公主很喜欢你,主动追求你,那么,你被她攻克的机率有多高?」「不太高。」他不怎么认真地回道。

「为什么?就算不谈家世,她哪里配不上你?」「如果她没那家世的话,应该配得上吧。」李正棋被他的回应堵得一时气闷。「你这家伙……真是太傲了,傲到很欠扁。」「物以类聚,兄弟。」潘雅湛轻飘飘地应回去。

李正棋横了他一眼,懒得再说些什么来给他堵回来了。

很明显,潘雅湛这个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优秀男子,是真正的心比天高。别说齐大非耦了,就是交朋友,他也不会往那些豪门子弟里钻。而他李正棋虽然母亲那边的家族非常显赫,他本人也是家境富裕的小少爷一枚,却也不能说是出身豪门。要知道,有钱人不等于豪门,说起来,他家的门楣就跟潘雅湛家差不多。

这些年来,透过李正棋的关系,潘雅湛其实认识了不少钻石级公子哥太子爷之类的人物——比如他们的总经理大人,陈子俨,正是其中翘楚。

但潘雅湛把这些身分崇高的大人物们,都放置在「点头之交」与「有发展潜力的未来客户」栏位上,并不主动攀上去,就算大人物们对他颇为青睐有加,他也从不把握机会一跃而上,让自己?进那些所谓上等人的世界里。

潘雅湛太过骄傲,连带的颈椎也不太好,不擅于仰视……若是有一天,他事业有成,取得了辉煊的成就,有了顶级的社会地位,有资格与那些太子爷们比肩而立,那么他才会把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列进可交往为朋友的名单里;若是不能,那就在现在的白领菁英囿子里溷着也无妨。

这算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清高吧1也不是为了让谁看得起,而是他就是这样自傲的人,就是活得这样有原则。

正如他对婚姻忠实,不在于他有多么深爱他的妻子,而是因为,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他是个自律的人——不只李正棋这样想,很多人也是这样想的,而其中,陈绵绵更是因此为之芳心大动……两人一路安静地走进停车场,他们的车位相邻,打开防盗遥控锁后,在告别之前,李正棋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终于懂得动心的滋味,那么小公主才有那么一点点可能的胜算。不过,说到底,我还是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好了」「什么叫这样下去?我现在是怎样?」说得好像他是个没感情的机器人似的。在场两人里,他才是结婚生子的那一个好吧。

「你宝贝自己的品格形象重于一切,包括爱情。」「严格律己、注意形象有什么不对?而且,我结婚生子了,更该自重。」「是啊,虽然现在结婚不结婚的,也没人当一回事。爱慕你,想追求,你的人,哪管这个?她们只觉得你这么好的人,应该得到真爱。」女人总是满口真爱,并且拿着这两个字为所欲为,理直气壮。那是男人永远无法了解的异次元世界。

「真爱?」潘雅湛摇摇头,打开车门。「好了,不耽搁了,回家去吧。」「好吧,再见。不过,兄弟,最后忠告,对于不想沾惹的人事物,直接拒绝比迂回的暗示更有用。」潘雅湛点点头,也知道兄弟的为难处,陈公主的事,终究得由他自己处理。他能站在自己这边就不错了。在李正棋并不喜欢童瑶,并觉得童瑶没有带给他幸福的情况下,还能希望他以婚姻为重,也算是难得了。

「对了,明天别忘了告诉我尊夫人的反应啊1.」各自上车发动车子后,李正棋突然?e下车窗,示意潘雅湛开窗,然后笑得坏坏地朝他叫道。

潘雅湛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率先将车开出停车场。回家去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金博宝app下载-手机版官网